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三十二章 质朴之风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5-29
    凤瑶目光再度而挪,扫向其它朝臣时,其它朝臣已是悻悻的缩了脑袋,垂了眸。

    她瞳孔微缩,凝向了另外一名略微熟识的吏部尚书,薄唇一启,正要继续言话,不料那立在当前的颜墨白已是慢腾出声,“长公主。”

    凤瑶后话一噎,下意识的朝他望来。

    颜墨白微微而笑,平和而道:“国之贫乏,大臣捐银也是自然。只不过,微臣虽家大业大,但王府还有上百人要养,是以,请恕微臣拿不出五十万两来。”

    这话刚落,一旁国舅顿时现学现卖,急急出声,“长公主,微臣也有困难,微臣之妻常年卧病在榻,长子即将大婚……”

    凤瑶眉头一皱,未待国舅言话,已是冷冽出声,“何须拐弯抹角的找理由搪塞,你们如此而言,不就是不愿捐银?”

    国舅面露心虚,垂下脑袋不言话。

    颜墨白笑得淡定,“也非不愿捐献,而是事实如此,想来国舅爷与微臣一样,皆是有心无力。”

    凤瑶阴沉道:“好一个有心无力!满朝之中,皆以摄政王为首,摄政王都要捏紧腰包不捐,其余群臣自会有恃无恐的跟风。是以,如今大旭有难,五十万两纹银,摄政王是不捐也得捐,若是不然,这摄政王一职,你便自行请辞!”

    说着,冷冽的目光朝群臣一扫,“尔等也是一样!三日之内,本宫便会酌情考察并让吏部发出你们的捐款数目,谁人不捐,谁便给本宫卷包袱走人!”

    这话一出,在场之人顿时一惊,众人纷纷眉头大蹙,议论反对之声此起彼伏。

    颜墨白勾唇而笑,懒散出声,“长公主如此之举,无疑是强人所难,便是能让国库进账,但也会失得民心。而百官之中,也有贫困之人,若让他们也捐,他们一家怕是都得喝西北风去。”

    “本宫说了会酌情让他们捐赠,真正贫困之臣,本宫自会考虑。但摄政王你,必捐。另外,群臣既是皆听摄政王的,那捐献之事,本宫拟好捐献文书后便由摄政王全权负责,若是捐献数目不够,廉政清明甚至仁义道德的摄政王,想来也会亲自补齐数目上的差异的。”凤瑶嗓音冷硬。

    他面上的笑容再度减却半许,“不捐便要丢官,长公主如此蛮横,微臣岂能说什么。这捐款的烫手山芋,微臣,不敢接。再者,微臣着实身无长物,若是必须捐献的话,不若,长公主差人将微臣府中道路上的暖玉铲走吧,也将微臣府中祠堂上的镶金牌匾拿去吧。”

    凤瑶瞳孔一缩,“本宫只要捐赠数目,至于摄政王是否有难处,并不在本宫考量之内。若摄政王办不好此事,本宫,自会对摄政王咎责。”

    嗓音一落,凤瑶已是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继续道:“捐献之事,到此为止,而今,尔等可还有其余要事要奏?”

    群臣纷纷面色各异,又因前些日子才亲眼目睹凤瑶在朝堂上干脆杀人,是以皆是敢怒不敢言。

    “尔等既是无事奏请,便,退朝。”凤瑶再度出了声。

    这话刚落,凤瑶身旁太监张口而呼,“退朝。”

    群臣纷纷不情愿的行礼恭送,待凤瑶与幼帝一行人走远,群臣才急忙将颜墨白团团围住,急声诉苦,“摄政王,这可如何是好,下官家中实在贫困……”

    纷繁嘈杂的嗓音,有求情,也有愤怒。

    颜墨白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袖,勾唇笑得懒散,“长公主冷血无情,连本王都可开罪,你们是否捐献,自行看着办。”

    这话一落,已不再多呆,撇开人群便悠然离去。

    群臣着实看不懂摄政王之意,三五成团而聚,哀呼悲戚。

    这日,午时刚过,摄政王府便有了大动静,府门左右那两只巍峨的大石狮子被变卖了,府内小道上的暖玉全数被抠除了,祠堂那镶金的牌匾被拎走了,摄政王府莺莺燕燕的姬妾们全数换成粗衣麻布了。

    那处京中百官府邸的盘踞之地,也对摄政王府跟风效仿,各府那巍峨的院墙被敲出了不少破洞了,府内光鲜亮丽的妻妾们全数穿上满身补丁的衣裙了,百官出行,连轿子也不坐了。

    唯独那本该在府中软禁的瑞侯从府中逃出,黄昏之际满身奢华富贵的坐轿前往怡红院。

    待在怡红院前下车,他摇扇一瘸一拐的上前,正巧遇上几名同来逛窑子的年轻朝臣,眼见他们衣着褴褛,花谨笑得前俯后仰,“你们今儿变性了?还是身上衣袍被狗啃了?”

    朝臣们如看待傻子一般看他,“瑞侯,你死定了。”

    花谨嘚瑟,“有人替本侯软禁,只要长公主不察,谁人敢举报小爷。”

    朝臣们摇摇头,理了理身上褴褛破洞的衣袖,好心提醒,“朝上那母夜叉,要逼着我们捐银子。这几天危险期,不朴素不行啊。如瑞侯这般光鲜模样,怕是要被那母夜叉宰惨,不捐个十万纹银下不了台。”

    花谨顿时会意过来了,眼珠一瞪,吓得连手中的纸扇都掉了。

    “长公主让捐款了?还十万纹银?这不是要我命么!小爷这就到蓝颜阁再找几名男人去给长公主吹吹枕边风。”

    众人眼角一抽,扫着花谨那撅着伤势未愈的屁股急速前行的模样,纷纷摇头咋舌,“宫中那母夜叉好狠,当真将这风流聪明的瑞侯打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