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狂潮 第四章 天才与废物
作者:起点傅啸尘的小说      更新:2016-09-24
    <!go>

    ,。

    你怎么也去做解说了,人家能要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楚云凡收起了心中的难受,露出笑容说道。

    昆仑历时代的网络已经全面进入了公历时代小说中那种虚拟的网络,在网上,甚至能够和在现实里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区别的。

    本来以人类的科技,是决然没有可能就这样进入到这种虚拟网络之中的,按照历史书上的记载,是人类在进军昆仑界的过程之中,得到了一件很厉害的宝物,名为虚境,现代所有的网络,都是以虚境为核心构建的,这才是虚拟网络能够成型的根本原因。

    而现在人人习武,现实里比斗切磋容易受伤,但是网络上就不会了,所以在网上各种武斗的都很多,甚至都有直播,尤其是那些厉害的高手之间的比斗,那就更是场场爆满,许多人都会去看。

    而武斗直播的大热,自然也催生出了许多的解说,许多厉害的解说,能够随时随地的报出这些高手用的什么招式,并且推断两人之间的胜负之类的。

    而这些解说也往往很容易产生很多粉丝,厉害的解说,赚的也很多。

    哥,你这也太小看我了,我在网上解说武斗比赛的视频,那点击量都有好几百万了,所以才有直播网站愿意请我做现场解说呢!楚晴萱掩饰不住的兴奋说道。

    那行,你就去做呗,没想到我妹妹还成了网络红人了,看来以后不能小看你了啊!楚云凡摸了摸楚晴萱的小脑袋说道。

    仔细想想他也就不奇怪了,要想做这种武斗比赛的解说,必须对各种武学,还有形势判断都非常厉害。

    楚晴萱在这方面天赋极好,虽然不能修炼,但还是眼光比他可要强的多了,平时她没事在网上呆着也就只有不断的学习了,可惜也就不能够修炼,否则直接修炼到气海境,甚至更高都毫无问题。

    那是,你肯定不能小看我!楚晴萱仰着小脑袋,一副常胜将军的骄傲小模样,看着甚是可爱。

    蓦地,门又是自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一身西装革履,约莫着三十多岁的模样的男子。

    爸!

    爸,你回来啦!

    楚云轩兄妹两人连忙说道,这人正是楚家一家之主,楚成。

    楚成只是这昆仑历时代一个很普通的上班族,每个月拿几千块钱的工资,也就够刚刚养家罢了。

    楚成有些许疲惫,但是当看到了两个子女的时候,脸上还是露出了几分笑容。

    都回来啦,正好,吃饭!杨雅芸走了出来,将饭菜都一一端上了锅。

    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是如果在公历时代,这一桌饭菜的价格低不了,各种人参,鹿茸,灵芝等等,现在这些曾经少见的补品都能够大规模养殖,而且快速催熟,人参起码都是百年以上的年份,因为技术成熟,所以与自然成型的都没有什么分别。

    如果不是这样的饮食已经做到走入千家万户,也撑不起现在人人修炼的大修炼时代。

    吃到一半,楚成突然开口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差点都忘记说了,大哥今天给我发了请帖,让我们去参加一个月后云天的生日宴会,刚好也是庆祝云天考上武科班!

    不去,去什么去,除了借机收份子钱之外,还不是为了嘚瑟显摆他儿子考上武科班呗!杨雅芸饭碗一推,直接说道。

    大哥也不是那个意思!楚成看着生气的老婆,不由得连忙开口说道。

    什么不是那个意思,大哥大嫂什么人我不了解吗,不就是想显摆他儿子呗,这些年这都多少次了,我就想不明白了,楚成,你也是爸的儿子吧,凭什么呀,大哥的儿子出生的时候,爸亲自回家族去求了一颗洗髓丹帮云天洗经伐髓,那我们云凡呢,就晚了几天,不是长房长孙又怎么了,这些年有什么好事什么时候轮的到我们的!杨雅芸秀眉微蹙,直接说道,我们萱萱自小身体不好,求爸借点钱看病都难,但是这些年爸妈花在云凡身上多少钱,偏心也不能这样啊!

    楚成讪讪的一笑,说道: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脉已经没落很久,难得出了个云凡这样有天分,爸妈也是指望他光宗耀祖!

    什么有天分,要是没有爸给他求回来的洗髓丹,加上从小到大,几万几十万的买各种珍贵药材让他浸泡,他能有这样的修为?杨雅芸不由得说道,楚成,我们家已经够困难的了,我们萱萱看病都没钱,爸妈还要你借钱给大哥家,这些年你陆陆续续借了三十几万出去,有见到回头钱吗?

    这不是已经有回报了嘛,云凡现在不仅仅是能考上武科班了,而且已经有联邦大学的导师看重他,要保他上联邦大学呢,到时候我们一家人都沾光啊!楚成依旧只是笑笑说道。

    沾光?你觉得我们能沾到光么?大哥他们家本来就看不起我们,现在就更好了,你还指望我们能沾光嘛?算了,我不吃了!

    杨雅芸直接站起来,转身就进了屋子。

    楚成连忙跟了进去,而在桌子上的楚云凡和楚晴萱两兄妹,早就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楚云凡帮楚晴萱盛了一碗人参鸡汤,而自己则是又吃了一碗饭,习武之人,胃口自然大。

    也就是现代社会物质极大丰富,否则真的吃不消。

    只是楚云凡心中却没有那么平静,那个与自己只有几天只差的堂哥楚云天简直就像是自己的噩梦一样。

    与天赋一般的楚云凡不同,楚云天出生的时候,便是灵慧开窍,见者无不惊叹,爷爷就为他去到楚家本家求到了一枚价值上千万的洗髓丹,洗经伐髓,所以楚云天自小就表现不凡,天赋出众,加上家里从小就购买各种药材给他泡药浴,所以他修行起来速度极快。

    楚云天与楚云凡年岁相当,都是上高三,只是楚云凡只是上的寻常的静海市十三中,而楚云天上的则是东华市的一中,那是整个东华市最好的学校,天才云集,高手如云,最差的都能考上联邦十大名校,最好的那一批,甚至能考上十大名校排名第一的联邦大学。

    楚云天才刚刚上高三,居然就被联邦大学的导师看重要保送他进联邦大学,说是给楚家光宗耀祖一点也不为过。

    联邦大学那是整个联邦排名第一的大学,背靠联邦政府,能够考入其中的人,整个人类之中,十万中无一,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出来的人用封建时代的话说,那就是出将入相,在军队中有不知道多少将官出自联邦大学,政府里的高官也有过半来自联邦大学,还有各种科研界,经济界,化界名人,数不胜数。

    考上联邦大学,等于就是出来肯定有一个好的前程!

    而身为与楚云天只差了几天的楚云凡,自然是作为一个反面比较的对象,他不止一次听到有人当着他的面就直接说,楚家的精华都集中到了楚云天的身上了吧,只差几天出生的楚云凡一点点都没有分到,简直就是废物。

    楚云凡和一般人比并不差,但是和身为天才的楚云天相比,在许多人的眼里,和废物也没什么差别了。

    人都有自尊心,被这样从小到大赤果果的比较与鄙视,楚云凡心里怎么会一点波动都没有,只是他学会了隐藏,不将这种情绪流于表面,因为他知道,真正伤心的人,不会是那些看笑话的人,只有最疼爱自己的父母,才会最伤心。

    想到这里,楚云凡又看向了楚晴萱,眼神之中充满着可惜,他的天赋是平庸,但是楚晴萱却不同,她的天赋极高,在他看来,一点都不比楚云天要差,但是偏偏上天是如此的不公平,给了她一个先天基因的怪病,有什么样的天赋也熬不过这日渐萎靡的身躯。

    楚云凡听着房间里不时传来的声音,他心中却是知道,难道父亲真的是如此没有骨气么?

    爷爷和大伯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说借钱就借钱么?

    他有一次无意中知道了父亲的打算,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赚到足够的钱治疗妹妹,但是楚云天却不同,他天赋出众,将来出来就是人类中的精英,上千万虽然多,但是对于那个时候的楚云天来说也不算太难。

    要是那个时候的楚云天念及旧情,帮他们一把,妹妹的病就有救了!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打算,他才会放下所有的尊严,任凭爷爷和大伯呼来喝去。

    不,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楚云凡想到深处不由得握紧了双拳,指骨都握的惨白,指甲陷入了肉中,也毫不自知。

    等妹妹楚晴萱也吃好,楚云凡将碗筷都收拾一下,丢尽洗碗机之中,这都是现代科技,根本不用像是以前那样辛苦洗碗,都会被清洗干净,然后自动摆放齐整。

    收拾了一翻之后,楚云凡进了屋子,关上了门,盘坐在了床榻之下的一个软垫上,开始了例行的修炼。

    m.aiquxs.,。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