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八十七章 窗外立人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7-05
    凤瑶神色微动,起身的动作彻底平息,目光,也下意识的朝不远处的殿门望了去。

    则是片刻,王能刚毅恭敬的嗓音自门外扬来,“长公主,三皇子殿下觐见。”

    赢易?

    凤瑶面色微变,思绪微起,随即唇瓣一动,淡漠无温的道:“让他进来。洽”

    这话刚落,不远处的屋门便被轻轻推开,瞬时,冷风顺着门缝钻入,绕了周遭沉寂似凝的氛围。

    而那身材颀长的姑苏赢易,则从屋门外缓缓逆光而来。

    待走得近了,只见他满面严谨,虽年纪不大,但浑身上下,竟是透着几分与他年龄极是不符的厚重与成熟。

    他今日仅着了一身素袍,袍子在身上摇摇摆摆,竟是衬得他务必清瘦,甚至比前几日还瘦削不好钤。

    凤瑶淡眼观他,仔细将他打量,并未出声。

    待站定在凤瑶的案前时,赢易抬眸朝凤瑶扫了一眼,随即恭敬的垂眸而下,低唤,“臣弟,拜见皇姐。”

    凤瑶缓道:“你我本为一家,便无需虚礼了。”说着,话锋微微一转,“三皇弟今日来,可是有事?”

    赢易并未抬头,仅是恭敬低沉的道:“臣弟今日来,是向皇姐请辞的。”

    凤瑶瞳孔微缩,低沉无波的问:“明日,便要启程出发了?”

    赢易点点头,却是并未言话。

    一时,气氛突然沉寂下来,无端透着几分莫名的压抑。

    凤瑶暗自叹了口气,目光仔细的凝着他消瘦的身子,心底略生几许掩饰不住的怅惘。

    对于这赢易而言,她并无太多敌对抵触之意,倘若他是别宫嫔妃的皇嗣,她定不会为难他分毫,他如此识礼,她说不准还要对他加官进爵,只奈何,这赢易,竟偏偏是惠妃的儿子。

    “你若决定好了,等会儿,本宫便吩咐王能为你拨暗卫精兵了。”凤瑶默了片刻,才强行按捺心绪,低沉而道。

    赢易仍是低垂着头,恭敬而道:“多谢皇姐。”说着,唇瓣动了动,欲言又止。

    凤瑶神色微动,低沉而道:“你若有话,直说便是。”

    这话一落,赢易突然朝凤瑶跪了下来,磕下了头,厚重不堪的道:“臣弟此番入得边关,定好生造化,为我大旭出力卖命,若日后能上阵杀得大盛狗贼,便也是赢易此生最大心愿。只是,百姓孝为先,臣弟终归还有母妃,臣弟此番决绝从军,日后生死不明,最为亏欠的,便也是母妃。是以,是以臣弟斗胆,求皇姐对母妃网开一面,让她在宫中,能,安稳终老。”

    低沉厚重的嗓音,带着几分决绝,几分坚定,甚至是几许掩饰不住的无奈与祈求。

    待这话一落,他便抬眸起来,一双厚重复杂的眼,直直的盯住了凤瑶。

    凤瑶迎上他的目光,并未言话,心底深处,则是另一番起伏与不平。

    此际,倒是着实不知这赢易究竟是聪明还是愚钝了,聪明,便聪明在能于这幼帝不稳的特殊时期,能于她对他与惠妃极是眼中钉的时期,自行提议远走他乡,再不参与这皇族争斗,从而让她安心。只不过,他如此之举,就不知是否是他的委婉之策了,毕竟,他与惠妃呆在宫中,只要她姑苏凤瑶一日执政,他母子二人,定永无翻身之日。

    说他愚钝,则因好好的皇子不当,好好的孝道不敬,好好的其它州县不选,偏偏要离宫出走,选那沙场风云的边关之地。

    赢易此人,看似厚重,看似诚恳,但不得不说,为了她家幼帝,她对他仍是不得不防,即便她并非真正想针对于他,但世事如此,处境如此,她姑苏凤瑶,也终归只能对他狠心了。

    思绪翻腾,凤瑶神色起伏,并未言话。

    赢易终归是垂眸下来,再度重重的朝凤瑶磕头一番,“求皇姐,成全。”

    凤瑶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默了片刻,低沉而道:“只要你安分守纪,只要你母妃不再对皇上不利,本宫,定也不会对她出手。”

    赢易垂眸,极是厚重的点了点头,“臣弟这两日也与母妃谈过心了,母妃日后,定也会以青灯古佛为伴,为父皇母后甚至太子皇兄在天之灵告慰,也会,为臣弟的安危祈福。是以,皇姐放心。”

    “若能如此,便是最好。本宫年长你三岁,你与本宫,也算是一道长大。但宫中水深火热,皇族之争,不是冷血无情。倘若你不是惠妃的儿子,倘若惠妃并非野心磅礴,本宫,何来如此针对你母子。只奈何,你偏偏是惠妃的儿子,惠妃的野心,也明之昭昭。本宫两受排挤,为护幼帝,不得不针对你母子,只因,世事如此,本宫也是无奈而为,不知本宫这番处境,以及这番话,三皇弟可明白?”

    赢易缓缓点头,厚重而道:“臣弟,知晓。”

    凤瑶面色微变,神色也越发幽远几许,几许道:“那夜,你与本宫谈及年幼之事,本宫虽不愿多说,但此际,本宫倒是想让三皇弟明白,本宫与这满宫的皇嗣,接触得并不多,但独独与三皇弟时常玩耍。本宫非无情,这满宫之中,本宫最不想针对,最不想杀的,便是你。”

    赢易浑身几不可察的颤了颤,并未言话,仅是再度朝凤瑶磕头,待默了片刻后,才极是厚重自嘲的道:“若,微臣不是母妃之子,皇姐,自也欺负不到臣弟,定也不会与臣弟有过多交涉了。往昔之事,无论好坏,臣弟皆一并当做好的回忆记下了。明日一早,臣弟便要离宫出发,此生,许是就再不见皇姐了,望皇姐与皇上,健然安康,臣弟与皇姐,此生有缘,便再见,此生无缘,便不见了。”

    幽远厚重的嗓音,突然悲凉重重。

    凤瑶静静的凝着他,心底也莫名起伏悲然,“边关风沙极大,天气极端,多带些衣物或是药物过去。”

    “谢皇姐提醒。”

    凤瑶点点头,“若是,在边关受不下来了,便可差人传信入京,告知本宫,本宫,准你回来便是。若是,要出征战场杀敌,也无需太过拼命,我边关守将,自是铁血男儿,定会往前冲,少你一人也不少,而我姑苏皇族,若少你一人,便终归是,少了。更何况,父皇再世时,还那般的疼你。”

    赢易抬头朝凤瑶望来,面色复杂至极,“今日闻得皇姐这番体恤之话,臣弟,便再无后顾之忧,便是战死沙场,也是值了。”

    说完,迅速垂眸下去,似是心底藏着事,不愿多说,也不愿在此多呆了,当即趁着凤瑶还未出声之际,便低沉而道:“臣弟之事,已是禀报完毕。皇姐忙你的吧,臣弟,告辞了。”

    凤瑶微怔,待默了片刻,才缓缓朝他应了一声。

    赢易不再多呆,当即站起身来,随即转身离去,整个过程,他步伐坚定而又缓慢,直至在殿门外消失,也不曾回头朝凤瑶望来一眼。

    凤瑶暗自叹了一声,目光幽幽的朝门外远处落着,心生无奈。

    其实,此际奏折已是批阅完毕,她,也并无要事要忙。

    那赢易,也不知是愚钝还是太过懂事,但如今深究,似也无异议了。

    皇族之人,本是如此,但亦如她方才所想的那般,若是处境转变,甚至赢易的身份改变,她此生,定也是不会针对他的吧。

    毕竟,那般小时候被她打得鼻青脸肿还兜着不敢告状的憨厚孩子,又怎会突然如恶魔一般,势要争夺皇位,甚至,还要要了她与自家幼弟的性命。

    越想,越觉思绪幽远。

    待回神过来时,三竿已过,殿外的骤雨,也已稍稍减却少许。

    她按捺心神一番,才将王能唤入,吩咐王能去为赢易准备暗卫与精兵之事,王能听之,历来刚毅沉寂的瞳孔却突然浮动起来,最后极是认真的朝凤瑶一拜,只道:“长公主这几年在道行山上清修,许是不知这几年内,三皇子着实出落得极为精明,能耐不凡。如今三皇子自请前往边关,说不准便是迂回之术,想让长公主对他放松警惕,从而对他不闻不问,而他也能就着边关的势力,东山而起。”

    说着,嗓音越发一沉,“是以,放三皇子前往边关磨练之事,望长公主,三思!毕竟,虎兽困在笼子里,总比将它放回深山让他肆意发挥要来得好,望长公主,多虑。”

    凤瑶面色平寂,低沉而道:“赢易是否有野心,是否想对本宫行迂回战术,本宫自不在意。惠妃如今受制在宫中,不怕他会不顾他母妃性命而与本宫作对,再者,派遣在他身边的暗卫或精兵,乃本宫之人,只要赢易稍稍展露叵测居心,那些暗卫与精兵,自也会为本宫……除害。”

    王能眉头仍是皱得厉害,“话虽如此,但难保三皇子壮大之际,惠妃那般极端之人,极可能为了成全三皇子而自殒。而派遣出去的暗卫与精兵,鞭长莫及,凭三皇子的聪明,久而久之的能将暗卫与精兵收买下也说不准。”

    凤瑶面色仍是不变,语气也依旧平缓而又厚重,只道:“暗卫与精兵若是不能长期控制的话,那便,用毒来控,以家人来控制。每月差人送解药至边关,为他们缓解毒发,每月将各人的家书送去,缓他们相思之意,谁人若有二心,自是死路一条。本宫便不信了,那些暗卫与精兵,纵是不惜命,竟也不惜一家老小的。”

    王能瞳孔骤然而缩,面色,也漫出了几许复杂赞赏之意。

    “以毒控制或以亲人威胁,倒是不错之举。微臣此际,便去办。”王能稍稍放缓了语气。

    凤瑶淡然点头,“顺便,再告知那些暗卫或是精兵,就言道,本宫之举,不过是无奈而为,但若是他们一心为国,一心为皇上与本宫,本宫对他们,定也不惜加官进爵,让他们当个朝臣武将,安稳过日。”

    王能神色微动,恭敬而道:“属下知晓了,告辞。”

    凤瑶淡漠点头,王能凝她一眼,随即便干脆的转身离去。

    殿内,再度彻底的恢复了平静,无声无息中,透着几分掩饰不住的静谧,甚至静谧得都有些压抑了。

    凤瑶再度垂眸下来,耐着性子将朝臣的奏折看了一遍,待回神过来时,时辰已至正午。

    她终归是起了身,缓步踏回了凤栖宫。

    待用过午膳后,便略微小憩了片刻。

    则是不久,王能再度而入,说是安置在摄政王府的暗卫回报消息,称道摄政王今日一直便呆在府中,竟突然逆了性子一般不让两名御医把脉,且因汤药太过苦涩,竟责打了两名御医。甚至于,摄政王还开始在府中笙歌做乐,与姬妾风流奢靡,着实是污秽不堪。

    这消息入得耳里,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更多的,则是低怒与鄙夷。

    那蛀虫,终归是开始毫无忌惮的笙歌作乐了,毫无忌惮的开始风流了,想来,定是昨夜她惹怒了他,让他刻意摆出一幅不问世事的模样,变相对她施压。

    只是那蛀虫则是忘了,他在这大旭朝中,本未起什么作用,甚至还联合墙头草们对她咄咄相逼,如此,那蛀虫若是生气了,若是恼她怒她且不来上朝,只顾享乐了,她倒是拍手称和还来不及,又岂会被他威胁到半丝半缕。

    只不过,那人风流享乐,沉醉女色也就罢了,但竟敢责打两名御医,着实是太过嚣张了些。

    凤瑶面色复杂,阴沉而道:“摄政王要做何,任由他去便是。只要他不出摄政王府,不在外兴风作雨,他要如何,便随他去。”

    王能恭敬点头。

    凤瑶扫他一眼,嗓音也稍稍一挑,继续道:“你亲自去跑一趟,将两名御医接回宫来。再者,对两位御医,适当赏些金银,安抚安抚。”

    王能面色刚毅,极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待见凤瑶已无话再吩咐后,他才稍敛神色,极是干脆的转身离开。

    殿内,沉寂无声。

    而那雕窗之外,雨水早已消停,空中,也明亮起来,着实如雨水仔细洗过一般。

    凤瑶在窗边摆了棋盘,指尖拈着棋子,兀自对弈。

    只奈何,待回神且随意抬眸之际,便见身边的窗外,竟赫然站着一人。

    她瞳孔几不可察的一缩,面色,也逐渐淡漠开来,随即,唇瓣一启,低沉而道:“你来做何?”

    今日的柳襄,一袭红袍,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他那满头的墨发,也高高而束,整个人看着倒是意气风发,丰神俊朗。

    只奈何,明明满身的气质都是端然极好,然而他那俊然的面上,则露着魅笑,修长的眼睛也极是完美的勾着,满身风雅之气便顿时变成了风流媚态,给人一种媚到了极致的风月之气。

    也难怪这柳襄能成为京都城内最是炙手可热的风月之人,就凭他这长相,这身段,这媚态,别说寻常女人要被他勾了魂,怕是有些龙阳之好的男子,定也是把持不住的。

    只是,这柳襄好歹也是官宦之家出身,如今演变成这种模样,不得不说,倒也可惜可叹。

    “此际刚从外面归来,特意过来看看长公主。”他笑得媚然,嗓音也透着几分讨好。

    待这话一落,他便踏步而来,绕过雕窗便随手推开了门,胆大的进来了。

    凤瑶眼角一挑,并未言话,目光幽幽的瞧着那自然得犹如踏足自家府宅的柳襄,淡漠而道:“你倒是自然熟,只不过,本宫倒是不记得,本宫允你过来探望,甚至允你进本宫的寝殿了。”

    柳襄并不怕,面上毫无惧色,只是,脸上的媚笑与讨好之色却是不降分毫。

    他站定在凤瑶身边,微微而道:“柳襄斗胆与长公主套近乎,长公主虽看不起柳襄,不愿与柳襄熟识,但柳襄,仍是得努力才是。至少,长公主此际并未怒,甚至,也未怒赶柳襄出去不是?”

    凤瑶淡道:“虽是最开始不曾出口赶人,但不意味着此际不会出声赶人。”

    说着,嗓音一挑,“是以,你若识相,自该知晓是否要滚出去。”

    柳襄极是风情的笑笑,“长公主不会赶柳襄出去的。”

    他说得倒是自信。

    凤瑶眼角一挑,瞳孔也几不可察的一缩,“怎么,搜集齐能全然扳倒摄政王的证据了?”

    柳襄缓道:“证据倒是并未积齐,柳襄这两日,仍在撒网捕捉。只不过,微臣倒是知晓,摄政王的侧妃,从摄政王还是边关守将时便与摄政王呆在一起了,想来摄政王所有罪证,那侧妃,一清二楚。”

    凤瑶眸中滑过一缕微光,低沉而道:“你这话之意,是要从摄政王府内的女人查起?”

    柳襄讨好而笑,“重在外面查寻,若能得那侧妃帮着举报,便是更好。”

    是吗?

    这点,倒是谁都能想到,只不过,那摄政王府的侧妃从颜墨白从兵之际便已跟随于他,如此同甘共苦之情,想来也是极为坚定,那侧妃对颜墨白,自也是不易背叛。

    思绪至此,凤瑶目光稍稍沉了半许,只道:“那摄政王府的侧妃跟了摄政王多年,又岂会随意背叛于他,从而与你合作?”

    柳襄顿时笑了,“柳襄,好歹也是京都城风月之地的魁首。摄政王府的后院女人,虽个个看似端庄娴熟,但私底下,可是野得很。微臣还听人说,摄政王虽姬妾无数,虽有两名子嗣,但却传言,摄政王,那方面不行,子嗣,也不过是在外领养入府的罢了。是以,摄政王府的后院女人,定个个不得真正宠幸,如此,那些女人,何能不思点春,从而,待觅得真爱之际,红杏,出墙?”

    这话入耳,凤瑶着实不敢恭维。

    不得不说,这柳襄着实在风月场里生活得太久了,被同化的东西也太多了,是以,言道出来的东西,也是低俗不堪,哪有半点的君子正气。

    只不过,说那颜墨白那方面不行,倒是着实有些雷人。毕竟,她看那颜墨白身子骨似是极好,似是着实并无异样。

    思绪至此,凤瑶眼角再度一挑,淡漠无波的目光凝他,“这些话,你从何人那里听来的?”

    柳襄勾唇媚笑,“从何人那里听来,长公主无需探究。长公主只需知晓,世上之事,并非空穴来风。”

    凤瑶仍是不曾将他这话真正听入耳里,低沉而道:“便是你说得都是真实,但这又能如何?难不成,你要去引摄政王那侧妃红杏出墙?”

    柳襄道:“风月场子内,多得是可以引她出墙的兔儿爷。毕竟,深闺中的女人,本是寂寥难耐的,又何须柳襄亲自出马。”

    凤瑶兴致缺缺,淡道:“你若要让人引摄政王侧妃出墙,那你自行差人去做便是,本宫无需知晓这些过程与计划,只需知晓结果便成。”

    “还以为长公主对设计摄政王之事略微上心,但如此看来,倒是柳襄猜错了。”

    说着,嗓音稍稍一挑,继续道:“柳襄今日也听说,长公主昨夜大闹了摄政王府,还占了摄政王便宜?莫不是,长公主对摄政王改变了些看法,是以,才对扳倒摄政王之事不再太过上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