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把爱送你挥霍 041、你将自己当成什么了?
作者:南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往床边走去的时候,容锦墨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放轻了,生怕将床上的母女二人吵醒……

    他在床边站了许久,盯着南溪和容潇潇在看,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其实他此刻的眼神到底有多柔软……

    容锦墨拿出手机对准床上的两人,按下快门照了一张照片。

    其实容潇潇和南溪长的很像,无论是眼睛还是鼻子嘴巴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帮容潇潇将被子给拉了上来,而后把南溪从床上抱了起来,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在触及到柔软的床褥的时候,南溪已经迷迷糊糊的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好几天都没有出现的容锦墨终于出现了……

    他正站在床边看着她。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围,发现这是自己的房间,似乎是容锦墨将她抱回来的……

    她沉默了一会,开始动手脱衣服,先是毛衣,随后是打底衫,在她伸手拉开拉链要将裤子脱下来的时候,容锦墨略带冰冷而紧绷的声音传来:“你在做什么?”

    他的脸色很难看,深邃的眸子里面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南溪还是将裤子脱了下来,扔在地毯上,她躺在了床上,浑身上下只剩下黑色的内衣裤了,这样的颜色,衬的她肤色更为的雪白。

    她盯着天花板在看,声音很轻,似乎不带任何的情绪:“你将我从潇潇的房间抱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

    容锦墨掐着她的细腰,半眯着眸子:“你倒是挺自觉的。”

    南溪没有回避他的眸光:“你救了奶奶,这是我答应你的,所以这是应该的……”

    容锦墨握着她肩膀的手在不断的用力,力道收紧,似乎要将她细细的骨头给捏碎了一般:“你将自己当成什么了?还有,你将我当成什么了?”

    他顿了顿,薄唇吐出冷酷的字眼:“你将自己当成妓女?”

    南溪明知道他是故意在羞辱自己的,但是小脸还是顺便变得苍白起来了:“这本来就是我们俩之间的交易……”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容锦墨低下头堵住了嘴,他吻得很用力,她痛的嘴唇都发麻了,双手紧紧地拽着床单,一声不吭的承受。

    他离开她唇瓣的时候,深邃的眸子依旧盯着她的脸在看,问着那天问楚北尧同样的问题:“南溪,这三年来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过我的存在?”

    南溪从来没有想过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此刻怔怔的盯着天花板在发呆。

    这个问题,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去想过。

    因为她很怕得到什么她根本不想得到的答案……

    因为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要一直恨容锦墨的……

    “没有。”南溪缓声道。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容锦墨还是觉得心脏处猛地传来一阵疼痛,他翻身将她压在床上,抵在她的红唇处冷冷的道:“南溪,就算这辈子得不到你的心,但你的人永远都是我的……”

    南溪很冷静的看着他,眸子里不带任何的感情……

    清明而又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