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九十六章 哪儿来的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7-10
    颜墨白朝凤瑶凝了几眼,随即便挪开目光,低沉而道:“微臣并非想要针对长公主身边之人,而是觉得,无论有些事是否是突然发生,亦或是某些袭击是否是出乎意料,先不论精卫是否护得不当,就论王能,身为御林军统领,纵有出乎意料的险情,也该见招拆招,机智而为,护住长公主。奈何,王能应对突发之事无能,让长公主受性命之危,如此之人,长公主还要包容袒护?倘若长公主不识水性,又或是长公主体力不支,怕是早已溺亡!这般极为严重的失误,王能,便不该受责?”

    他嗓音依旧平缓,却无端陈杂。

    而待凤瑶仔细凝他的神色时,他却突然勾唇而笑,满眼的温润平和,似是方才的陈杂之意,不过是她眼花所见。

    凤瑶思绪翻腾,也并未立即言话。

    待得片刻后,她才垂眸下来,低沉出声,“今日之事,本是发生得突然。王能未能救得本宫,也的确有过错。只不过,摄政王历来不会顾及本宫安危才是,怎今日突然就如此顾及,甚至还振振有词的要本宫责罚王能?钤”

    说着,嗓音一沉,“大旭之国在摄政王眼里都不重要,难道本宫这条命,竟还比得过大旭之国?”

    颜墨白温润而笑,平静如常,“微臣已解释多遍。大旭亡国之际,微臣正重病,且性命与大旭的命运连成了一道,大旭危机,微臣的性命也受危机,微臣都已如此了,何能称作是不顾及大旭国之安危。再者,微臣是臣,长公主是君,便是长公主不待见微臣,但长公主有难,微臣自得重视才是。微臣一直秉承君臣之道,怎到了长公主眼里,便成别用用心或是居心叵测了?洽”

    凤瑶神色微变,冷眼观他。

    他叹息一声,再度道:“看人或事,皆不可看表面。长公主本是英明,又何能观不透这点。”

    这话一落,他朝凤瑶微微而笑,随即慢条斯理的挪开了眼。

    正这时,乌篷船缓缓停歇了下来,随即,船舱外有书童的嗓音响起,“主子,靠岸了。”

    颜墨白朝外应了一声,随即目光朝凤瑶落来,“到了。长公主可要微臣扶你上岸?”

    “不必了。”凤瑶并未耽搁,低沉出声。

    待嗓音一落,她欲强行挣扎起身,奈何浑身发酸发软,便是真正站起来时,双腿也止不住的打颤。

    她强行咬牙强忍,正要朝前,奈何行了一步,足下却蓦地踉跄,身子当即要朝一旁跌去。

    瞬时,身子刚斜几许之际,颜墨白突然恰到好处的伸了手,扶着她的胳膊稳住了她的身形,待她下意识的抬眸望他时,他笑得温润如常,并无半许异样,“还是微臣扶长公主吧。”

    这话一落,不再耽搁,当即扶着凤瑶缓缓出了船舱,最后踏上了河岸。

    此际,天色已是有些晚了,晚风浮动。

    凤瑶满身湿透,满身单薄,上岸之后便在晚风里连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颜墨白转眸凝她几眼,并未言话,仅是转眸朝身边跟着的书童吩咐,“速回府中差人在客房备好热水与姜汤,待得我回得府中时,必得见到这两样东西。”

    书童一惊,随即急忙点头,拔腿便朝前跑了。

    这青州之地,倒像是平坦的大坝上修葺了不少错落着房屋,而这片平坦之地的后方,则是几面高耸的群山。

    道路上的行人,大多是满面黝黑的村民,只是那些村民见得颜墨白时,皆在主动的出声招呼,虽看似淳朴热情,但若是细观,却不难发觉那些村民眼中透露出的几许畏惧。

    又或许,是她满身湿透,整个人狼狈不堪,又得颜墨白这种满身温润风华之人搀扶,是以,二人组合,无疑是突兀刺眼,一时之间,那些村民对颜墨白打过招呼后,便会纷纷将目光朝凤瑶落来,犹如评头论足般仔仔细细的从上到下的打量。

    凤瑶神色淡漠,满面沉寂。

    待不久,她低沉而道:“看来,这里的村民,倒是大多认识摄政王。”

    颜墨白勾唇而笑,“自小生长的地方,这些人,自然是认识微臣的。再者,这里有微臣发展的渔业,偶尔之际,微臣也会回来看看,是以这里的村民对微臣,也见怪不怪了。”

    凤瑶眼角一挑,“青州之人,知晓摄政王在这里有渔业,又可知晓,你乃我大旭摄政王的权臣身份?”

    颜墨白轻笑一声,不答反问,“长公主觉得呢?”

    凤瑶淡道:“本宫自是不知。”

    颜墨白缓道:“天下皆知,我颜墨白是边关的一个小小守将起家。这青州之人,又如何不知我如今贵为大旭摄政王。”

    说着,勾唇而笑,自嘲道:“只不过,长公主对微臣倒是鄙夷挤兑,想来微臣这摄政王,也是做不久了。”

    凤瑶冷道:“摄政王如此权臣,手握先皇免罪金牌,朝中文武百官也皆向着摄政王,如摄政王这般人物,便是本宫有意针对你,但又如何能动你分毫!”

    说着,心底突然想到了国师那日对这颜墨白的态度,面色也越发一沉,继续道:“再论摄政王的本事,着实高明厉害。不止是我大旭群臣被你收服,便是我大旭国师,竟也向着你,不得不说,摄政王,着实是好生厉害。”

    这话一落,她微微转眸,沉寂无波的凝向了他。

    颜墨白眼角微微一挑,似是有些压抑,却也仅是片刻,他便按捺心绪一番,兴味盎然的勾唇而笑,“长公主之意,是说国师也向着微臣?”

    凤瑶淡漠观他,并不言话。

    他朝凤瑶凝了几眼,而后才道:“若论精明,其实国师才是最为精明之人,似能看透人心,无论何人在他面前,皆如透明一般,藏不住任何事。当日微臣亲自去道行山请国师下山,其实也并未多言,仅是将长公主的话带给了国师,国师闻说之后,也未反对,仅是将微臣打量了好几眼,随即便道闭关两日后便会下山入京。是以,长公主也无需怀疑是微臣蛊惑或是拉拢国师了,微臣便是再厉害,定也无法拉拢国师才是。当日一见,着实算是匆匆,并无过多交谈,而如今长公主突然说国师向着微臣,这倒是怪了些。想来,国师定也是精明甚至擅揣人心之人,知晓微臣并非大旭佞臣,而是大旭……忠臣。”

    亦如在赞叹国师,又似在对自己歌功颂德一般,这颜墨白此际的语气,懒散平和,却又无端透着几分掩饰不住的兴味与嘚瑟。

    凤瑶面色越发的一沉,却也不愿与他多说,只道:“摄政王自诩忠臣,那摄政王便好自为之,当好这忠臣给本宫看,也给天下人看。仅在本宫面前随意的说说,有何用处。”

    颜墨白缓道:“长公主所言甚是。是以,即便长公主对微臣芥蒂极深,微臣最终,还是救了长公主一命,也算是当了忠臣不是?”

    他嗓音温润缓慢,振振有词。

    凤瑶眉头几不可察的一皱,随即垂眸下来,不再言话。

    与这颜墨白谈论这些,无疑是她所有的疑虑与冷意都会被他彻彻底底的堵回来。

    如此,与他这圆滑之人争论,倒也无任何意义,反倒还听着闹心。

    思绪至此,凤瑶开始兀自松神,不愿再多想。

    颜墨白也难得默契的未再出声,只是待扶着凤瑶抵达一处府宅时,那门口之处,突然有个孩童猛的快步冲了过来,嘴里喜悦嬉笑的唤道:“爹爹。”

    爹爹。

    乍闻这话,凤瑶抽了眼角。

    抬眸一观,便见那女童已是撞了过来。

    颜墨白忙止了步,稍稍弯身一手扶住了那女童,女童当即伸手抱住了颜墨白的脖子,亲昵而道:“爹爹出去垂钓,可有给悦儿钓得一条大鱼回来?方才青桐哥哥回来时,跑得可快了,都差点撞着门了。”

    颜墨白一把将女童抱了一手,而扶在凤瑶胳膊的手,却并未松开。

    凤瑶并不言话,待朝前方这座略微小巧的府宅打量了一眼后,随即便稍稍挣开了颜墨白的搀扶,淡声而道:“本宫便先进去了,不叨扰摄政王与你女儿天伦之乐。”

    这话一落,极是淡漠自然的朝前踏去。

    女童怔怔的望着凤瑶,忙扭头朝颜墨白问:“爹爹,这位姐姐是?”

    颜墨白咳嗽,“她非姐姐。悦儿唤她凤姨便成,莫要乱了辈分。”

    说着,见女童怔愣,颜墨白缓声解释,“她只女为父小四岁。”

    女童似懂非懂,并没吱声。

    身后这些话传入耳里,凤瑶脸色着实是不善。

    她姑苏凤瑶,好歹也是刚刚及笈之人,云英未嫁,而今倒好,竟被颜墨白这蛀虫捯饬着成了‘姨’这种辈分。

    不得不说,这颜墨白,定是故意的了。

    思绪至此,心头添堵,凤瑶并未多言。

    待入得府门后,身后的颜墨白温声而道:“今儿爹爹垂钓,倒是不曾钓得大鱼回来。若是悦儿喜欢,爹爹让伏鬼叔叔为你捕几条回来。”

    女童也极为懂礼,急忙应声。

    颜墨白轻笑一声,随意宽慰两句,随即便以有事需处理,将女童打发着回了自己的屋子。

    整个过程,凤瑶犹如未闻,兀自往前。

    待得女童的脚步声彻底消失,身后的颜墨白,才突然温润出声,“长公主,走错路了。前方便是微臣的主屋,而你的客房,则在东面。”

    是吗?

    凤瑶驻足,回头观他,“既是走错,摄政王如何不早说?”

    他勾唇而笑,“刚刚哄悦儿来着,倒是忘了提醒,长公主莫怪。”

    凤瑶眼角一抽,心底也漫出了几许怪异。

    只道是如此圆滑之人竟突然演变成了慈父,倒也的确突兀刺眼了些。

    再者,这蛀虫明明是有子嗣,为何当日那花瑟会振振有词的说这颜墨白那里不行?

    若当真那里不行的话,方才那女童,又是哪儿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