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十六章 怒不可遏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温和无波的嗓音,平润十足,只是语气中的调侃戏谑之意也是十足。

    她眉头一皱,还是第一次见得能将戏谑之词说得这般淡定甚至冠冕堂皇的人,更何况,她即便重病,但也是长公主,是君,这摄政王如此调侃,无疑是有些过了。

    “久闻战功赫赫的摄政王大名,但今日一见,倒也不过如此,咳咳……”她默了片刻,终于是开口出了声。

    奈何,久久不曾开口说话,加之身子孱弱不已,是以连说句话都显得疲惫费劲,甚至尾音未落,便已开始咳嗽起来。

    这咳嗽来得凶猛,声音干裂却又半晌都未止住。

    她苍白无色的脸上终于因咳嗽而漫出了几分不正常的憋红。

    这时,那一直立在不远处微笑观她的男子突然转身至不远处的圆桌倒了杯茶过来,最后竟是极为自然的坐在了她榻边,伸手稍稍将她扶起,将手中的茶盏朝她唇边递来。

    他这番动作极为自然随意,似无半分的异样与避讳。

    凤瑶眼角一挑,心生诧异,但也并未拒绝。

    一口茶水下腹,咳嗽稍止,奈何片刻竟再度咳嗽起来。

    他突然懒散笑道:“长公主说久闻微臣之名,微臣倒是信了,若是长公主不曾闻过微臣之名,不曾一直谨记在心的话,此番突然而见,想来长公主也不会如此激动咳嗽,甚至,一咳不可收拾。”

    依旧是温润如风的嗓音,缓慢,平和,然而言道的话却是充满调侃。

    这人明明嗓音温柔,连端茶喂水的动作都这般温柔,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着实说不出半分好话来。

    凤瑶心下有怒,强忍咳嗽,指尖一动,蓦地一把推开他手中茶盏。

    他似是不曾料到她会如此,手中的茶盏猝不及防的横摔而出。

    刹那,茶盏落地,脆声而起,少些茶水也溅在了他那雪白的衣角。

    他那极是好看的眉宇皱了起来,面上的温润笑意也稍稍搁浅半许。

    殿外,也突然响起宫奴紧张试探的问声,“公主?”

    一时,殿中气氛沉寂,无声压抑。

    凤瑶盯他两眼,目光阴沉,并未在意殿外宫奴的探究问声,仅是森然无波的盯他,扯声嘶哑而道:“摄政王声名如何,本宫自是听过,能在朝中当众之下讽新帝,威阁臣,不顾国破之危,大旭之亡,如摄政王这般权势滔天又不可一世之人,未将本宫放于眼里,甚至随意出口调侃,也是自然。”

    他微微而笑,竟是慢条斯理的扯着凤瑶榻上的被褥擦拭他衣角的茶渍,从容淡定,并未立即言话。

    凤瑶冷眼盯他,心底越发气怒。

    奈何他似是不曾察觉她的怒意,待半晌后,他才松了指尖的衣角,抬眸朝凤瑶笑得儒雅温和,“长公主许是误会了。微臣性直,不喜拐弯抹角,是以有些话不懂委婉,直白得伤了有些同僚之心,从此便遭那些同僚肆意坑害与污蔑,长公主若是当真信了那些同僚之言,责微臣不尽职守,嚣张跋扈,微臣,也无话可说。”

    他嗓音依旧温和,话语慢条斯理,然而若是细闻,却仍是不难察觉他语气中的漫不经心与邪肆从容之意。

    凤瑶眼角一挑,心底越发的气得不轻。

    平生之中,见过脸厚之人,但却从不曾见过脸厚如此甚至巧舌如簧之人。

    她一把扯回被他擦拭过衣角的被褥,怒道:“摄政王身居要位,党羽无数,何人敢污蔑摄政王?自古有言,无风不起浪,摄政王如此为自己辩解,倒也不足以服人。再者,本宫被褥,却被摄政王拿来擦拭茶渍!摄政王!你当真好大的胆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