关门,放佞臣 第九章 国难当头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盛夏,下午的阳光极烈。

    天空之中,云彩密布,然而空气之中,却越发闷热。

    殿外,知了持续而叫,声音突兀尖锐,惹人烦躁。

    凤栖宫内,姑苏凤瑶一袭凤袍,头发微束,额头的宫花明艳逼人。

    她独坐窗边,身前矮桌摆放棋盘,而盘上棋子,早已下成死局,揣摩半晌,不曾解开。

    许久,她终于从棋盘上抬眸而起,微微凝向窗外,淡声而起,“王能,太傅可有传消息来?”

    嗓音刚落,窗外扬来一道沉毅恭敬的嗓音,“回长公主,太傅那边,不曾传来任何消息。”

    是吗?

    这么久了,她便只收到太傅一次消息,只道是兵符已差人加急送出,城中也张贴了皇榜,大肆抓兵。奈何最为要紧的,却是大盛敌军,竟已离京都城仅二十里,如此距离,若不出意外,定能在明日一早,攻至京都城门外。

    思绪至此,无端紧然。

    她脑心微微的发着刺痛。

    如今感觉,无疑如瓮中之鳖,所有急促而来的防备,无疑仅是自我安慰罢了,倘若是,江南救兵在明日一早还不曾抵达,如此,这京都城,便是守不住了,连带这大旭江山,定也是守不住了。

    越想,越觉深沉无底,无端紧然。

    待片刻,她才强行按捺心绪,朝窗外王能低沉而道:“再探。”

    嗓音落下,她目光一垂,再度凝在了棋盘上。

    殿内,一片幽谧沉寂,无声无息,压抑得令人头皮发麻。

    黄昏之际,幼弟过来寻她,大抵是预感有事发声,小小年纪的他,竟仅是一言不发的呆在她身边,直至夜色深沉,任由许嬷嬷如何相劝,他都抱着她的手,脑袋急急而摇,不愿离开。

    她神色微动,挥退了许嬷嬷,特意准他留下。

    沉寂的气氛里,她摸着幼弟脑袋,低低而问:“夜色深沉,皇弟怎不愿回寝宫休息?你如今已是皇上了,明日得早朝,若太晚不休,明日早朝之上,便该再被摄政王笑话了。”

    孩童不说话,仅是将她的手臂抱得极紧。待半晌后,他开始试探而问:“皇姐,我们会死吗?死了后,会见到父皇母后和太子哥哥吗?”

    她瞳孔骤然而缩,低沉而问:“征儿为何这般问?你如今是皇上了,日后定锦衣玉食,富贵荣华,岂会亡?”

    他浑身抑制不住的颤了颤,半晌后,才低低而道:“征儿听说,大盛的敌军快攻来了,京都城快灭了,征儿与阿姐,也会跑不掉的。”

    话刚到这儿,他突然开始无声抽泣。

    她神色起伏不定,面露阴沉,待强行按捺心绪后,她开始低沉而道:“外人之言,不过是随口胡说罢了。而今我们大旭,一片安好,定不会亡了。”

    说着,嗓音一挑,继续道:“征儿莫要胡想,有阿姐在,定护征儿周全。只是此际夜色尚深,征儿的确该休息了,皇姐送你回寝宫可好?”

    他并不言话,仅是扬着脑袋紧张的望着她,似是不愿与她分开,又似是全然不曾将她的话听入耳里。

    她心下一沉,未待他回答,已是起身抱起了他,缓步出了殿门。

    一路上,她行得极慢,而怀中的孩童,也是一言不发。

    直至行入他的寝宫,并将他安置在他的龙榻上后,他才满眼含泪,低低而道:“天下虽大,皇位虽好,但却不及皇姐好。征儿年幼,不能为皇姐分担,但求皇姐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稚嫩的嗓音,言道而出的话,却已超出了他稚嫩年纪的成熟。

    或许是,突然之间经历得太多,自家这仅有六岁的幼弟,竟也性情大变,满心敏感,从而,无知无觉的突然变得成熟开来。

    她心底一颤,眼睛之中,突然有些酸涩。

    刹那之间,她急忙转身,直挺着脊背,强忍心绪的宽慰而道:“征儿放心,皇姐说了要护征儿周全,便一定会做到。”

    这话,不算是回答他的话,只因如今危难当头,她已无法做到让自己安好无虞。

    亦如国师当日所言,宫中纷乱,尚且可由权杖而平,但国之危亡,却需她姑苏凤瑶这条命来救。

    心思至此,满身冰凉。

    待回到凤栖宫,她独坐在矮桌,开始执笔而起,为自家皇弟留信。

    整夜,她不曾入眠,整个人静坐在软榻,思绪翻转,层层思量。

    翌日一早,天色刚刚微明,王能急唤,“长公主,刘太傅有信传来。”

    坐了整夜的身子骨,僵硬得没了知觉。

    待片刻后,她才唇瓣一启,低沉而道:“拿进来。”

    王能不敢耽搁,当即推门入殿。

    她信笺入手,垂眸观望之间,死沉的瞳孔,终归还是增了几分起伏。

    大盛敌军攻至城门外,而今两军对峙,敌方大肆威胁我军投降。另,江南救兵,中途莫名被袭,损伤惨重,无法及时抵京救援。

    短短两行字,字迹潦草,无疑是仓促之间颤抖而写。

    她双眸合了合,各般心思于麻木的心底流转。

    片刻之际,她唇瓣微微而动,淡漠无温的朝王能道:“唤宫奴进来,本宫,要好生梳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