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三章 密谈流于夜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是夜,月色朦胧,淡薄的银辉投射在碧纱窗上,闺房内烛光摇曳,我捧着《诗经》坐在榻上,正好读到《摽有梅》,“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女诗人渴望爱情之心呼之欲出,读得我竟也脸红心跳,不免想:求我之庶士,何时出现?

    越想越羞,遂胡乱翻书,翻到《鼓钟》,“鼓钟将将,淮水汤汤,忧心且伤。淑人君子,怀允不忘。鼓钟喈喈,淮水湝湝,忧心且悲。淑人君子,其德不回。鼓钟伐鼛,淮有三洲,忧心且妯。淑人君子,其德不犹。鼓钟钦钦,鼓瑟鼓琴,笙磬同音。以雅以南,以龠不僭。”读完疑惑不已,听着声声鼓钟,汤汤淮水,诗人所想起的君子是恋人、友人还是政客?捧着书反复读了几次,许是不明白“鼓钟”和“淮水”的典故才无法理解诗意吧。于是起身和芷沫一同出门去找哥哥解答。

    捧着书走在鹅卵石路上,不由想起从前兄弟姐妹们一同挑灯夜读的乐趣,那时还有慕君哥哥。

    他和玥娆姐姐是义父的亲生儿女,年龄在我们之中也是最大的一个,因而常常体贴照顾我们。

    他总是那样亲切,那样疼爱我,只可惜……每每想起慕君哥哥,我的心都无法自拔地痛,几滴清泪悄然滑落……

    来到谨仇哥哥住的宣室阁,看到里面仍亮着烛火,知道哥哥还没睡下,我便走到门前准备推门而入。

    不料却听到义父的声音。

    “此番去江浙,我和姜伯父会引你去见一位武学高手,你只安心学习武功便好。前几次学到的武功招数你练得甚好……以后这一身武学定会助你完成大业!”

    “谨仇谢义父栽培!”说罢,我听见“扑通”跪地声。

    难道每次和义父外出,哥哥都要去习武?我忽想起每次哥哥外出回来,手上、脸上都有深深浅浅的伤痕、伤疤,心跳不由漏了一拍。

    如此习武,是为何般?莫不是想要考取武状元?想到此,哥哥每次听义父说起朝廷之事眼中便泛起隐隐之光的模样浮现在我脑中。

    “这是今日呈上去的上两月的朝廷钱谷金帛诸货币支出、收入记录,你仔细阅读。其他的政事,我会多留心打听。将来等你考取了功名,与我一同入朝为官,便可自己切身感受到更多的朝廷中事。”

    “是!”这一声是包含了太多坚毅和抱负。

    义父身为太府寺少卿,掌管朝廷钱谷金帛诸货币,只是这些支出、收入记录向来是朝廷机密,非相关人员不能查看,为何要给哥哥看?

    以现在情形看来,哥哥是立定心志要考取功名,入朝为官了,而义父则在助他一臂之力。

    “璇儿近日总在读一些治国、兵法之书,不知是她突然对这些有了兴致,还是义父有意为之?”

    哥哥突然提起我,我不禁往前靠近,以便听得清楚些。

    “她多读这些书未必不好,将来也好多为你分担些。”

    “璇儿还小,我不忍将她牵扯进来,只当她重生了,从此快快乐乐地度过余生也就罢了。”哥哥的语气中多了几重眷恋和疼惜。

    我心中的疑惑渐深,里面义父和哥哥却又开始聊起习武的事,我自打无趣,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