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二十五章 柔魅柳襄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凤瑶眼角一挑,森眼观他,并不言话。

    柳襄朝凤瑶磕了一个头,继续柔魅道:“柳襄心甘情愿服侍长公主,望长公主成全。”

    凤瑶冷道:“你是哪家之人?”

    他怔了怔,随即薄唇一勾,魅脸上露出一抹极是浓烈的自嘲。

    “柳襄的父亲,原为江南的九门提督。”他出了声。

    凤瑶眼角一挑,倒未料这满身柔魅似是无骨的男子竟也出自官宦之家。

    “你既是官家子弟,何来如此作践自己?再者,身为我大旭男儿,膝下有金,此际你若跪在地上为本宫展示你的才华,本宫兴许还会赏你一官半职,但你如今跪求侍寝,本宫倒觉你,一文不值!”

    他神色微微一颤,随即垂眸下来,只道:“柳襄以前,也曾想过如父亲一样为国效力,但自打我提督府满门抄斩后,柳襄便不这样认为了。大旭体制已是如此,无论两袖清风还是忠骨如初,只要执意在大旭为官,皆,不得好死!”

    “你放肆!”凤瑶一怒,“你不愿为大旭效力,何来憎恨诋毁!你提督府满门抄斩,定也是因犯事有过。”

    他突然扬头朝着凤瑶柔笑,那种魅然风流之意似是从骨髓里蔓延出来,浑身上下,却又隐约卷着几许掩饰不住的幽远与嘲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区区一个九门提督,岂能与大旭第一权臣抗衡。摄政王上台这些年,大旭冤案比比皆是,长公主稍稍差人查探,往年的陈年冤案,定会被翻供出来,只是,就看长公主愿不愿意来翻供了。”

    又是与摄政王有关?

    凤瑶神色一沉,如今一想到他,头就有些微微的发疼。

    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朝柳襄阴沉道:“你今日顺着瑞侯入宫,就是为了让本宫对陈年之事翻案?”

    他勾唇而笑,柔魅而道:“柳襄是俗人,陈芝麻烂谷子之事已不得柳襄挂记。方才那些,不过是随意一提罢了,长公主不放在心上也可。而今,柳襄只慕长公主风华,愿,俯首为奴,伺候长公主。”

    凤瑶已是无心再与他言话,“本宫身边,只收能为我大旭国事分担一二的有才之人,你,有何资格。”

    柳襄神色骤然而灰。

    凤瑶干脆的朝不远处的殿门而唤,“来人,将殿中三人逐出宫去。”

    刹那,不远处的殿门再度被御林军推开。

    立在墙角的其余两人并不言话,仅是瑟缩的朝入内的御林军望着,唯独柳襄静静的凝着凤瑶,乍然低沉而道:“不过是一面之缘,长公主何能确定柳襄无能?再者,柳襄能为长公主去死,试问这世间,能有谁人做到?留柳襄在长公主身边,长公主,不亏。”

    这话刚落,未待凤瑶反应,那满身大红妖娆的人竟是突然转身,决绝的朝不远处的圆柱撞去。

    刹那,只闻一道重重的闷撞声响起,片刻,那满身大红的柳襄,已是跌倒而下,双目紧闭,额头鲜血不止,狰狞可怖,亦如撞死了一般。

    ---题外话---

    今日突然发觉增了一张月票,虽不知是哪位亲亲所送,但万分感激,在此特意拜谢。这些日子,收藏虽是涨得不多,但文文仍是有亲亲在看,心底也是极为温暖与感动,是以在此说明,此文绝不会断更,无论更得多少都会保持更新,圆子儿会努力的构造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冷,甚至大气饱满的故事来,定不会让亲们失望,谢谢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