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八十八章 样样不占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7-06
    凤瑶眼角一挑,淡漠观他,“你听何人说的?”

    柳襄缓道:“京都城的人都知晓了。樂文小說|今日还传言历来温润如君子的摄政王,竟突然开始在府中公然与姬妾调笑,风花雪月了,宫外百姓,皆猜是昨夜长公主对摄政王极是过分,逼得摄政王神智微恙,性情大变。”

    冗长的话语入耳,凤瑶眸中滑过几缕冷意,并无太大反应,只是心底深处,倒觉冷讽鄙夷,只道是那颜墨白若能被她姑苏凤瑶逼得性情大变,那他,就不配为这大旭之国最是嚣张跋扈的佞臣之首了。

    她如今,并不求多的,只求,那蛀虫当真一来脾气,便如了他昨日所言,再不上朝了。

    如此,她大旭朝堂,自也要真正清净开来了撄。

    思绪翻转,凤瑶垂眸,目光凝在面前的棋盘,略微出神。

    正这时,柳襄再度柔着嗓子讨好道:“大旭京中的百姓,着实是容易受骗,竟还会当真以为,摄政王那般狼子野心之人乃温润君子,更还以为,摄政王公然与姬妾风花雪月乃被长公主逼得性情大变所致,却是不知,摄政王性情本就懒散风月,虽那里不行,但也是喜欢姬妾围绕着他肆意讨好的感觉。偿”

    凤瑶稍稍将目光从棋盘收回,淡然无波的抬眸凝向了柳襄。

    柳襄毫不避讳的迎上凤瑶的眼,面上依旧漫着几许不曾掩饰的媚意。

    凤瑶淡道:“你倒是将摄政王了解得透彻。”

    他恭敬而道:“仇敌之人,自得好生了解。”

    凤瑶兴致缺缺,目光再度落回棋盘,“对付摄政王的事,你上心,本宫,也自然上心。只不过,你前些日子一直在本宫面前展露自我,欲本宫借你平台,让你大肆着手去搜集摄政王的罪证,如此,本宫不论你是从周边之人的口中得来证据,还是让人勾引摄政王侧妃出墙而得证据,这些,本宫皆不干涉于你。只不过,本宫对你,终归是有半年期限,这半年内,你若毫无成就,甚至还为本宫处处惹事,本宫,定也是饶不了你。”

    柳襄瞳孔微缩,面上的媚笑也稍稍僵了半许,却也仅是片刻,他便敛神而笑,只道:“长公主这话,柳襄记住了。依照目前速度,不出五月,柳襄也能搜集全摄政王的罪证。”

    凤瑶淡漠点头,指尖拈棋,目光在棋盘上兀自观望。

    身边的柳襄,也静然而立,无声无息,却无要离开的意思。

    凤瑶神色微动,将指尖的棋子缓缓落于棋盘一处,随即抬眸朝柳襄望来,淡道:“还有事?”

    他讨好而笑,瞳孔内媚色流转,却是并未言话。

    凤瑶着实有些看不惯他这等极是风月的姿态,随即便垂眸下来,再度低沉道:“你若是无事了,便先离开。本宫,得静心下来,好生对弈。”

    柳襄缓道:“微臣今日来,虽为长公主谈及搜集罪证的进度,但更多的,则是专程来答谢长公主能答应柳襄之求,让柳襄这等低俗卑微的风月之人,竟也会受皇族暗卫保护而去行报仇之事。”

    凤瑶淡道:“你与本宫,不过是目的相同罢了,何足为谢,你若真要谢本宫,便好生行你之事,莫辜负本宫便是。再者,而今的摄政王,虽似与本宫赌了气,声称不来上朝,但那等腹黑之人,说不准何时便会反悔了,从而再入驻朝廷,坏大旭朝堂之风。是以,想来国师这两日也该出山了,你若能在这几日内搜集到略微有力的证据,本宫自能让国师先行尝试着打压摄政王。”

    “几日时辰,许是不够。”柳襄缓道,柔魅的嗓音突然透出几许无奈来。

    是吗?

    凤瑶暗自叹了口气,对他这话也并无太大诧异,“你尽力便成,若这几日实在不成,待得你日后搜集好了,本宫,再亲自去请国师下山。”

    这话一落,凤瑶抬眸观他,眼见他点了点头,她才再度垂眸下来,修长的指尖拈上一子,淡声而问,“该说的,皆已说过了,你且离去吧。”

    室内沉寂,无声无息透着几分静谧。

    柳襄,并未出声。

    凤瑶眼角一挑,“怎么,还得本宫赶你走不成?”

    柳襄终于柔着嗓子出声道:“独自对弈,倒也无趣。而且,长公主这棋局,最多再落三子,便成死局了。正巧,柳襄也懂些棋术,不若此际,便让柳襄与长公主对弈,再为长公主,破解死局如何?”

    死局?甚至这人还要为她破解死局?

    凤瑶神色微动,倒是极为难得的抬眸朝他认真打量。

    如此满身风月之态甚至媚得不能再媚的人,竟还是棋艺高手?

    正思量,柳襄倒是自来熟一般极是干脆迅速的扳着矮椅坐在了凤瑶对面,勾唇朝凤瑶媚然而笑,“长公主且自行再落三子,看看是否会成死局。”

    凤瑶眼角一挑,并未出声,倒也极为难得的未出声赶他,仅是修长的指尖微微而动,将手中的棋子落在了棋盘。

    瞬时,棋子触碰棋盘,清脆而响。

    花谨笑得柔魅。

    凤瑶扫他一眼,随即指尖微动,再度执起了黑子,目光凝在棋盘上思量半晌,最后缓缓落下。

    一时,柳襄仍不言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媚然。

    凤瑶再度执起了白子,思量半晌,待再度落下后,瞬时,她瞳孔一缩,皆觉白子与黑子都已互相缠绕围拢,胜负不分,却也无法可解。

    果然是,死局呢。

    思绪至此,凤瑶目光终归是沉了几许,抬眸朝柳襄望来。

    柳襄极是自信的缓道:“古言有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棋局,也是如此。看似绝境无路,进退不得,但实则,却是有可解之法的。”

    这话一落,未待凤瑶允许,他已是伸了手,指尖探来拈了一枚黑子,片刻便稳稳落在了棋盘。

    凤瑶一怔。

    他并不言话,继续举了白子,再度朝棋盘上一落。

    瞬时,凤瑶瞳孔已是骤然而缩,心底深处,也突然增了几分掩饰不住的诧异。

    “长公主您看,这棋局不是解开了么。”他讨好而笑,满身的媚意浑然天成。

    凤瑶垂眸仔细的将棋盘再度打量,待半晌后,才抬眸朝他望来,低沉而道:“你则棋艺,着实不差。”

    他眼角稍稍一挑,笑得风月,“柳襄以前,好歹也是官宦子弟,虽稍稍顽劣了些,但对琴棋,却是极喜的。后沦落风月,某些客人故作羞辱,让柳襄陪他对弈,柳襄棋术不错,次次大赢,是以赢了不少银子,但也挨了不少拳头。”

    凤瑶淡道:“对弈赢棋,若说赢了银子,倒是也正常,这挨拳头之事,有如何解?”

    她漫不经心的出了声,不过是随口而问。

    待这话一落,她已兴致缺缺的垂眸下来,开始伸手摆弄棋盘上的棋子了,奈何柳襄却极是认真的将她这话听入了耳里,也极是认真的答道:“客人终归是客人,岂容柳襄这等风月之人太过冒犯。他们来场子里,便正是为了享乐,若次次对弈都输给柳襄,脸面挂不住,心底的高傲之气挂不住,是以,动手揍柳襄几拳,以平心底不平与怒意,也是自然。”

    他说得极是认真,然而语气,却又有些云淡风轻,似是如此被揍,竟也不过是不痛不痒之事,不得不说,这柳襄生平的故事,定也是极长极曲折的了。

    想来也是了,哪个风尘中人,不是身世曲折,便是故事曲折。

    思绪至此,凤瑶淡道:“既是明知要挨揍,你又何必去赢那些人的银子。如此,若是不赢,便也不会挨揍。”

    柳襄满眼流光的朝凤瑶望着,“若不赢那些人的银子,输的,可就是柳襄了。再者,银子当前,何能不要,便是挨打几拳,也能将金银握在手里,岂不更好。”

    凤瑶满面淡漠,神色微动,对他这话倒也不敢苟同。

    眼见凤瑶不多言,柳襄凝她片刻,话锋一转,“此际,柳襄与长公主对弈几局如何?”

    凤瑶兀自淡定的自行将棋盘上的黑子白子收好并归类,柳襄静静观她,柔媚而笑,“长公主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凤瑶眼角终归是再度挑了起来,“本宫收拾棋子,是无精力再对弈了。若是日后本宫有兴致,自招你来对弈,又何必急在今日这一时。”

    大抵是不曾料到凤瑶会如此突然的干脆拒绝,柳襄猝不及防的怔了一下。

    奈何他也是极为识相圆滑之人,片刻便已全数收敛好了神情,随即起身而立,朝凤瑶恭敬道:“长公主既是如此说了,柳襄,告辞便是。”

    凤瑶落在棋盒上的指尖微微一顿,抬眸朝他望来,慢条斯理的道:“比起特意过来讨好本宫,还不如多做点实事。本宫也非极容易心软感动之人,你往日经历如何,是否悲伤,也与本宫无关。既是身负深仇,自该承载一切苦痛与磕盼,苟且而活,只为报仇,你须如此,本宫,亦要如此。”

    柳襄神色极为难得的深了半许。

    凤瑶扫他两眼,随即便垂眸下来,不再看他。

    待得片刻后,柳襄才低声而道:“长公主所言甚是,柳襄,告辞了。”

    突来的嗓音,语气也极为难得的低了几许。

    待这话落下后,他便不再耽搁,当即转身朝不远处的殿门而去。

    凤瑶抬眸,满目复杂沉寂的将他的脊背凝着,直至他消失在殿门外后,她才回神过来,思绪也开始幽幽翻转,深沉复杂。

    夜色临近之际,幼帝仍是唤了人过来,邀凤瑶过去一道用膳。

    凤瑶并未拒绝,待抵达幼帝的寝殿后,许儒亦已是出宫去了,幼帝仍旧是兴致大好的拿着今日的书法给凤瑶看。

    凤瑶略微赞了几句,随即便牵他用膳。

    整个过程,凤瑶吃得不多,话也不多,然而经过几日的相处,幼帝则似是喜极了许儒亦,整个饭桌上,竟一声又一声的夸许儒亦温润,不打他,不骂他,只给他讲道理,将礼数,讲琴棋书画,讲笔墨诗词,甚至,还会对他讲宫外的人文趣事。

    听得这些,凤瑶并未多言,但心底深处,则终归是有些释然。

    连续几日,自家这幼弟已是不再提及赢易了,仿佛许儒亦已替代了赢易在他心中的地位,如此,也好。

    免得,赢易即将离开宫城,自家这幼弟,会万分不舍。

    越想,越觉心底释然。

    整个晚膳的时辰并不长,但晚膳过后,凤瑶与自家幼弟稍稍闲聊了几句,随即便回了凤栖宫。

    天气倒也奇怪,今日下了倾盆大雨,夜里,竟是出现了明月。那明月似被洗过一般,极是清透明亮。

    凤瑶凭窗而立,朝空中明月盯了许久,才陡然发觉,明月已是有些发圆,恍然间,中秋月明之节倒是不远了。

    只奈何,前几年呆在道行山上时,明月之际还能思念皇宫内的亲人,但如今,虽也会思念,但却是,永远都看不着,摸不着了。

    思绪翻腾,无端凄凉,待回神过来时,凤瑶心底隐隐的生了几许刺痛,随即才强行按捺心绪,伸手合了雕窗,转身至凤榻休息。

    翌日一早,朝堂之上,因为没有颜墨白的坐镇,群臣更是恭敬了些。

    凤瑶越发的有信心,只道是那颜墨白若是当真不来上朝,这帮子的墙头草,昏官也能被她逼成清官了。

    相较于颜墨白的志气,那大腹便便的国舅爷在府中生了几日的闷气,今早仍是耐不住上朝来了。

    整个早朝,凤瑶也未与国舅说上半句话,更彻底将他的低怒不屈甚至焦躁不耐烦的表情全数忽略,仅是与许儒亦稍稍说了些楚予护送第一批江南救灾物资启程之事,也稍稍论了些即将要开考的科举。

    待论及完毕后,群臣无奏,凤瑶才牵着幼帝退朝而来。

    待将幼帝交给许儒亦与许嬷嬷后,她再度去了御书房,只见御书房内的奏折依旧堆积如山,大抵是那些墙头草昨日上奏的奏折便已将改写的写完了,是以,今日的奏折倒是无事可写,因而无奈之中,连带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也开始写上来了。

    凤瑶并未动怒,满目清寂,倒也极为难得的认真举着墨笔,在群臣的奏折上认真批阅,并不懈怠。

    待得正午之际,凤瑶满目疲倦的从奏折上抬起头来,正要吩咐王能将午膳送入御书房内时,不料王能突然紧着嗓子在外唤道:“长公主,国,国师来了。”

    乍闻这话,凤瑶瞳孔一缩,心口一紧,骤然之间,竟是忘了反应,也不知是太过惊愕还是太过惊喜,面上之色,也猝不及防的呆滞起来。

    待片刻后,她才回神过来,急忙起身,当即速步至不远处的殿门,而后伸手打开,骤然,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略微熟悉的苍老面容。

    世人皆道,大旭国师,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满身高洁,令人不敢不尊分毫。

    但在她姑苏凤瑶眼里,这国师,不过是喜欢闭关又喜欢管她说她的寻常老头罢了。

    思绪翻腾,凤瑶强行按捺心绪一番,随即垂眸下来,低沉而道:“国师。”

    这话一落,国师面上微微生出半缕异样,随即叹息一声,只道:“多日不见,凤瑶倒是连师父都已不唤。”

    凤瑶满目复杂,心口起伏,牙齿紧咬,并不言话。

    国师清寂的嗓音再度扬来,“为师老远下得山来,不让为师进去坐坐?”

    凤瑶仍未言话,仅是侧身而让。

    国师凝她一眼,随即缓步入了殿内。

    待合上殿门后,凤瑶才极是缓慢的转身过去,此际,国师已是站定在了殿中,整个人满身雪白,着实是透着几分难以言道的悠远与仙风道骨。

    “世人皆道国师深不可测,智慧如渊,但凤瑶倒是未料到,如此渊博的国师,会在我磕头祈求之际,狠心冷血的不出山救国,反倒是摄政王这佞臣上山而邀,你便当真下来了。”

    说着,嗓音一挑,“原来,国师也是欺软怕恶之人,知那摄政王颜墨白并非好对付的主儿,是以,便顺他之意,下来了。”

    这话,她说得极为缓慢,厚重,甚至艰难。

    一字一句,也犹如从牙关里挤出,复杂难耐,分明是释然国师的到来,却也恨他往日的无情。

    这般复杂的情绪全数交织一起,着实,是不好受,以至于如今她还拉不下面子,咽不下那口气,硬着头皮在他面前冷嘲热讽。

    国师面色并无太大变化,目光,也幽远若谷,给人一种极是虚无缥缈的脱尘之气。

    仅是片刻,他才将目光静静的朝凤瑶望来,幽远而问:“国破,已过去一月之久,而今,你还是恨着为师?”

    凤瑶面色越发的陈杂,并不言话。

    国师缓道:“身为国师,在大旭飘摇不稳之际,更不该脱离国之命盘,而是得,闭关守着我大旭的命盘,为我大旭,占卜测卦,寻出最能救国之人。”

    凤瑶瞳孔微缩,抬眸观他。

    他顺势迎上凤瑶的眼,继续道:“我当日让你下山,甚至将大旭国师的权杖交由你,便是测出,你是大旭的救国之人。只要有你在,大旭动荡不稳,却能稳住根基。而我,务必得闭关而为,稳住大旭命盘,只因,大旭命盘,不能崩。”

    凤瑶冷道:“大旭命盘这东西,难不成真实存在,必须国师日日守护?”

    国师叹了口气,“天机之物,虽此际不能多说,但你日后,定会知晓。”

    凤瑶神色起伏,思绪翻转,终归是未再言话。

    待强行按捺心绪之后,她情绪才逐渐平静了些,随即缓道:“今日,国师能下山前来,凤瑶已是感激不尽,其余针对或是怨恨之意,凤瑶也愿一笔勾销。国师对凤瑶,的确有栽培之恩,凤瑶对国师,即便心有不满,但凤瑶仍是会强行消化。只是,先不言国师不曾出面救国之事,就论摄政王能请动国师之事,国师可要为凤瑶解释一下?毕竟,国师一直说需守护国之命盘,而摄政王又乃大旭佞臣之首,怎凤瑶万般磕头都请不动国师,唯独那佞臣,却请动了?”

    国师面色不变,略微苍老的瞳眼却突然显得幽远开来。

    “凤瑶觉得,摄政王此人,究竟如何?”他并未答话,仅是朝凤瑶反问。

    凤瑶敛神一番,低沉而道:“表里不一,腹黑深沉,手段高明,甚至,他还在朝中拉帮结派,群臣对他,皆是拥戴忠恳,如此之人,乱我朝纲纪律,也不曾将凤瑶与我幼帝放于眼里,着实是我大旭的,蛀虫。”

    国师神色微变,叹了口气,“所谓佞臣,当是害忠臣,谋江山,篡皇位,贪无厌。为师倒是瞧来,这几样,摄政王皆未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