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二十九章 公然打斗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果然,摄政王这条盘踞朝中多年的蛀虫不可能这般轻易的束手就擒的。

    凤瑶冷冽观他,正要言话,不料花谨已是忍不住道:“颜墨白!你这话何意!你既是承认我举报之事属实,难道还要龟孙儿的狡辩?”

    这话一落,在场众人面色越发一变。

    颜墨白难得正眼朝花谨望来,“瑞侯何须激动,待本王之事一了,瑞侯送长公主男宠一事,也得好生算算。”

    “你……”花谨一怒,摄政王已是抬眸望向了位上的凤瑶,足下上前了两步,平和出声,“长公主不说话,便是默许微臣解释了。”

    说着,嗓音微微一挑,“微臣的确杀了府中的一名侍妾,只因其偷盗王府财务,被摄政王府侍卫追击时所误杀。微臣也的确强抢了一名民女入府,只不过,此女年约五岁,流落街头,本王收她入府养着,何来之过。再者,微臣私拿国库一万纹银,只因大旭与大盛大站之后,边关流民欲图冲入帝都,微臣从国库拨出一万纹银,只为发放帝都外的州县,令州县之长分散与安排流民,若是不然,长公主回城之际,岂能见得国泰民安,而非难民流离失所,拦路乞讨?”

    冗长平缓的话,条理分明,振振有词,着实是让人跳不出刺来。

    跪地的群臣接二连三的附和,那钦佩狗腿的目光无疑是将摄政王捧上了天。

    凤瑶冷冽观他,面色阴沉。

    颜墨白似笑非笑的扫她一眼,随即慢悠悠的将目光挪向了位上的幼皇,“再言微臣那日抽皇上掌心之事,只因,微臣教皇上礼数仁德,皇上抵触鄙夷,处处厌学,微臣乃皇上皇傅,恨铁不成钢,遂抽了皇上掌心,让皇上谨记好学,又何来之过?我大旭自古有太傅训太子,皇傅训幼帝之例,难不成到了皇上这里,便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凤瑶冷冽的朝摄政王望着,只道这摄政王着实厉害,仅是几句话便将满身的过错全数化解,顺带还为自己歌功颂德一番,不得不说,此人的城府,着实是深得厉害。

    “无论摄政王言行是否有错,但,能为皇傅之人,自该德高望重,无论是品性还是脾气,皆该优良,摄政王倒是,不适合。”半晌,凤瑶低沉出了声。

    他懒散而笑,“长公主既是这般说了,微臣自愿请辞皇傅之位便是。”说着,话锋一转,“那瑞侯举报微臣之事……”

    “摄政王功高震主,若要定摄政王之罪,自得证据确凿。瑞侯方才举报之事,本宫,自会差人彻查,但若查出瑞侯当真言行有过,那时候,本宫再废摄政王之位,让你与麾下党羽,心服口服。”

    他轻笑一声,“长公主英明。只是,微臣历来忠义良善,两袖清风,奈何长公主总是不信。”

    瑞侯冷哼插话,“结党营私且满身铜臭之人也配两袖清风?摄政王敢说你家府宅的小道不是用暖玉铺就?你家祠堂牌匾不是用金子镶的?”

    “本王闲暇经商,手头宽裕也是自然,怎么,瑞侯妒忌了?也是,瑞侯时常留恋风月之地,却因囊中羞涩,常日被秦楼楚馆赶出,如瑞侯这般穷酸无能的败家子,挤兑本王也是自然。”

    这阴阳怪气之人竟敢说他堂堂瑞侯穷酸无能?

    花谨何曾受过这般委屈,顿觉大跌面子,恼的浑身发抖,“小爷我根正苗红,乃瑞侯世袭,比你这边关小卒起家之人尊贵百倍!小爷我虽是无财,但也比你私挪国库之银光明正大得多!颜墨白你丫的竟是敢如此轻贱小爷,小爷今儿定要将你打哭!”

    这话一落,花谨顿时握拳而上。

    颜墨白淡定如初,一动不动,无惧分毫。待花谨的拳头刚要袭上他,一旁的几名朝臣顿时起身而立,竟是争着要为颜墨白受这一拳。

    霎时,殿中呼喊成片,狼藉层层。

    花谨怒得癫狂发疯,肆意拼打,奈何前进不得,朝臣纷纷而拦,劝架呵斥,也彻底乱成一团。

    唯独,那满身官袍的颜墨白,俊面清风儒雅,朝凤瑶淡定自若的笑着。

    凤瑶顿时会意过来了。

    这条蛀虫在示威!在公然朝她示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