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八十四章 白烟缭绕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7-02
    那船头的异域女子冷笑一声,“在这大旭之中,墨哥哥就是王,谁还敢找墨哥哥麻烦!反倒是你惹是生非的贱女人,本姑娘今儿定得为墨哥哥永除后患。”

    这话一落,那女子面色一冷,瞬时之中,便已从袖中掏出了匕首,猛的腾空而跃,直朝曲青芜袭来。

    曲青芜脸色惊白,怔愣当场洽。

    杨越吓得满面惨白,当即再度要用力拉曲青芜跑,奈何那异域女子已是跃身上来,那寒光晃晃的匕首,直朝曲青芜扎去。

    曲青芜不敢再看,当即闭眸惨呼。

    千钧之际,眼见那异域女子的匕首就要袭上曲青芜的脖子,凤瑶瞳孔一缩,终归是腾身一跃,脚尖一起,顿时踢中了那异域女子的手腕。

    瞬时,那异域女子闷哼一声,手中的匕首骤然落地。

    杨越急忙咬牙跑过去捡了匕首,蓦地朝凤瑶扔来,“姑娘,接住。”

    凤瑶伸手而起,稳稳将那只腾空抛来的匕首接在手里,瞬时,只觉这匕首寒凉,而待垂眸一观时,便见匕首的刀柄雕花缕缕,然而更让人惊愕的,则是这匕首寒光霍霍的刀刃,竟印刻着一条龙纹钤。

    竟是,龙纹。

    凤瑶神色越发的沉了一许,随即微微抬眸,森冷无波的凝向了那异域女子,低沉而问:“你究竟何人?来我大旭京都,是为何意?”

    森冷的嗓音,透着几分冷冽与煞气。

    大抵是不曾料到凤瑶会武,再加之方才被袭吃了亏,那异域女子眼角一挑,此际也不准备杀那曲青芜了,那双淡蓝阴冷的目光直直的朝凤瑶望来,杀气疼疼的问:“本姑娘此生,倒是不曾在别人手里吃过亏,你这贱人今日踢了本姑娘手腕,惹本姑娘恼怒。但凡,你若有自知之明,便自残一臂,本姑娘,也好……留你全尸。”

    留她全尸?

    不得不说,这女子好大的口气。

    凤瑶眼角稍稍一眯,阴沉而道:“正好,我也不喜吃亏,更爱打抱不平,你公然在我大旭行凶,将我大旭律法视为无物,我今日,自也要替天行道,免得留你祸害他人。”

    异域女子冷笑一声,满是嘲讽阴沉的道:“就凭你?方才你赢本姑娘一回,不过是暗中偷袭,你当真以为,就凭你便能伤得本姑娘?再者,这破烂的大旭,早有一日要被大盛彻底吞了,如今在这大旭,你与本姑娘讲大旭律法,岂不是讽人了些?本姑娘且让你死得明白些,无论大旭律法如何,只要有我墨哥哥震场,别说是你,便是你大旭宫中那母夜叉与毛头皇帝要拿下本姑娘,自也要看我墨哥哥的意思。”

    凤瑶瞳孔骤缩,并不曾伸手开大,仅是阴沉沉的问:“你口中所谓的墨哥哥,是谁?”

    她冷傲而笑,“你不配知晓。”

    这话一落,未待凤瑶再言话,她已是腾空而来,以手成掌,猛烈的掌风毫不客气的朝凤瑶袭来。

    凤瑶及时闪身躲避,手中的匕首也森冷猛烈的朝她招呼。

    瞬时,画舫周遭之人越看越不对劲,待得王能已是将其中一名黑袍男子打落水后,众人顿见水中浮出片片血红。

    刹那,周遭之人顿时震惊,而后急忙惊吼而呼,“杀人了杀人了!”

    这话一出,周遭画舫惊恐四散。

    凤瑶无暇顾及,依旧招数狠烈的与那异域女子交手。

    那异域女子,身手着实不凡,但两个回合后,凤瑶却知,这女子虽招数了得,但内力并未太过浑厚,且体力也未有她姑苏凤瑶持久。

    待得第三个回合后,凤瑶也无心与她多打,仅是强行动用内力与她拼斗,待她满身吃力之际,凤瑶眼明手快的将她的手臂反扣在了身后,而她手中的匕首,也瞬时落在了她的脖子。

    瞬时,异域女子眼角一僵,面色也沉底的冷沉下来,但也是极为识相的未再动弹。

    “主子!”不远处的黑袍男子顿时惊呼,手中的长剑抑制不住的顿了一下,王能手中的长剑顿时收势不住,一剑将那黑袍男子贯穿。

    “噗。”

    黑袍男子蓦地闷哼一声,顿时抑制不住的张口溢血,随即下意识的要抬剑朝王能刺来,不料王能顿时抽剑而避,他身子当即站立不稳,顿时抑制不住的朝后跌去,最后竟是极为恰巧的仰出了栏杆,跌落在了画舫下的湖里。

    刹那,一道厚重的破水声惊起,水花四溅,而待声音平歇时,异域女子这才反应过来,随即扭头回来,癫狂的朝凤瑶怒道:“你杀了本姑娘的双鹰!你杀了我的双鹰!你竟敢杀了他们!”

    怒吼的嗓音,悲愤猛烈,那双淡蓝的瞳孔积攒了磅礴怒意,似要将凤瑶与王能彻底的碾碎吞并。

    凤瑶满面沉寂,阴沉而道:“说,你究竟何人,来我大旭目的是何?”

    异域女子满面盛怒,扯声而吼,“本姑娘是谁,你这贱人无资格知晓。你且等着,待我墨哥哥来收拾你!”

    这话一落,她当即扭头,开口而喊,“墨哥……”却仅是刚刚喊出而字,嗓音,便戛然而止。

    凤瑶循着她的目光朝前一望,瞳孔也是缩了缩,只见方才打斗之前还稳稳停靠在许儒亦画舫前的那艘画舫,此际竟了无踪迹,徒留前方水域中的零星花灯随着湖水层层起伏,透着几分凉薄苍茫之意。

    异域女子眼神僵硬,面色顿时白了白。

    凤瑶回眸过来,阴沉无波的再度朝她问,“你口中的墨哥哥,是何人?”

    说着,思绪翻转,想了想曲青芜的反常与这异域女子口中呼喊的‘墨’字,随后,神色一沉,面色也格外的严谨冷冽开来,随即唇瓣一启,再度低沉沉的补了句,“可是,大旭的摄政王,颜墨白?”

    这话一落,那异域女子猛的回头朝凤瑶瞪来,怒沉沉的道:“我墨哥哥的身份,岂是你这等庸辈贱人能打听的?你若识相,此际便松开本姑娘,若不识相,你且等着我日后要你性命,再屠你全家,再移平你府宅!”

    凤瑶紧紧的扭着她的手臂,横在她脖子上的匕首也稍稍朝她脖子上的皮肤逼近几许,随即低沉而道:“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只不过,却终归无勇无胆,连家名都不敢自报。”

    异域女子一怒,脸色越发的气得通红,仅是片刻,她红唇意启,正要大肆怒骂与威胁,只奈何,她唇瓣动了动,却终归未道出话来,仅是瞳孔微微一缩,神色微转,待半晌后,她开始煞气腾腾的出了声,“本姑娘历来好面子。便是要自报家门,自也不喜被人如此钳制着逼问。”

    说着,嗓音一挑,朝凤瑶挑衅道:“你不是厉害么!有本事便先放了本姑娘,本姑娘再自报家门,随即再与你大战一回!若这次你再赢了本姑娘,本姑娘自是输得心服口服,今日之事,本姑娘便也与你一笔勾销。”

    凤瑶神色清冷,阴沉而道:“你这话,若拿去搪塞旁人,许是奸计得逞。但你落在我手里,岂有你做主的份儿!你既是不愿自报家门,不愿道出你那所谓的‘墨哥哥’是谁,无妨,只要你人在我手里,我,自有千百种法子,让你主动说。”

    这话一落,目光蓦地朝王能望来,“拿条绳子过来。”

    王能微怔,刚毅无波的目光朝那异域女子扫了一眼,随即急忙朝凤瑶点头,躬身朝不远处的楼梯而去,准备寻许儒亦找条长绳来。

    “好生恶毒蛇蝎的女人。你且与本姑娘说,你又是何人?”正这时,那异域女子气得咬牙切齿,阴森森的朝凤瑶问话。

    待这话一出,瑟缩在角落里的曲青芜也与刘越一道朝凤瑶望来。

    凤瑶面色不变,满眼幽远与清寂,低沉而道:“你若有本事,便也自行去查。”

    这话一落,不再言话。

    正巧这时,许儒亦带着幼帝与许嬷嬷也上来了,而王能,则手握长绳,跟在许儒亦的后方。

    凤瑶转眸朝他们望去,满面沉寂的等着王能将长绳送来,却是刹那,王能与许儒亦几人陡然驻足,纷纷脸色震惊,嘴里不约而同的大呼,“长公主小心!”

    凤瑶瞬时一怔,正要回头而望,不料一枚圆珠滚落在她脚边,脆生生的滚动声让人听得胆战心惊。

    凤瑶瞳孔骤缩,下意识的要提着那异域女子挪身,不料身后顿时有破水之声而来,而脚边的那枚圆珠也陡然炸开。

    瞬时,只闻得轰的一声,圆珠破开,浓厚的白眼缭绕,看不见周遭,凤瑶来不及反应,身后已突然袭来一人,捉上了她的肩膀。

    她心底一沉,此际也顾不上异域女子了,当即松了她的手腕,随即抬手本能的朝身后袭去,不料两拳出去,却打了个空,身边有凌乱的脚步声而起,未待她辨清袭来之人的方向,瞬时之中,便闻两道落水之声响起,而后,周遭,彻底恢复平静。

    白烟,依旧浓烈厚重,但却并无味道,凤瑶垂眸,视线被白烟阻隔,仍是看不清周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