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四十二章 被他奚落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6-09
    一时,屋内气氛骤然沉歇。

    微微摇曳的灯火下,颜墨白俊美的面上再无笑意,便是连带那双常日随时勾着的眼角也极为难得的僵了僵。

    “长公主如此压着微臣,倒也不成体统。”待片刻,颜墨白神色微动,慢腾腾的出了声。

    全身受制,竟也能如此淡定言话,不得不说,看来这颜墨白着实是不怕她的。

    凤瑶心下微沉,森冷的目光朝他凝来,阴沉而道:“是否成体统,本宫并不在意。本宫在意的,是如今摄政王成了本宫手心随意可拿捏之人。”

    他静静望她,瞳孔如玉,眸中似有清泉流光四溢,但却是片刻,他便慢悠悠的勾眼笑了。

    “长公主的确英姿勃发,微臣佩服。但微臣好歹也是大旭摄政王,长公主要随意拿捏微臣,许是不易。”他说得从容淡定,那慢腾的语气也不曾掩饰的透着几分自信。

    凤瑶目光一沉,指尖再度捏上了他的脖子。

    他依旧微微而笑,清风儒雅,并无半许紧张。

    凤瑶越发的看他不惯,阴沉而道:“摄政王如此嬉皮笑脸,当真以为本宫不敢杀你?”

    说着,嗓音一挑,语气越发的恶狠威胁,“别以为你手握先帝的免罪金牌便可在朝堂上无法无天。在这大旭之内,你比新皇狂,比本宫狂,便该料到后果!”

    他笑得平和温润,瞳光微动,似是突然来了兴致,慢腾而问:“微臣抢了新皇与长公主风头,着实过分,但这也非微臣本意。不过是民心所向罢了,难道这也是微臣之过?再者,微臣此际受制,长公主要如何处置微臣?”

    这人嘴皮倒是厉害!也是了,颠倒黑白之事,不是这蛀虫最为擅长的?

    凤瑶瞳孔一缩,阴沉道:“本宫不喜拐弯抹角,是以也望摄政王收好玩笑之心。此际摆在摄政王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其一,自行辞官归去,不理朝事;其二,死。”

    他眼角一挑,面上却并无震撼之意,仅是懒散而言,“长公主便是如此憎恨微臣?”

    凤瑶冷道:“国之蛀虫,如何不除!”

    他俊美的面上漫出半许无奈,“微臣功在社稷,为国为民,到头来却得蛀虫之名,看来,长公主对微臣的芥蒂着实太深。只不过,大旭风雨飘摇,微臣心系大旭,请恕微臣无法辞官的放心而去。”

    说来说去,就是不想辞官了!

    凤瑶冷哼一声,“摄政王不愿辞官,那就将摄政王这官衔带到阴曹地府里去吧!”

    这话一落,凤瑶再不耽搁,修长的手指蓦地用力。

    却也正这时,屋外突有阴风骤起,眨眼之间,不远处的屋门骤然被推开,一群黑压压的人正立在门外,满面惊愕的朝屋内望着。

    凤瑶心头一颤,指尖也跟着几不可察的颤了颤,奈何身下的颜墨白突然扯声而起,“长公主正轻薄本王,尔等还要杵着看戏?”

    高亢突兀的嗓音,虽夹杂着几分温润,然而语气中的委屈与责备之意却是浓烈,致使这话无论怎么听都像是一个七尺男儿被侮辱后的羞耻与无奈之言。

    众人更是看呆了眼,堂堂摄政王竟被公主压了身,前几日皆传长公主收了男宠,荒淫糜烂,但如今瞧来,果真不假了。

    长公主连摄政王都敢压,无疑是太岁头上动土,除了不是太喜男色,急不可耐,慌不择食,又怎敢对摄政王不恭。

    众人思绪翻转,越想越觉震惊,反应不得。

    正这时,冷风骤起,一抹黑袍修条的男子如箭般窜入屋内,凤瑶微颤的手腕,也顿时被那黑袍男子握住了。

    刹那,手腕上的指尖冰凉,但却力道浓厚。凤瑶手腕顿时失力发痛,待她下意识的抬眸而望,便见身边的黑袍男子,满面疤痕,狰狞如鬼。

    她猝不及防的惊了一下。

    黑袍男子骤然垂脸。

    颜墨白慢腾出了声,“伏鬼,你吓着长公主了。”

    黑袍男子一言不发,仅是松了凤瑶的手,随即点开颜墨白定穴,恭敬的将他扶着站了起来。

    凤瑶心下发沉,也跟着站起身来,森冷的目光朝颜墨白落着,冷冽如刀。

    “微臣自诩洁身自好,从不与女子过分接触。而今长公主如此欺辱微臣,可是该解释一二?”颜墨白懒散推开伏鬼的搀扶,平和无波的朝凤瑶出声。

    凤瑶皱了眉,心底汹涌四起,便是心口仍有绞痛,却是掩不住满心之中那要喷薄而出的怒意。

    这蛀虫无疑是恶人先告状,想必今夜之事传出,京中舆论自也会朝她姑苏凤瑶轻薄他的方向引导。

    再看屋外那些黑压压的人群,除了王府的小厮婢女之外,还有不少衣着艳丽的姬妾,便是连那满身刚毅的王能也正领兵站在屋外,诧异愕然的望她。

    凤瑶袖袍中的手顿时紧握成全,气得不轻,只道今夜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名声。

    “摄政王如此陷害本宫,可有意思?”待默了片刻,凤瑶目光落回颜墨白,阴沉出声。

    他修长的眼角微微一挑,慢条斯理的理了理略微凌乱的衣袍,懒散而道:“微臣好歹也是被长公主所压,受长公主轻薄,若论陷害,也是长公主陷害微臣声名。微臣堂堂七尺男儿,历来洁身自好,如今却遭长公主无礼,长公主倒且说说,微臣的脸面往哪儿搁?”

    凤瑶冷道:“国之蛀虫,本无皮无脸,如此,摄政王的脸还需找地方搁?再者,今日摄政王公然对本宫施以拳脚,以下犯上,就凭这点,便该严惩。”

    说着,目光朝屋外落去,阴沉而唤,“王能!”

    王能神色一变,当即闪身而入。

    凤瑶阴沉道:“王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摄政王对本宫以下犯上,按照大旭律令,当处十五大板!此事,交由你来施行。”

    这话一落,王能一怔,眉头紧蹙。

    那满身黑袍的伏鬼已是上前挡在了颜墨白身前,满面煞气狰狞的朝凤瑶望着。

    “长公主,今夜明明是长公主无礼,何来怪罪王爷一说?”

    “长公主也乃皇家子孙,如此怠慢摄政王,若当真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长公主公然轻薄摄政王,岂不是更该杖责?”

    此起彼伏的嗓音,在屋外骤然而起,却也是纷纷胆大的在为颜墨白请命。

    片刻之中,屋外之人竟已几乎跪下。

    凤瑶瞳孔骤缩,怒气上涌,心口越发的疼痛。

    一旁的颜墨白则慢腾腾的绕过伏鬼朝凤瑶行来,待站定在她面前,他懒散平和的出声道:“长公主初回大旭,虽有手段,但却不够伶俐。本王乃先皇亲赐的王位,手中还攥着免罪金牌,大旭之人虽听长公主的话,但也断然不会将先皇之意全数抛之脑后,是以,若长公主真要杀了微臣,不止大旭朝臣不服,也是长公主忤逆先皇执意,成为不孝之人,这天下之人,也会仍未长公主,蛮横无礼,不忠不孝。”

    凤瑶森冷观他,瞳孔明灭不定。

    他清风儒雅的勾唇笑笑,随即伸手而来,慢悠悠的为她理了理凌乱发鬓上的珠花,动作懒散缓慢,却也温柔得让人心惊胆战,“长公主本为如玉风华之人,莫要乱了发鬓,失了公主尊仪。今夜长公主吩咐微臣负责捐款之事,微臣自会照办,倘若有些朝臣实在拿不出银子来,微臣也不能放他血,是以这捐银的数目若有差异,也望长公主见谅。再者,长公主今夜轻薄微臣,微臣不计较便是,也望长公主日后也洁身自好,莫要见着一个男人,便要急不可耐的扑之而上,若是不然,长公主无疑如饿狼饿女,日后何能……嫁得出去。”

    凤瑶目光越发阴沉,袖袍中的拳头捏得咯咯直响。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收藏,月票与评论,真的太感谢了。此文写到这里,一直都备受亲们的鼓励与陪伴,的确感动与欣慰。园子会心怀感恩,规规矩矩的写好故事,争取不让亲们失望,在此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