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九十二章 突然遇险(二更完毕)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7-08
    凤瑶面色不变,沉寂而道:“江南生了灾患,本宫,自然得与江南灾难与共。”

    她并无心多言,仅是略微笼统无波的出了声,待这话落下,她目光再度朝楚予望来,低道:“筑高堤坝与泄洪之事,便有劳楚大人费心了。”

    这话,她说得极为认真厚重。

    楚予略微受宠若惊,待迅速朝凤瑶扫了一眼后,便急忙垂眸,谦卑恭敬的道:“这些都是下官该做的。江南灾患之事,长公主也莫要太过操心,有楚予在,定不让洪水再度危害江南民众。只是,属下昨日也去看了南山灾民安置之地,情况并非乐观,民众大多挤在窝棚,并非长久之事。是以,若要从根本解决民生问题,还需修建安置之屋。洽”

    凤瑶神色微动,静静观他,并未立即言话。

    江南水患,也不过一时罢了,待得水患过去,最为要紧需要解决的,自然是灾民的安置问题。再者,而今已有灾民聚集一道,已生反心,她此行,自也要解决这些才是。

    思绪翻转,凤瑶面上逐渐漫出了几缕沉重。

    待默了片刻,她才低沉而道:“此事,本宫自会考虑。而今,楚大人只需将手头上的事做好便成。钤”

    楚予恭敬点头,不再言话。

    一时,周遭冷风突然骤起,河水翻腾。迎面而来的风也卷着几分浑浊味道。

    楚予眉头微微一皱,缓道:“此处风大,也非安全。长公主还是先离开此处为好。”

    凤瑶未再拒绝,仅是稍稍点头,“此处,便劳烦楚大人了。”

    这话一落,未顾楚予再度面露几许受宠若惊的神色,凤瑶已是缓缓转身,而足下还未朝前踏步,州官们则是极为殷勤的开始在前领路,紧张讨好而问:“长公主此际,可要入县衙休息了?”

    凤瑶神色淡漠,微微点头。

    一路,踏着泥泞而来,满目的破败,毫无生机。天色,也越发的暗淡黑沉。

    待入得县衙,倒见县衙倒是清理得好,地面至少无淤泥或是杂物了,地上的青石板倒也看得清晰。

    此际,王能早已将救灾物资安放好,两千的精卫,则全数自行在县衙周围搭建帐篷休息。

    眼见凤瑶归来,王能便急忙上前行礼。

    凤瑶并未多言,朝王能随意应了一声,随即便入了州官提前给她准备的屋子,独自休息。

    这屋子,摆设极为简单,仅有一榻一桌,只是桌上铺了崭新的桌布,而榻上,也是崭新的被褥。

    一路舟车劳顿,奔波不停,此际突然闲了下来,倒也有些累。

    凤瑶径直入得榻上,合眸休息,不料这一睡,竟是睡到了夜半三更。而屋外,也下了暴雨,淅淅沥沥的,夜风也不住的从雕窗缝隙灌入,似要将整个屋子都掀翻一般。

    凤瑶眉头一皱,当即起了身。

    待打开屋门,只见门外的廊檐上,王能正静静而立,雨滴随着夜风不住的卷在他身上,他却也一动不动,似是分毫不曾受扰。

    大抵是听到了声响,王能转眸而来,借着廊檐尽头的隐约灯火,瞬时瞧清了凤瑶。

    他忙转身过来,恭敬朝凤瑶道:“长公主怎出来了?外面风大雨大,长公主快些入屋。”

    凤瑶满面沉寂,心底深处也荡着几分起伏,“今夜暴雨,随行的物资可有护好?”

    王能忙道:“已是差人好生护着了,长公主放心。再者,这县衙地处山坡,虽暴雨急骤,但却不易积水,是以物资定也会安全。”

    凤瑶神色微动,点了点头。

    王能抬眸扫她一眼,犹豫片刻,恭敬而问:“今夜长公主不曾用膳,而后厨已是为长公主备了膳食,长公主此际,可要用些膳?”

    凤瑶摇头,低沉而道:“风雨急骤,灾患连连。本宫,无心而食。”

    说着,抬眸扫了扫满身湿透的他,话锋一转,“本宫这里,你便不用守着了,早些入屋休息。你乃本宫身边最是亲近的贴卫,你可不能在这危急之际生病了。”

    王能微怔,犹豫片刻后,才恭顺的朝凤瑶点了头。

    待得王能离去并消失在廊檐尽头,凤瑶才转身入屋合门,随即静坐在桌旁,呆了一夜。

    这骤雨,一直持续到天明之际才消停。

    凤瑶并未耽搁,待雨停之后,便仓促用了早膳,随即便领着王能与精卫随着州官的指引上山。

    一路上,道路极为泥泞,狰狞破败。

    凤瑶足下的靴子早已不成样子,但却并未顾及。

    待真正上得南山后,才见南山上有座庙宇,庙宇前方那偌大的大坝上,到处都搭建着建议的帐篷,人头攒动,小孩戏谑,看着虽热闹,但却着实是活生生的难民窑。

    此际,楚予已置身在这里,正忙碌的招呼着灾民领粥。

    眼见凤瑶一行人上来,楚予忙快步过来,朝凤瑶弯身而拜,“拜见长公主。”

    这话刚出,几名州官倒是极为讨好的朝凤瑶扫了扫,而后转眸朝在场的难民望去,最后扯声而道:“各位,且注意了。”

    这话一落,在场之人纷纷侧目观来,待将州官与楚予扫视一眼后,难民们的目光,齐齐落到了凤瑶身上。

    州官继续道:“江南有难,朝廷不抛我们江南,不弃我们江南。便是我们大旭的长公主,也亲自领着救灾之物来探望各位。”

    州官的嗓音极高,犹如是扯破喉咙般吼出来的一样。

    只是江南之民大多闭塞,也不太见过大世面,是以,此番闻得长公主之名,众人皆是浑身一颤,惊愕呆滞的朝凤瑶望着,竟也不知该如何反应。

    州官们眉头一皱,生怕凤瑶不悦,当即扯声道:“见了长公主,你们还不跪下?”

    略微斥责而又急切的嗓音刚落,在场之人顿时反应过来,纷纷下跪,奈何却有人开始怒吼,“江南水患多日,也不见朝廷救济!而今该死的死,该伤的伤,这会儿朝廷倒是假惺惺的来人探望了!再假惺惺的过来施些清汤寡水让我们果腹了。说得倒是冠冕堂皇的过来赈灾,实则不就是将我们当叫花子来养?再者,若朝廷真心系灾民,为何那些朝周遭涌去的灾民会被周遭的县官拦截打死,为何那些朝京都涌去的难民,会被阻在山谷让他们自生自灭!朝廷不仁不义,而今却假心假意的来赈灾,大伙儿倒是说说,清汤寡水赈的是哪门子的灾,肆意打压灾民甚至不惜伤灾民性命的又是哪门子的君民一心!”

    怒吼的嗓音,虽有些激动,但更多的则像是在略微淡定的煽动民怨。

    凤瑶瞳孔一缩,淡漠的目光直直的朝那人望去。

    州官们吓得满头是汗,生怕凤瑶怪罪,当即怒斥身边衙役,“还不将那胡说八道的疯子给拿下!”

    这话一落,衙役们顿时朝那吼话之人冲去。

    那人也不躲,越发的大吼,“各位瞧见了,老子一说真话,便要被惩处。你们皆擦亮眼睛看看,这朝廷黑心吃人,没救了!江南也毁了,呆不得了,若要日后的子子孙孙过得好,我们就只有一道揭竿而起的反了,去侵占各处肥沃之地,让我们世世代代都不再遭受洪灾,不再被人打死饿死,我们只有自己站起来,才可……唔,唔。”

    后话未落,那人便被衙役捂住了嘴,强行带走了。

    州官们已是满面惊慌失措,浑身也开始隐隐发颤,不住的观察凤瑶脸色,欲开口解释,却又没这个胆儿再度出声。

    凤瑶面色依旧沉寂无波,淡漠自若。

    而在场的灾民,则神色各异,面上的震惊与怀疑之色却是不曾消却。

    凤瑶冷扫他们几眼,上前几步,站在了大坝一出的台阶上,默了片刻,才低沉而道:“大旭刚经国难,是以,赈灾之事稍稍迟来,也非本宫与整个大旭朝廷能够控制。倘若,朝廷当真不管尔等,自也不会真正派遣物资过来,而本宫,更不会亲自涉足。江南,不过是一个小镇罢了,若本宫当真有心不顾,便是江南彻底覆没,于我大旭而言,也并非太过要紧之事,只不过,本宫与大旭上下一体皆心系江南,才会有本宫亲自过来,送物赈。”

    说着,嗓音一挑,继续道:“当日涌入京都城的难民,全数安置在了京都城外的山村,村落修葺得别致,灾民安居乐业,诸位若是不信,自可去亲自看看。我大旭,历来不兴杀伐,仁慈治国,是以对待灾民,也一视同仁,不抛弃,也不放弃。只不过,大旭仁慈,不代表愚昧仁慈,倘若,有人敢在这灾患之际破坏君民关系,煽动尔等揭竿而起,本宫,自不饶恕,更也不会,心慈手软。想来,各位皆不过是想过安定日子罢了,大多是不愿与国为敌,本宫也允诺,此番带来的救灾物资与人力,定足够让你们重建家园!只要尔等,好生配合本宫,江南,自会修葺得如初之好,本宫,定也会亲近待你们。倘若,尔等要揭竿而起,肆意造反,既是要如此让本宫与大旭心寒,本宫,自也不会让尔等好过。还是那话,是要安居乐业,还是要被几名居心叵测之人煽动造反,白白丢了性命,这些,尔等自行决定。”

    森冷幽长的话,刚一落下。

    灾民面面相觑,面上的犹豫与震撼之色浑然掩饰不住。

    待得片刻,有人高呼而起,“草民高越,顺我大旭之国,顺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话一落,重重磕头。

    一些震撼不定的灾民也纷纷跪地磕头。

    瞬时,大半灾民磕头而下,一些人则僵硬跪着,满目怨恨与复杂。

    凤瑶瞳孔微缩,目光刚朝那些满目怨恨的人一扫,不料顷刻之间,那些人竟突然起身而立,袖中蹭亮的匕首滑落,当即猛烈的朝凤瑶袭来。

    凤瑶面色微沉,并无动作,身后王能已是领着精卫层层而上,极是迅速且恰到好处的将那些迎来之人全数捉住。

    在场灾民人心惶惶,浑身发抖。

    凤瑶淡道:“这会儿倒是安静了,楚予,继续差人为在场的民众施粥。”众人不曾反应过来,楚予便吩咐精卫继续施粥施菜。

    一切的一切,再度开始如常进行,待得灾民全数吃好之后,凤瑶才淡道:“本宫相信,尔等之中,皆有血性男儿,也想为妻儿,为父母,为江南做些贡献。而今重建家园之事,尔等可愿与精卫一道来做?”

    这话一落,有人举了手,则是片刻后,倒有不少男儿站了起来,其中一人道:“重建家园,自是草民之愿,不止此际该如何来建?”

    凤瑶神色微动,目光朝州官望来,“本宫瞧得府衙周遭倒是有不少平坦之地,且地方也大,足够修葺一个小城镇。”

    州官纷纷垂眸,有人恭道:‘确实如此。”

    凤瑶回眸过来,朝灾民淡道:“本宫之意,便是尔等随着楚予一道,开始在县衙周遭之处,开始,重新修葺房屋,建造家园。尔等,有力的便出力,妇人,则可为男子煮饭烧菜。本宫相信,聚民众之力,江南,自能极快的安稳,繁荣。”

    这话一出,那些站起的男子顿时附和。

    凤瑶不再多言,转眸朝楚予望去。

    楚予再度速步过来,恭敬而道:“修葺房屋之事,便交由楚予,长公主放心。”

    凤瑶点头,拨了此行带来的一千精卫给他,随即便不再多言。

    楚予也不耽搁,当即领命,随即带着精卫与民众一道下山。

    一时,偌大的大坝清净不少,凤瑶开始转身,行至寺庙后方,见到了那些被精卫全数控制且满面激怒的所谓灾民。

    凤瑶满面阴沉,目光朝那数十名男子扫去,只见那些男子皆满面憎恶,目露杀意,似是恨不得将凤瑶剥皮抽骨。

    凤瑶瞳孔微缩,低沉而问:“本宫闻说,江南流民大肆聚集,欲图造反。怎么,那所谓的大批‘义军’,就只有你们这点人儿?”

    “你放屁!”凤瑶嗓音刚落,便有人怒斥。

    随即,另外有人继续道:“朝廷不仁不义,我等自然要揭竿而起!我们的起义大军,人数两万,今儿要将你这贼女狗头拿下,定是手到擒来!”

    “是吗?”凤瑶眼角一挑,低沉而道:“看来,你们今日,是的确想要本宫性命?又或者,本宫有意招降,本欲与尔等好生商量,你们,并不接受本宫好意?”

    “朝廷狗贼的施舍!我们不屑!你且等着,待得我们援军到了,定将你困死在这江南!”

    凤瑶面色终归是沉了半许,森冷凉薄的目光朝他们打量,思绪翻腾着,待默了片刻,正要言话,不料这话未出,周遭密林之中,顿时袭来破空利箭。

    “长公主小心!”王能陡然而唤。尾音未落,已是闪身至凤瑶身边,挥刀避箭。

    却也正这时,前方密林,则突然涌出上百名黑衣人袭击而来。

    此番后院之地,凤瑶并未带多少精卫过来,身边除了几名州官与几名精卫外,便只有王能护在身侧。

    奈何州官也未见过大世面,乍一见得如此场景,纷纷吓得屁滚尿流,索性哆嗦的吊着精卫的衣袍,躲在精卫后方。

    仅是眨眼间,黑衣人已是靠近,袭击猛烈。

    凤瑶与王能齐齐入战,厮打开来。

    奈何黑衣人似是有备而来,动作也是极快,待极是干脆的救下那些满面怨气的灾民后,便全部训练有素的下山后退。

    这哪里是要愤慨起义的灾民,这明明是训练有素甚至身手不凡的黑势力组织。

    想来,着实是谁人有毁国之心,从而,趁此机会煽动灾民,壮大势力,一道与大旭作对了!

    越想,越觉此事不凡,若不揪出幕后黑手,定难平息这场江南起义的民怨。

    凤瑶满面冷冽,迅速扭头朝王能道:“追!”

    这话一落,已是不顾王能反应,当即飞身而去。

    一夜大雨过后,山上各处都极为湿滑,泥泞遍布,脚踩不稳。再加之周遭树木密集繁多,轻功自也是派不上用场,无奈之下,凤瑶只得靠着双腿下山而追。

    只奈何,她对山上地势并不熟悉,而那些黑衣之人,则在如此泥泞的山上都能踏步如飞,眼见离那些黑衣人离得越来越远,凤瑶眉头一皱,正要加快步伐,不料足下在淤泥上蓦地一滑,整个人顿时身形不稳,当即朝山下滚落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