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七十二章 教导有方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6-30
    ,更新快,,免费读!

    颜墨白不惊不愕,眼角却是稍稍挑了半许,随即温润出声,“终归是同僚,微臣总不能心狠无情,不闻不顾才是。”

    这般鬼话,他竟也能如此淡定从容的说出来,不得不说,这蛀虫的脸皮,倒也无人能敌了洽。

    又或许是,他此际能如此装得光明磊落,淡定大气,想来,也是因从不曾花谨放于眼里,是以,不成对手,不足威胁,是以,便不足过分对待。

    凤瑶心下了然,冷扫他两眼,并不言话。

    待转眸朝不远处的花谨一扫,只见花谨依旧僵立在原地,面色呆滞无色,她心底暗自叹了口气,随即按捺心绪,朝颜墨白低沉沉的出了声,“瑞侯站累了,自然会自己回去,不必管他。”

    这话一落,凤瑶已不再耽搁,再度缓步往前。

    一路上,凤瑶不发一言,颜墨白也难得默契的未出声。

    周遭,阳光灼热,连一丝丝闷风都未起。

    待终于抵达马车边时,凤瑶将纸伞递给身边的御林军,随后便干脆上车。

    撩开帘子的刹那,香味扑来,待微愕一观,才见车内的矮桌上摆了两碗粥,几只饼,而这股铺面而来的香味,则是从那饼子上散来的钤。

    她眼角稍稍挑高半许,随即不动声色的坐定,待颜墨白也慢悠悠的入得车来时,她淡漠无波的问:“这些,是伏鬼做的?”

    颜墨白稍稍理了理白袍的褶皱,姿态儒雅,待将凤瑶扫了一眼后,才将目光落向桌面盘中的饼上,温润而道:“确为伏鬼所做,郊外荒僻,无大鱼大肉,仅能做出野菜面饼充饥,长公主莫要嫌弃。”

    若这饼子放在以前,她定嗤之以鼻,觉不会碰上一碰,只是后来随国师入了道行山清修几年,倒也习惯了粗茶淡饭,甚至野菜为食,是以,此番见得这些清粥与野菜饼,并不觉得抵触,只是心底压抑的是,这些东西,竟是伏鬼做出来的。

    “皆道君子远庖厨,不会做饭,更何况,伏鬼还是你的侍卫,看似刚毅,又如何做得来这些细活儿。”凤瑶慢悠悠的出了声,随即沉寂无波的朝颜墨白望来。

    他仅是勾唇笑笑,缓道:“伏鬼非君子,是以不必远庖厨,再者,伏鬼虽为侍卫,但往日与微臣一样,出生贫寒,年幼为孤,是以,会厨也是自然。说来,常日吃惯了油腻,倒也觉得野菜清淡可口,便是在王府内,微臣也会偶尔让伏鬼做,只是,微臣虽是习惯这些,但就不知长公主,是否吃得惯了。”

    这话一落,他温润而笑的垂眸,骨节分明的指尖握起了筷子,自行主动的开始吃饼。

    凤瑶静静观他,低沉而道:“摄政王身边有这等侍卫,倒是不凡。只不过,伏鬼会厨,而同样年幼为孤的摄政王,也会?”

    他并未否认,温润而道:“微臣虽会,但会得不多。微臣自小在青州河边长大,最擅长的,是捉鱼烤鱼。”

    说着,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致的朝凤瑶问,“长公主也在道行山上过了几年,闻说国师也时常闭关,是以,长公主可也自行练就了一番厨艺?”

    凤瑶目光几不可察的颤了颤,随即淡漠扫他一眼,并不言话,仅是缓缓执筷,也开始吃饼。

    她的确会厨,却也是她毕生耻辱。

    遥想曾经国师经常闭关,道行山上又无他人,她饥饿难耐,也会自行捣鼓吃食。但她厨艺算得上真正突飞猛进的日子,该是在山中救了司徒夙的那段日子。

    只记得,司徒夙伤势严重,身子虚弱,纵是用草药处理了伤口,但却急需进食大补。

    那时候,她最是得意的轻功,再不是用在随意在林子瞎逛上,而是用在了捕野鸡野兔上,她最是心爱的匕首,不再顽劣的砍花砍草,而是用在了剁鸡剁兔上。

    曾还记得,她从不沾阳春水的手,竟是开始摆弄了茶米油盐,历来的金枝玉叶,竟也会褪了光环,安心做一个寻常女子。

    也曾以为,曾以为那般相互扶持,相互依恋的感情,会刻骨铭心,会静水流出,会是……一辈子。

    与其说,道行山上的日子改变了她的暴躁与顽劣,而那司徒夙,却是磨掉了她满身的棱角。

    只奈何,这一切的一切,竟会演变成毕生的耻辱,也难怪当年国师知晓后,会无奈叹息,幽远无奈的道:“孽缘。”

    是了,孽缘。

    耻辱,愤慨,绝望,甚至,血仇不共戴天的孽缘。

    思绪,不自觉的翻腾起伏,那些不堪的记忆竟是被颜墨白那句话彻底勾出。

    凤瑶捏着筷子的手指极为发紧,指尖已微微发白,她开始将目光定在桌上,一口一口的开始吃着饼。

    “看长公主如此模样,想来这野菜饼极合长公主的胃口。”正这时,颜墨白那懒散温润的嗓音轻飘扬来。

    凤瑶回神,仅是扫他一眼,并未搭理。

    他似是来了兴致,继续道:“片刻功夫,饼已下腹一半,长公主此际,倒是不怕微臣给你下毒了?”

    凤瑶阴沉沉的抬眸朝他盯他。

    他笑得儒雅懒散,只是不知为何,那深黑带笑的瞳孔却莫名的卷着几分戏谑与轻嘲,却待凤瑶刚要认真盯他的眼睛时,他已是迅速敛下了眼中神色,方才那一股戏谑与轻嘲,也似是过眼云烟,她看花了。

    凤瑶不深不浅的盯他,半晌后,才低沉沉的道:“摄政王若是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可否安静不言?”

    他眼角稍稍一挑,“长公主责微臣话多了?”

    说着,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温润带笑的目光在凤瑶面前流转,只道:“也罢,长公主不愿听微臣言话,微臣自然配合。只不过在这之前,微臣倒要与长公主说件事。”

    凤瑶淡漠观他,“何事?”

    他慢条斯理的坐直了身子,“今日施粥,微臣共拿了六百两银子出来垫付,虽数目不大,但也不小。而今日施粥,明显也是长公主出尽风头,好处尽揽,是以……”

    话刚到这儿,他温笑盈盈的朝凤瑶望着。

    凤瑶瞳孔骤然而缩,“你想如何?”

    他神色微动,温润的瞳孔内竟是极为难得的浮出半缕邪肆,但却转眼即逝。

    “微臣之意,是既然长公主在这里,微臣也不能居功才是,是以今日的功劳,皆是长公主所得。说来,今日施粥之事,俨然像为长公主量身打造,长公主收尽好处,而微臣则出银出力,甚至还出谋划策,是以,长公主可是该体恤微臣,将微臣垫付的六百两纹银还给微臣?”

    六百两?

    这蛀虫竟是要让她给他六百两?

    瞬时,凤瑶心底一紧,方才还在心底延绵不绝的回忆与沉重感骤然被浓烈的讶异与鄙夷替代。

    她神色蓦地一沉,冷冽的瞳孔,也静静的朝他扫着。

    她并未立即言话,待片刻,便也放下了筷子,随后唇瓣一启,阴沉无波的道:“摄政王,想钱可是想疯了?”

    他眼角一挑,笑得从容,“长公主要让群臣捐款,百万纹银,微臣也尽最大力气上交了。微臣对长公主恭敬顺从,而长公主,想来也会宽厚豁达,定不会为了这六百两委屈了微臣才是。毕竟,今日施粥之行,长公主好处尽收,微臣则为长公主鞍前马后,倒也尽职尽责。”

    好一个鞍前马后,尽职尽责。

    凤瑶面色微沉,瞳孔之中也漫出了几分不曾掩饰的鄙夷。

    他静静观她,清风儒雅,从容淡定,并不言话。

    片刻,凤瑶才按捺心神的将目光从他脸上挪开,低沉而道:“今日摄政王的确鞍前马后,尽职尽责,是该称赞与体恤。”

    他慢悠悠的问:“那六百两银子……”

    凤瑶神色微动,只道:“本宫自会考虑,摄政王只需在王府等消息便是。”

    他面上不曾掩饰的滑出几许释然,“长公主既是如此说了,微臣便放心了。”

    这话落下,他便缓缓挪身斜靠在车壁,单膝微立,修长的手指微微而动,拿了一本马车内的书放于膝上而看,一举一动,倒是着实像是要应凤瑶先前的话安静下来,再不干扰。

    凤瑶冷眼观他,思绪微浮,随即也无心再用膳,仅是端然而坐,兀自沉默。

    马车,一路颠簸往前,冗长繁杂的车轮声不绝于耳。

    大抵是车内气氛太过沉寂,一时,倒也觉得这车轮声极为突兀,循环往复之中,竟是让人听得心生烦躁。

    许久,马车终于入了京都城,最后行在了宫门前。

    颜墨白这回也不下车了,更不下车恭敬的抬手扶凤瑶了,反倒是懒散靠坐在车壁,朝凤瑶勾唇而笑,“长公主慢走。”

    他言行倒是极为从容平静,看似自然,但却未有半点的君臣之礼,更别提该有的恭敬。

    凤瑶瞳孔微缩,冷眼扫他,“这便是摄政王的君臣之礼?身为臣子,本宫要离去,摄政王可是该恭敬而送?”

    她在挑他的刺儿。

    只道是,有时候淡定从容得太过了,便成为嚣张了。

    亦如这蛀虫此际的闲散反应,哪有半点将她放在眼里来尊重的意思?

    颜墨白眼角稍稍一挑,似也未料凤瑶会突然开口为难,俊美面上的从容之色也稍稍减了半许。

    则是片刻,他则勾唇而笑,随即一言不发的挪身下车,而后一手撩着车帘,一手朝凤瑶递来,“恭迎长公主下车。”

    凤瑶冷扫他两眼,也未再言话,待身子挪至车边后,正欲再度忽略他递来的手下车,从而变相的给他一个下马威。

    只奈何,这次这颜墨白并未遂她的意,待她足尖刚要落到地面时,他那本是递在半空的手顿时转了方向,蓦地钳住了她的胳膊。

    凤瑶猝不及防的惊了一下,身子本能朝外一斜,不料整个人朝马车跌下。

    瞬时,她陡然一惊,当即要不顾一切的腾空而起,以免跌得鼻青脸肿,奈何,内力还未提起,腰间已恰到好处的缠来一只手,随即蓦地用力将她一勾,她身形不稳,整个人被强行拉回,当即跌倒在一方略带青草味的怀里。

    刹那,周遭似是突然静止,阳光灼烈,风声不起。

    在场之人纷纷神色一变,随即垂头下去,不敢言话。

    凤瑶瞳孔骤缩,神色不稳,待回神过来,正要推开他站直身子,不料颜墨白钳住了她的双手,令她动弹不得,甚至,还从容无波的朝他笑得温润,随即,他俊脸稍稍一垂,墨发也随着他的动作触上了凤瑶的眼,而后,薄唇一启,正要言话,不料嗓音未出,凤瑶已是冷冽出声,“颜墨白,你好大的胆子。”

    他稍稍噎了后话,勾唇而笑,随即无波无澜的目光在凤瑶面上扫了两眼,只道:“微臣仅是想提醒,马车有些高,长公主又金枝玉叶,下次下马车时,还是让人搀扶着为好。”

    这话一落,他稍稍扶正凤瑶,随即松了手,待凤瑶方巧站定,他已是不再耽搁,转身便蹬上了马车,随即撩着车帘子朝凤瑶笑得温和,“微臣方才帮长公主,也是应该,长公主不必挂记。另外,天气炎热,长公主还是早些回宫休息,微臣,便先将长公主恭送在此了。”

    懒散儒雅的语气,着实是欠扁得紧。待尾音落下时,他便已松下了帘子,而后从容无波的吩咐伏鬼驾车。

    那满面刀疤横亘的伏鬼执了手里的皮鞭便朝马背一抽,瞬时,马儿嘶鸣,踢踏而出,顿时略微疾驰的走远。

    一时,周遭鸦雀无声,徒留马车的车轮声由近及远,最后,彻底消失。

    凤瑶满面陈杂的立在原地,瞳孔之中的神色明灭不定。

    在旁的御林军也不敢出声,仅是在她身边僵然而立。

    待半晌,凤瑶才回神过来,满面阴沉的转身朝宫门而去。

    回得御书房后,凤瑶不做分毫休息,便已开始批阅奏折。只是不知为何,今日的奏折并不多,群臣那些鸡毛蒜皮之事也未如前几日那般列在奏折上呈入宫中。而今御桌上这些奏折里,上报的最为要紧之事,仍是江南水患问题,而后,便是宗人府刑法要进行修改完善的问题。

    这些事,凤瑶倒能处理,只奈何,待奏折批阅了大半后,接下来的两本奏折,却是忠义候与老镇国将军的告老还乡的辞呈。

    还曾记得,前几日初次批阅奏折时,便已收到这两位阁老之臣的辞呈,她暗自压了下来,故作不理,以图拖延时辰,让这两位阁老之臣好生在府中养病,待病好之后再为国效力。

    只奈何,这些终归还是她一厢情愿了,那两位阁老之臣的告老之心,已是坚定决绝了。

    凤瑶叹了口气,忍不住放下奏折,伸手揉了揉额头。

    待沉默半晌后,她再度将这两本告老的奏折放在了一边,而后继续翻开下一本奏折批阅。

    整个御书房内,气氛沉寂幽谧,无声无息透着几分压抑。

    墙角的檀香青烟屡屡,但却仍是无法令她依然松神。

    心底压了事,厚重不堪,是以,情绪也开始微微的波动烦躁。

    谁言国之帝王便可富贵荣华,过着天上人间的日子?这成日批阅奏折,忧国忧民,焦头烂额之症,倒也是极累。

    思绪翻腾,凤瑶神色陈杂。

    许久,窗外天色微暗,黄昏将近,她才合了奏折,缓缓出殿,朝凤栖宫而去。

    回得凤栖宫时,还未在寝殿软榻坐定,幼帝便差人来唤,要邀请凤瑶过去一道用膳。

    凤瑶瞅了瞅殿外天色,并未拒绝,领着宫奴缓缓过去,待抵达幼帝的寝殿时,只见幼帝正端正的坐在桌案旁,脑袋微垂,小手正执着墨笔,正认认真真的写字。

    “阿姐。”待察觉到了凤瑶后,幼帝抬眸,眼睛顿时一亮,欣喜的唤了一声,而后急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拎着桌上的墨纸便朝凤瑶奔来,献宝似的悦道:“阿姐,你看,皇傅今日教征儿写字了,还夸征儿前面这几个字写得极好。”

    凤瑶驻足,按捺心绪的朝幼帝微微一笑,随即垂眸一观,指尖这墨纸上的字迹,虽稚气未脱,但也算得上是一笔一划极为工整,对于幼帝这年龄来说,算是写得极好了。

    凤瑶面上的笑意逐渐增了几分许,随即朝幼帝缓道:“征儿这字,的确写得极好。”

    幼帝顿时满面欣悦,“皇傅教的,说征儿写字,要将墨笔拿稳,手腕要稍稍用力,如此写出来的字就会好很多。”

    凤瑶微微而笑,伸手摸了摸幼帝的脑袋,朝他点了点头,而后稍稍挪眼,这才望向了一直静立在旁的许儒亦。

    此际,他依旧一身官袍,显然是今日上朝过后,他便未曾换去了,他面上正微微带笑,神色温和,眼见凤瑶朝他望来,他稍稍垂眸而下,略微恭敬的朝她出声,“拜见长公主。”

    言行有礼,嗓音醇厚,无论怎么评判,这许儒亦都像是温润翩跹的公子,哪像颜墨白那故作温润的假正经的人。

    “皇上字迹长进,倒是有劳许公子教导了。”凤瑶默了片刻,朝他放缓了嗓音。

    许儒亦微微抬眸朝她望来,微微一笑,只道:“是皇上悟性极高,极为聪慧,是以,微臣一教,他便会了。”

    凤瑶缓道:“即便如此,也是许公子教导有方。再者,幼帝今日对学习能如此适应甚至欣悦,也皆是许公子的功劳。”

    “长公主过奖了。长公主能提拔微臣这商贾之人为皇傅,微臣,自当竭力而为,争取不让长公主失望,今日皇上字迹进步,也的确不止是微臣的功劳,也是皇上宽怀仁厚,能虚心听微臣教导。”

    温润平和的话语,依旧是礼数十足,再加之嗓音缓慢醇厚,不卑不亢,着实是气质出众。

    凤瑶朝他微微而笑,正要言话,这时,幼帝已是拖住了凤瑶的手,忙道:“爱姐若有话与皇傅说,不如坐在桌上边吃边说,要不然菜快凉了。”

    凤瑶稍稍噎了后话,温和的朝幼帝点头,奈何,待三人全数坐定在圆桌上时,她与许儒亦对视一眼,却似已无话要说。

    整个用膳过程,凤瑶吃得倒是有些少,许儒亦则吃得比她更少,反倒是幼帝心情愉悦,极为难得的大口吃饭,待用膳完毕时,幼帝已是满嘴油腻,咧嘴朝凤瑶笑得灿烂。

    膳食过后,凤瑶朝幼帝嘱咐了几句,而后便出言离去。

    许儒亦也缓缓开口,只道是天色将暗,也要出宫归去。

    幼帝忙朝凤瑶与许儒亦点头,将凤瑶与许儒亦双双送出寝殿。

    殿外,天色已是暗下,周遭宫灯大起,明如白昼。

    晚风,徐徐而来,却已并无正午那般灼热难耐。

    凤瑶与许儒亦一前一后的行着,片刻,沉寂缓和的气氛里,许儒亦缓和出了声,“曾以为,长公主乃巾帼之女,果敢强势,而今日才觉,长公主偶尔,也会温柔淑然的。”

    ...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七十二章 教导有方)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