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四十四章 大怒离去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6-10
    待片刻,他开始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声,“长公主身子不适,还是莫要动怒为好。各位大人突然闯来也非有意,只因敬重长公主罢了,是以急急过来拜会,望长公主莫要责怪他们。”

    这人又在颠倒黑白了!

    凤瑶更是气得不轻。她如此气急败坏,无疑是颜墨白招惹,与这些朝臣并无太大关系,而今倒好,他倒是说她在怒群臣,他自己倒成了置身事外且善心劝告的好人了!

    如此一来,这些墙头草们自是认定她姑苏凤瑶是非不分,不好相与,而颜墨白这国之蛀虫,竟成了为他们求情的好人了。

    当真是坏人全让她当,好人全被他当尽了!

    “微臣知错,望长公主息怒。”这时,周遭群臣顿时会意过来,急忙跪身而唤。

    凤瑶面色越发苍白,瞳孔之色越发冷冽。

    颜墨白伸手扶住了她,笑得温和,“群臣皆已歉疚,长公主宽宏大量,便莫要再计较了。”

    说着,话锋一转,“长公主此际身子可还有何不适?”

    凤瑶推开他的手,冷眼观他,阴沉道:“突然被摄政王如此摆了一通,本宫身子,岂会好!”

    他装模作样的微微皱眉,“长公主若身子实在不适,微臣遣府中医官来为长公主诊治一番可好?”

    “不过是怒意上浮,气血不畅罢了,摄政王若当真想解本宫之病,便记住本宫方才之言,自行辞官而去!”凤瑶阴沉出声。

    奈何这话刚落,周遭群臣顿时惊得不轻,纷纷出声对颜墨白歌功颂德的求情。

    凤瑶眉头一皱,瞳孔越发起伏,也不愿再多听,仅是冷眼将群臣一扫,森然而道:“我大旭之国,不养废物,望你们好自为之,要么清正廉明,为国效力,要么,继续做你们的墙头草,但一旦被本宫抓到了把柄,本宫定不手下留情!”

    这话一出,群臣神色皆变。

    凤瑶怒沉沉的甩袖,朝不远处的屋门踏步而去。

    明月当空,星子繁盛。

    迎面而来的风,已无白日的灼热,反倒透着几分凉爽,然而纵是如此,心中憋着熊熊烈火,加之心口发闷发痛,是以举步往前,浑身上下皆极为煎熬与不适。

    凤瑶走得极快,分毫不让王能搀扶。身后,颜墨白与群臣甚至摄政王府之人全全跟随,声势浩大。

    待出得府门,凤瑶正要一言不发的上车,颜墨白则上前了两步立在她身侧,温润而道:“长公主方才轻薄微臣之事,微臣便不计较了,微臣都能做到宽宏,也望长公主做到大量,莫要对微臣心生芥蒂,刻意挤兑。”

    这厮竟还敢说轻薄之事!

    凤瑶森冷凝他,“本宫岂敢挤兑摄政王!只要摄政王不在朝中兴风作雨,本宫也感激不尽!”

    他似是极为受用这话,笑得格外的清风儒雅,“安分守己是微臣本分,长公主不必感激。只是,微臣仍是担忧公主被有心之人蒙蔽,毕竟,那宫中的柳襄……”

    “柳襄之事,轮不到摄政王来插手。这两日,摄政王只需负责群臣捐献之事,若稍有差池,本宫拿你是问!”

    这话一落,凤瑶已不再耽搁,当即干脆的上了马车,落了车帘。

    王能也迅速上马,领兵驾车而离。

    夜色当空,车马疾驰,片刻便消失在道路尽头。

    待凤瑶车马走远,群臣这才将颜墨白围拢,关心而道:“长公主今日着实太过无礼,王爷倒是吃亏了。”

    这话显然是在提及轻薄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