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十二章 孤注一掷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待她与他对峙片刻后,他终于是刚毅绝决的出了声,“大旭京都,我父皇,志在必得。”

    短促的一席话,似无奈,似深沉,然而语气中的绝决之意却是掩饰不住。

    说着,他嗓音一挑,再度一字一句的问:“而今,我也再问你一遍,这大旭京都满城百姓的性命皆攥在你手里,你究竟是,降,还是不降?”

    她冷沉盯他,讽然而笑,不言话。

    身旁的太傅已是听得了端倪,忍不住朝那马背上的人唾弃而道:“当真是好一个忘恩负义之人!我大旭长公主救你性命,竟救了尔这匹毫无人性的野狼!太子殿下如此心狠手辣,就不怕日后遭报应?”

    马背上的人面色分毫不变,一双深黑的瞳孔,静静的朝姑苏凤瑶锁着。

    他在等她回话。

    她心底了然。

    只奈何,而今心底除了杀气,除了决裂之外,便再无半分其它之感,更也不曾再与这无情心硬之人多做纠缠了。

    或许是,今日的大旭,当真在劫难逃了。

    越想,越觉心底压抑,凉意入骨。

    待片刻,她转眸朝身旁太傅与镇国将军望来,低沉而道:“无需为狗贼恼怒,免得伤了己身,而今,望太傅与镇国将军退下城墙,让三军将士严阵以待,弓箭手准备。”

    太傅与镇国将军怔了怔,随即并未多想,仅是点头一番,随即便双双转身朝不远处的石阶而去。

    她静静的朝他们望着,直至他们踏下石阶,她才缓缓回神过来,目光朝马背上的司徒夙望去,懒散而道:“要让本宫降,定是不可,反倒是,你这枚项上人头,本宫要定了!”

    嗓音一落,未待那人反应,她手中箭羽陡然朝他袭去。

    他瞳孔猛缩,似是惊得不轻,待迅速飞身下马险险躲过箭羽之后,他开始震惊而呼,“你当真想杀了我?”

    她并不言话,当即从旁士兵的手上再度夺过箭羽,扯声吩咐,“投火球,射飞箭!”

    瞬时之中,场面一片混乱。

    城墙上的士兵层层开始朝城下扔砸火球,飞箭待之。

    司徒夙满面阴沉,怒然而道:“三军听令,速攻城!”

    尾音未落,姑苏凤瑶手中飞箭再度朝他袭去,他当即飞身而避,身形伶俐之际。

    片刻之中,城下之兵强力反抗,她麻木躲闪,手中的箭羽依旧冷狠无情的朝司徒夙袭去。

    不多时,待城外大军强行逼近,甚至即将撞开城下城门之际。

    她神色陡然而震,心底也蓦地发凉,待那城下的司徒夙再度忍不住劝她归降之际,她终归是停了双手,麻木阴沉的立在城墙上,随即冷眼绝决的朝司徒夙一扫,扯声而道:“当年深山相伴,你我情义互生,而今刀剑相向,你对我断情决裂也是干脆。如今,我不求你将这条命还我,但你这大军当真要踏入我大旭京都,我姑苏凤瑶,定以命为搏!往昔孽缘,今日便彻底了结,但你司徒夙若稍稍顾及往日情分,便即刻收兵,圆我这,将死之求!”

    森冷绝决的嗓音,四方响彻。

    待这话一落,她不顾众人反应,当即从城墙上一跃而起,猛然坠落。

    “长公主!”

    “凤瑶!”

    瞬时,各处惊呼四起,凌乱不堪,周遭各处之人,似是皆乱阵脚。

    冷风迎面而来,吹散了发鬓,拂落了头上珠花,她满身华丽的凤袍也被风卷起,整个人,华美,却又孤独狰狞。

    然而纵是满身狼狈的朝下坠落,她倾城无方的面上,却带着笑。

    当日国师便说,这大旭之国,需她用性命来救。

    而今,她便听从国师之意,用这条性命来豪赌一回!

    倘若,大旭因此守住,她自是死得其所,倘若,大旭仍是不曾守住,那往日与她生情的男子仍是不曾心软,她便是,化为烈鬼也不会放过他。

    思绪翻转,满心陈杂,眼风里,她看见那满身戎装的司徒夙脸色惨白的伸手朝她这边迎来。

    奈何,他终归未接住她,仅是顷刻之间,她便身子撞地,浑身似是一散,待刹那的剧痛过后,她神智蓦然而抽,彻底,失了知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