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四十六章 荒秽无道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6-11
    刘大人满面悲戚,焦急难耐。

    待在原地跳脚半晌后,有朝臣犹豫而道:“摄政王之意,许是让大人您宣扬摄政王宽容大度,鄙长公主喜好男风,慌不择食。”

    刘大人一怔,片刻便恍然大悟,随后激动万分的朝那言话的朝臣感激一番,而后拔腿便小跑离去。

    夜色已深,淡风浮动,隐隐生凉。

    凤瑶车马抵达宫门口时,守门之将急忙开门而迎。

    凤瑶随着王能的搀扶缓缓下车,虽是衣裙褶皱,青丝凌乱,但月光下的面容却是冷意十足,眸色如刀。

    守门之将仅是诧异的朝她观望一眼,浑然不敢愕笑,仅是垂眸而立,恭敬而迎。

    一路行来,凤瑶一言不发,脸色厚重,心底憋着的一团火并未消却。

    待抵达凤栖宫时,她终于驻足,冷眸朝王能一扫,低沉而问:“今日摄政王府戒备森严,国舅这些朝臣,如何进来的?”

    王能眉头一皱,目光略有起伏,待片刻,他恭敬缓道:“方才行车之际,有御林军对属下回报,摄政王府一共有三道门,而属下们仅知大门与后门,是以仅对这两道门严加防守,但那些朝臣突然涌入王府,并非是从大门与后门而入,而是从摄政王府另外一道偏门进来的。”

    如此来说,便是漏了一扇门,从而漏了那些朝臣!但论那些朝臣在夜色里能找准摄政王府的偏门,倒也是大有文章不是?

    越想,越觉思绪翻腾,怒意不止。

    待片刻,她阴沉而道:“初入摄政王府,漏了一道门也是自然。但摄政王此人不可一世,倒是……不得不除。”

    说着,话锋一转,“禁宫禁卫上千,这些日子,你便加紧从禁卫军中选拔百人出来训练,待武功卓绝之际,再每次遣出二人,刺杀摄政王。”

    王能神色厚重,心底有数,恭敬点头。

    夜色,深沉,凉薄,夜风骤起,寒气四溢,似有雨来。

    然而翌日,天色晴朗,却是并无雨意,吹了一夜的风,也彻底的消停了下来。

    京都各处,小摊小贩忙碌摆摊儿,道上行人如云,纷繁嘈杂。

    只是不知为何,京中各处的茶楼小肆处处都人满为患,说书人有板有眼唾沫横飞的道:“话说昨日横风皱起,似有大事发生,老头儿今早稍一打听,嘿,昨个儿还真有大事发生。”

    拐弯抹角的话一道出,在场之人顿时坐不住了,“什么事儿?我昨个儿就说夜风莫不是发了春,竟开始狂起来了。”

    说书人稍敛神色,故作严谨的道:“各位看官莫急,且听老头儿我细细道来!话说昨夜啊,明明皎月如盘,但宫中的长公主啊,竟寂寞难耐,看中了摄政王俊逸风华,是以便连夜偷偷的入了摄政王府,扑倒了摄政王。”

    “啊……”

    这话一出,满堂惊愕。

    说书人继续道:“遥想摄政王清正廉明,满身儒雅,那长公主是什么人!后宫养着男宠,瑞侯大献殷勤,朝堂之上对有点俊然的朝臣狂抛春眼,如此荒秽蛮横之人,竟痴上了摄政王啊……”

    恶俗惊叹之言,肆意在京中各处流走,凤瑶荒秽之事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彻底在京都城内四散看来。

    京都舆论热闹得紧,各处有些容色的年轻男子纷纷自危开来。

    而此际早朝之上,各大闻了风风的朝臣也是三五成团的聚在一起谈笑而论。

    直至凤瑶与幼帝过来,他们才消停下来,纷纷挤眼朝凤瑶望着,脸色着实精彩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