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二十一章 启程回京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晕倒之前,凤瑶恼得咬牙切齿。

    甚至昏迷之中,梦见的不是父兄战亡的血腥场面,而是摄政王强行夺了她的权杖,在朝堂之上邪笑肆意的将她幼弟赶下了龙椅,从而,耀武扬威的指点江山,篡夺帝位。

    待乍然醒来时,所有的梦境骤然消散,而她的全身,竟已是被大汗染湿。

    “长公主醒了!”霎时,有宫奴惊喜而唤,尾音未落,殿外的几名御医鱼贯而入,纷纷冲至凤瑶榻前,眼见凤瑶已是睁眼,御医们纷纷松了口气,不由大喘了一口气,释然而呼,“天佑我大旭。长公主醒了,终于醒了啊。”

    视线,逐渐清明,神智,也一点一点的回拢。

    凤瑶并不言话,待目光朝周遭一扫,才见殿中已无摄政王身影,而墙角之中飘散过来的焚香,却是味道怪异,颇有几许苦涩。

    她几不可察的皱了眉,“摄政王呢?”

    厚重的嗓音,嘶哑不堪。

    有宫奴急忙回道:“王爷在公主昏迷之后便已离开行宫了。”

    竟是走了?

    她神色骤然而变,当即而问:“本宫昏迷了多久?”

    大抵是她嗓音极为低沉森然,宫奴们怔了一下,犹豫片刻后,其中一人紧张而道:“公,公主已是昏迷两日了。”

    两日!

    凤瑶心口骤然一紧,焦急之中,当即手脚并用的坐了起来。

    宫奴与御医们皆是吓得不轻,纷纷上前搀扶,担忧而道:“长公主初醒,不可如此大动。”

    凤瑶冷道:“大患未除,本宫还死不了!摆驾!本宫要回京!”

    这话刚落,在场之人面色皆是大变。

    御医们急忙跪身而下,焦急劝慰,“长公主那日吐了淤血,身子终于稍有起色,而今公主醒来,委实该好生在此修养身子,不可急于车马颠簸回京!望长公主体恤己身,保重凤体!”

    凤瑶冷沉道:“本宫身子如何,本宫自然清楚,尔等不必多言,只管依照本宫之令备车便是,若有违抗,宫规而处。”

    在场之人纷纷皱眉,面面相觑一番,终归是不敢再言。

    盛夏,别宫的芍药与木槿皆开得绚烂。灼然的阳光垂落,热浪不浅,连带迎面而来的风都是热的。

    凤瑶一身便装,乘车而行,此番离开得仓促,加急之中,连兵马仪仗都全数省却,仅留得两名御林军策马开道,急速而前。

    待入得宫城,幼帝似是早已得了消息,与许嬷嬷在宫门等候。

    她怔了一下,并未多言,待携着幼帝入得凤栖宫时,分毫不让幼帝问及她身子安康之事,反倒是干脆直接的问他政事。

    幼帝噎了对她的关切之语,神色微转,这才满目怒意,委屈而道:“摄政王让忠义候一人批阅奏折,忠义候累了几日几夜,累倒了。征儿欲让骠骑将军批阅奏折,也被摄政王拒了,如今奏折已在御书房堆积如山,征儿识字不多,批阅了些,但还是批不完。”

    连忠义候也倒下了!

    凤瑶心底一怒,差点再度气得喷出一口老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