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十三章 别宫苏醒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天色,暗淡黑沉,晨曦未起。

    偌大的凤栖宫内,虽是檀香隐隐,却盖不住漫天苦涩的药味。周遭气氛,压抑沉寂,莫名令人心头发紧发沉。

    殿内宫奴,纷纷跪在榻前,满面紧张,那瘦削且满身龙袍的六岁孩童,则静静趴在榻旁,无声落泪。

    榻上,姑苏凤瑶合眼静躺,脸色惨白,青丝铺了满枕,无声无息中,犹如亡了一般。

    宫中御医纷纷聚在殿外,焦急无奈的商量救治之事。这长公主从城墙上公然跳下,摔晕过去,而今折断的腿脚虽已正位接好,但也不知是否是这长公主脑袋中有了淤血,竟是昏迷三日都不曾醒来,无论是用针灸还是药浴,连带偏方都已试过,却仍是唤不醒长公主。

    如此,若长公主一直昏迷下去,后果,堪忧。

    御医们纷纷面色发紧,目光沉重,各番紧急商量之后,却仍是不曾想出可行之法。

    时辰,逐渐消逝,气氛,压抑如麻。

    盛夏时节,仅是日上三竿之际,阳光便已是强烈袭人。

    而鸦雀无声的凤栖宫,依旧一片沉寂,犹如被什么东西彻底掩盖埋没了一般,透出了几分掩饰不住的死亡气息。

    御医们已不再商议,纷纷僵立在殿外,心底,也早已无计可施,甚至已是做了最坏打算,琢磨着待刘太傅再度入宫探望时,便委婉告知刘太傅为长公主准备后事。

    然而,这般心思未曾在心底盘旋多久,刘太傅与镇国老将军已双双入宫。

    御医们眉头发紧,待朝刘太傅二人言道了长公主病情后,眼见刘太傅二人面色陈杂,悲戚无奈,他们纷纷跪地下来,嗓音微颤的道:“长公主情况不善,怕是,撑不了多久,望太傅心里有数。再者,皇上这几日一直在殿内守候,不曾歇息一日,望刘太傅与将军,劝劝皇上。”

    刘太傅与镇国老将军皆未言话,除了叹息,仍是叹息。

    为防幼帝悲伤入骨,情绪崩塌,刘太傅与镇国老将军思来想去,最后一致决定将姑苏凤瑶送入雾峰山的别宫修养,一来那里山清水秀,空气清心,适宜养病,二来幼帝不用日日见着她,日日触目而悲。

    盛夏的天气,炎热至极。

    京都的茶楼小肆,纷纷歌颂长公主舍命救国之事,英勇气概不输男儿。然而长公主大病不起的消息,也在城中大肆发酵。

    就待国之上下的人皆以为长公主无力回天之际,宫中却久久不曾有丧钟敲响,反倒是直至第六日,长公主突然车马离宫,入驻城外的别宫修养。

    一时,举国哗然,怀疑重重,也不知那风华巾帼的女子,究竟是死是活。

    天气炎热,阳光打落在身,微生灼痛。

    但那帝都城外雾峰山上的别宫,却温度适宜,周遭宫殿巍峨,花木精致,假山水榭也一应俱全,入目之处,皆是一片静谧奢然之意。

    奈何,如此之地,却因姑苏凤瑶的入驻,别宫上下,突然沉寂一片,紧张蔓延,透着几分抑制不住的沉重之气。

    御医们日日立在别宫之外,束手无策,只得呆呆守候,无声无息。

    如此之境,一直持续到了第八日,服侍姑苏凤瑶的宫奴突然惊吼,“长公主醒了!”

    候在殿外的御医们犹如雷震,个个惊得不轻,待踉跄冲入殿内后,果见榻上之人虽满面病态,但却微微的睁着眼。

    御医们骤然而喜,却因太过震撼,身子骨一直颤抖不止。

    “公主,微臣为您把把脉。”有御医回神过来,强行按捺心绪的恭道。

    榻上之人却无半分反应,待片刻之际,她才唇瓣一动,突然而问:“当日本宫城墙一跃,大盛敌军,有无攻城?”

    低沉的嗓音,嘶哑不堪,语调断续难耐,犹如被什么碾碎一般,狰狞厚重。

    御医们面色突变,纷纷垂眸下来,不敢言话。

    ---题外话---

    感谢收藏与评论文文的亲亲,初入这里见到这些,的确太感动,太温暖了。感谢亲们,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