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四十一章 挟住佞臣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6-07
    凤瑶满面杀气,目光森冷,未待他尾音全数落下,她已是足动手起,再度徒手朝他逼去。

    颜墨白瞳孔一缩,闪身而避,不料凤瑶追得紧,眨眼已是抬拳而来,他脸色再度微变,足下站稳便抬掌而迎,未再躲避半许。

    一时,两人大打出手,屋中的桌椅全数拍烂。

    屋外王能当即惊唤,“长公主?”

    凤瑶森冷命令,“王能,速领人封锁摄政王府!任何人不得出府!”

    殿外当即响起王能担忧恭敬的嗓音,“是!”

    这话刚落,屋外脚步声阵阵而远。

    凤瑶杀气狂涌,拼力而为,本以为这颜墨白不过是出自边关的守将,仅有稍许武功傍身罢了,奈何她全然未料,便是她拼尽全力,气喘吁吁,每次竟也只能恰到好处的袭到他的衣袂,碰上他的墨发,却无法真正的伤他半许。

    反倒是这颜墨白,几个回合下来,竟不喘不累,偶尔扯扯她发鬓上的朱钗,偶尔捉了捉她的手腕,甚至更为张狂的是他竟敢随意的腾身而起,足尖下落,稳稳踩中她的肩膀。

    他竟敢弄乱她的头发,竟敢踩她的肩!

    这蛀虫哪里只有稍许的武功傍身,明明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所有思绪狂涌而来,凤瑶火冒三丈!此番不是杀不杀人的问题了,而是骨子里流淌着的尊严与骄傲的问题。

    她姑苏凤瑶历来金枝玉叶,便是往昔骄纵,也只有她打别人的份儿,何人竟敢对她如此无礼?便是当日在司徒夙面前城墙一跃,她也是铮铮傲骨,从未折曲过半许!

    如此,今日不当场杀了这颜墨白,岂能解心底之恨。

    越想,下手出招便越发的狠烈。

    奈何颜墨白仍是从容而动,恰到好处的避着她的袭打,整个人儒雅无波,却轻飘灵活。

    半晌,凤瑶浑身乏累,大病未愈的身子竟是隐隐的开始心口绞痛。

    她蓦地停了下来,用手抵着心口弯身而立,眉头紧蹙的大口喘着粗气。

    他立在几步之遥静静观她,待半晌,他才懒散而道:“长公主若是身子不适,便尽早回宫让御医诊治为好,若故作蒙骗微臣,以图让微臣卸下防备,便望长公主打消这念头。”

    无波无澜的嗓音,透着几分不曾掩饰的戏谑。

    凤瑶紧皱眉头,浑身发颤,并不言话。

    他眼角稍稍一挑,目光却几不可察的沉了半许,则是片刻,他开始朝凤瑶缓步而来,低声而问:“当真身子不适了?”

    这话一落,他已是站定在了凤瑶面前,正要抬手朝凤瑶扶来,凤瑶牙关一咬,猛的朝他扑去。

    他神色骤变,身子猝不及防的被凤瑶扑倒在地,正要下意识的反抗,不料凤瑶已是满身压在他身上,甚至已眼明手快的点了他的定穴。

    如此不可一世的人物,终归还是被她压住了。

    凤瑶大松了口气,额头冒着层层热汗,瘫软的身子也无力的压在颜墨白身上,又许是太过释然或兴奋,心口的绞痛竟也明显的减轻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