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十五章 儒雅之臣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思绪翻转,一时之间,凤瑶颓然麻木的心底终于极为难得的生了几许波澜。

    正这时,一道懒散柔魅的嗓音响起,“本王与长公主有要事相商,尔等先出去候着。”

    这话,平缓之中带着几分温和,然而细听之下,却不难察觉他嗓音里的几许邪肆与懒散笑意。

    凤瑶心底一沉,无端之中,一股微怒之感逐渐升腾。

    她姑苏凤瑶身为大旭长公主,且病重如此,性命堪忧,这人,竟还能面对着她如此随意而笑,无疑,这人胆大包天,不曾将她真正放于眼里。

    是以,这所谓的王爷,当真是强行闯入别宫而来,就为,趁她病重之际威胁什么?

    越想,越觉思绪翻转,嘈杂难平。

    则是片刻,有宫奴唯唯诺诺的恭敬出声,“王爷,公主如今身子不适,怕是无法与王爷……”

    “长公主虽身子不适,但应该也可点头或是摇头。而今,国之政乱,群龙无首,本王身为大旭摄政王,自该为国事分忧,趁长公主性命尚在之际,与长公主商议国之大事才是。”宫奴的后话还未道出,那人柔魅邪肆的嗓音再度扬出。

    说着,嗓音一挑,懒散威胁而道:“国事攸关,尔等,还不退下?”

    凤瑶心底顿时一颤,脑海之中,也突然思绪飞转,一缕缕复杂与冷沉之感,也蓦地交织而起。

    摄政王!

    这突然来访之人,竟是大旭那不可一世且时时病在府中的摄政王?

    自家皇弟初次上朝,便被摄政王戏谑几番,便是连阁老之臣刘太傅,也在摄政王面前处处吃亏,甚至国破之际,这人还病在府中,置身事外,不出分毫之力!

    如此,这条大旭的蛀虫,权势滔天的重臣,此番就这么突然造访而来,这目的,想来定不简单了。

    心绪缠绕,正思量。

    片刻,周遭宫奴却纷纷退散,凌乱小跑的脚步声急促不已,似如逃命一般,全然不敢多呆。

    随着不远处的殿门蓦地被合上,殿中气氛,也骤然沉寂下来,无声无息之中,透着几分厚重不堪的压抑。

    “看来,长公主着实凤体堪忧,竟连眼都睁不开了。”这时,一道懒散的嗓音响起,邪肆戏谑。

    凤瑶心下越发起伏,眼皮一抬,稍些努力,终于是将眼睛微微的掀开了一条缝。

    瞬时,光线蓦地迎来,突兀刺眼。

    她下意识的合了合眼,待再度迅速睁开时,入目的,则是一抹颀长修条的人影。

    那人,满身白袍,清风儒雅,只是,他墨发却是随意披散,并未如寻常男子那般一丝不苟的束着,颇显随意与懒散。

    然而,待她目光触及到他的容貌,刹那,她眸光抑制不住的颤了颤,心底深处,也蓦地浮出了几分讶异与惊愕。

    本以为,在朝中拉帮结派,公然对新皇无礼,甚至还令刘太傅这种阁老之臣都不敢招惹的朝中蛀虫,定该是满面油光,身材肥实,一言一笑都该是世俗媚腻,奈何此番突然目睹,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身材颀长修条,五官精致,面容昳丽俊美的男子。

    而如此模样的摄政王,无疑与她心底的想象全数违背。

    只是这明明俊美儒雅,看似风雅卓绝的男子,怎会是朝中那不可一世的佞臣之首?

    凤瑶眼眸逐渐睁大了些,只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终归是不可貌相。

    “长公主如此打量微臣,可是微臣身上有何不妥?”正这时,那儒雅俊然的男子极为直接的垂眸迎上了她的眼,毫不避讳的温笑而问。

    他面上并无半分的尴尬,更无半许的恭敬,似是历来便淡定或是嚣张惯了,在她面前也未有半分的动容。

    凤瑶神色微变,目光未挪,依旧静静的盯他,并不言话。

    她的目光太过森冷凉薄,但也疲惫虚弱。

    他仅是微微而笑,眸色在她面上流转片刻,似是终于有些无奈,缓笑出声:“微臣容貌昳丽,京都女儿无一不羡。本以为长公主也是风华之人,定不会如寻常女儿那般在意男子皮囊,但如今公主这目不转睛的模样,倒是微臣高看公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