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放佞臣 第九十七章 夜里借裙
作者:文 / 圆子儿的小说      更新:2016-07-11
    思绪翻转,略微跑偏。

    凤瑶眼角再度抽了抽,待默了片刻,她才按捺心绪,朝他淡漠而道:“本宫倒是未料到,摄政王竟还有慈父的潜质。”

    说着,嗓音一挑,“今日你不是说带了王府内的子嗣齐来青州,怎此际只见了一位?”

    颜墨白慢条斯理的勾唇笑笑,“微臣历来温润宽厚,对待孩童,自也是极为宠溺的。是以,若真说有慈父潜质,倒也不假。”

    说着,嗓音一挑,“其余孩童,许是正于后院玩耍,长公主可是要一并见见?”

    凤瑶满面淡漠,“摄政王的子嗣,本宫便不必见了。钤”

    这话一落,朝前的步伐也微微加快,奈何即便强行忍耐,然而足下仍是有些发酸发软,但却并未达到满身踉跄的地步,而这种酸涩之感,也尚可忍受。

    颜墨白并未立即言话,待得与凤瑶一道入得客房的屋门时,才懒散悠然的道:“长公主许是误会了,那些子嗣,虽是微臣的子嗣,但也不是。”

    懒散缓慢的嗓音,透着几分意味深长。

    凤瑶下意识的驻足,转眸观他。

    他面上的笑容几不可察的深了半许,薄唇一启,“微臣记得,有日瑞侯当朝指责微臣强抢民女时,微臣则说过,微臣不过是救了一名女童,纳入了府中善养罢了。而长公主今日见得的女童悦儿,便正是微臣当日口中所说的女童。而后院正在玩耍的孩童,也皆是微臣带回府中的孤儿罢了。”

    凤瑶眼角一抽,柳襄当日的言论也骤然在心底翻腾开来。

    颜墨白的那些子嗣,竟然,竟然都是从外面带回来的呢。

    如此说来,可是当真应证了柳襄之言,这颜墨白虽是姬妾成群,但却并未真正与姬妾发生过什么,是以,他摄政王府的孩童,也皆是从外带回的孤儿。

    如此,这颜墨白,当真……不举?

    思绪翻转,凤瑶目光越发的僵了不少。

    大抵是看出了她神情的异样,颜墨白温润而问:“长公主怎么了?如何这般反应?”

    凤瑶蓦地回神过来,低沉而道:“不过是在想一些事罢了。”

    说着,嗓音一挑,略微应付的道:“想来,摄政王会带孤儿回府善养,倒也着实有心。”

    他笑得温和,逮着机会便温声而道:“微臣说了,微臣本是仁慈忠义之人。”

    这话刚落,那书童打扮的人顿时跑入屋门来,随即朝颜墨白道:“公子,姜汤与浴桶内的热水已是备好。”

    紧张的嗓音,略微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气喘,大抵是累得不轻。

    凤瑶下意识的转眸,便见那书童满面通红,呼吸急促,手中的托盘上,正放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

    颜墨白缓缓点头,骨节分明的指尖微微而探,待端好姜汤之后,便转身递在凤瑶面前,温声而道:“长公主今日落水受凉,还是先喝碗姜汤再沐浴一番,驱驱寒气。”

    凤瑶瞳孔微缩,淡眸凝他几眼,随即才伸手将他指尖的姜汤接过。

    颜墨白勾唇而笑,随即也不多呆,懒散而道:“长公主且忙。微臣便先告辞了。青桐会一直留在门外,长公主若有吩咐,直接唤他便是。”

    这话一落,未待凤瑶反应,已是懒散随意的领着书童出了屋门。

    一时,屋门在外被合上,凤瑶瞳孔微缩,上前将屋门栓好,才折身回来,喝完姜汤便绕过屏风,入得浴桶沐浴。

    今日在河水中泡得太久,全身的皮肤发皱,竟是微微的有些发疼,凤瑶也不敢在热水里沐浴太久,免得皮肤越发的泡胀褶皱,是以,待得身子暖和后,便正要出浴,奈何视线朝周遭一落,这才发觉身边竟无更换的衣物。

    她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起来,犹豫片刻,出浴后便用客房榻上的薄被裹身,待一切完毕,她踏步而行,打开了屋门。

    此际,门外那名书生正呆呆而立,只是闻得声响后,他便回头过来,眼见凤瑶满身裹着被褥,大抵是太过突兀刺眼,他眼角也忍不住抽了抽,惊愕了一下,随即急忙垂头下来,恭敬问:“姑娘……”

    话刚到这儿,似突然想起了凤瑶的身份,急忙战战兢兢的改口道:“长,长公主可是有事吩咐?”

    凤瑶淡漠扫他,“去通知你家主子,为本宫准备套衣裙来。”

    青桐蓦地一怔,随即顿时反应过来,满脸通红的朝凤瑶点头,而后飞速跑走。

    此际,天色已极为暗淡,周遭的光线,也已沉得厉害。

    待折身回得屋子后,凤瑶亲自将屋中的烛台点亮,待在竹椅上坐了不久后,青桐便小心翼翼的归来,入屋后便朝凤瑶递来了一身衣袍,怯怯紧张的道:“长公主,这是青桐出去借的,是隔壁的刘大妈女儿的衣裙。这,这小渔村未有绸缎庄,制衣铺也因时辰太晚关门了,是以,是以青桐无法去那些地方为长公主买套新的,只得,只得委屈长公主,穿穿邻居家女儿的衣衫了。”

    大抵是害怕凤瑶拒绝,又或是担忧凤瑶恼怒,待这话落下后,青桐浑然不敢抬眸朝凤瑶望来一眼,整个人也僵然而立,无端透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怯弱。

    凤瑶并未言话,仅是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衣裙。

    一时,屋中烛火摇曳,灯影幢幢,而手中的这套衣裙,虽朴素至极,并无太过样式,但却看似崭新,不曾穿过。

    凤瑶眸色微动,随即抬眸朝青桐望来,嗓音也放缓了几许,“有劳了。”

    青桐一怔,顿时受宠若惊,忙道:“长公主客气了。”

    说完,眼见凤瑶满目沉寂无波的观他,他倒也极为识相,随即便出声告辞。

    凤瑶淡漠点头,待得青桐彻底出去并为她掩好屋门后,她才缓缓起身绕至屏风后方,换起衣来。

    这身衣裙,略微宽大了些,穿在身上,虽有些臃肿,但也算是略微舒适。

    待一切完毕后,凤瑶才再度出门,眼见青桐仍是僵立在门外,她眸色微深,继续而道:“此际,你家主子正于何处?”

    青桐迅速朝凤瑶扫了一眼,急忙恭敬道:“许,许是在书房。”

    凤瑶淡道:“带本宫去书房吧。本宫,有事与你家主子说。”

    青桐急忙点头,不敢耽搁,当即在前为凤瑶领路。

    一路上,小道清幽寂寂,夜风而起。

    周遭夜虫低鸣,虽是此起彼伏,但却衬得周遭越发的幽远宁静。

    待抵达书房外时,只见书房内,灯火摇曳,略微暗沉,只是,屋内似有细碎的人声,只是这声音极小,便是侧耳倾听,也听不出什么来。

    青桐小心翼翼的上前两步唤门,“主子,长公主过来了。”

    这话一落,屋内细碎的人声戛然而止,随即,屋内沉寂,屋外,也一片沉寂。

    凤瑶眸色几不可察的一深。

    待得半晌,屋内终于扬来颜墨白缓慢清幽的嗓音,“请长公主,进来。”

    青桐顿时大松了口气,急忙小心翼翼的推开屋门,扭头朝凤瑶恭敬道:“长公主,里面请。”

    凤瑶朝他点头,随即淡然踏步往前。

    待刚刚入得屋门,屋外的青桐便恰到好处的合上了她身后的屋门。

    颜墨白这书房,看着倒是略微简陋,书架子上的书也不多,看着倒像是临时放上去的书本。

    此际,那不远处的案桌旁,颜墨白正端身而坐,此际,他已换了一身素袍,整个人清清淡淡,却又无端俊雅。

    奈何,视线迂回间,凤瑶却瞧见了立在颜墨白案前的那名男子,只见那男子,满身青袍,发丝高束,背影刚毅壮实,看着倒是有些武将气质。

    “长公主夜里寻来,可是有事?”

    正待凤瑶朝那人的背影仔细打量,颜墨白温润无波的出了声。

    凤瑶回神过来,目光落向颜墨白,并未言话,待走至他案桌前时,侧目观望,才见身边这青袍男子面容如他背影一般刚毅,面色无温,瞳孔无绪,着实给人一种掩饰不住的孤高与清冷。

    “王旭,这位是长公主。”颜墨白再度恰到好处的出声。

    青袍男子顿时转身过来,面色无波的朝凤瑶恭敬行礼,“王旭,拜见长公主。”

    凤瑶深眼凝他几眼,随即转眸朝颜墨白望来,“这位是?”

    颜墨白笑得温润,嗓音平和,“这位,便是负责微臣青州渔业的总管,王旭。”

    是吗?

    凤瑶瞳孔微缩,倒觉这王旭年纪最多二十七八,但却能被颜墨白如此重用,年纪轻轻竟已负责青州渔业,且还为颜墨白缔造出了富可敌国的神话。

    不得不说,这王旭,倒也是人才了,不可小觑。

    思绪至此,凤瑶缓道:“往日仅闻摄政王多金多财,也闻摄政王在青州发展渔业,但如今终于见得摄政王身后这位赚金能手,倒也是本宫之幸。”

    她嗓音略微幽远,语气微挑,话语却有些几不可察的复杂。

    颜墨白依旧笑得温润如常,“长公主倒是过奖了,王旭本为商人,此际见得长公主,自该是王旭之幸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