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十六章 玉笛伴璇舞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身着杏色罗纱,腰系九块青玉,纱裙飘渺,玉声清嘹,宛若惊鸿舞九天!”

    李瑾说着,已走到我身边,侧头看我,露着温润笑容。

    他朝李玉作了一揖,“见过老师,在下李瑾,今日打扰您与姑娘练舞,实在不好意思。只是,在下觉得姑娘之舞,若以玉笛古琴和鸣,更胜古琴独奏。”

    李玉瞅着李瑾,眯着的双眼中似透出了几丝光芒,捋着白须思考良久,慢慢点了点头,“公子此意甚好,只是现在并无玉笛。”

    李瑾一直站在我身边,隔了不到半尺远。

    不知怎地,想着他方才看见我跳舞,心就羞得狂跳不止,一张脸红得快要烧起来。

    杜珞泽跟在他身后,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

    “不知姑娘能否赏光,让在下献丑一番,为姑娘伴奏?”李瑾转身朝我作揖,脸上浅浅温柔的笑意,深邃的眸中载着真诚与渴盼。

    我攥着罗纱袖,不敢抬头看他,只轻轻点了点头。

    李瑾走到芷沫身边,伴着芷沫的古琴声,优雅地吹起了他的玉笛。

    玉笛的悠扬和古琴的幽沉相结合,宛如清风带着流水,缓缓流淌在山间的绿叶红花间。

    我红着脸跳起来,起初瞟到深情吹笛的李瑾,不由得害羞,连连跳错舞步。

    他见我跳错,倒也不慌张,两眼直直看着我,饱含深情与鼓励,笛声也变得愈发柔情。

    看着他眸中的柔情,我一颗心渐渐平静下来,随着音乐舞动、旋转……

    这样的时光,竟是这般美好,好得让我不忍结束这段舞。

    我想他一直为我吹笛,深情看着我,仿佛天地间一切都消失不见,只剩起舞的我和吹笛的他。

    音乐缓缓而止,我跪地仰头时,眼中只余握着玉笛的李瑾,不禁莞尔一笑。

    李瑾呆呆看着我,眼波微动,轻轻荡着柔情和迷恋。

    两人默默相视,全忘了一旁的芷沫、李玉和杜珞泽。

    “咳咳,今日就到这儿吧,芷沫丫头,你送老夫下山罢!”李玉摆了摆手,径直走下山。

    芷沫跟在他身后,朝我眨了眨眼,欢欣地走了。

    杜珞泽看了我几眼,眼眸中有深深浅浅的情绪,朝李瑾抱了抱拳之后,也跟着李玉他们下山了。

    待众人都走了,只剩我们两个,我才发现自己仍傻傻地单膝跪着,尴尬了好一会儿,见到李瑾的大手摊在我面前。

    “这也是九凤玉璇玑的一部分吗?跳完许久仍要跪着?”他的语气中颇带了些玩笑。

    我愣了楞,扶着他的手站起来。

    一站起来,便羞得马上松开他的手。

    他定定瞅了我许久,似乎不打算将视线移开。

    我低声喃喃道:“不许你这样盯着我看……”

    他闻言,微微笑了一下,负手站到我身旁,与我并肩而立,“恕我失礼了,还沉浸在你曼妙的舞姿中。”

    这样一句话,更是让我耳根至脸都羞红起来,无言而对,紧张得一直攥着自己的罗纱袖。

    “低身锵玉佩,举袖拂罗衣。对檐疑燕起,映雪似花飞。”他停在我面前,“从前看人跳舞,总感觉不到萧德言写的《咏舞》的意境,今日算是明白了。绿叶红花间,杏色罗纱飞舞,却比映雪花飞更加惊艳。”

    听他这样由衷赞许,我又是羞涩又是惭愧。

    我根本不知九凤玉璇玑真正的含义,跳得再美却是没有灵魂的舞蹈。

    “哥哥曾说这是我亲生父母的定情之舞,但我对他们的事情全然不知,所以并不能领悟这支舞的真正含义。”

    “也许是你尚未经历过如同你父母那般刻骨铭心的爱情,所以不懂得,总有一天会懂得。”他眼中含

    情脉脉,澄净明亮得如同一汪秋水。

    心中悸动,愣愣看了他半晌,脸不自觉滚烫。

    两人沉默着走在山路上,身旁男子的幽幽沉水香一阵阵萦绕在我鼻尖。

    李瑾侧头看了看我头上的碧玉簪,嘴角挂着温润的笑,“钟姑娘今日打扮娇俏,头上却仍带着素雅的玉簪,不知这玉簪是否从来不离身的?”

    想起他那日舍身跳水为我捞起玉簪,想起慕君哥哥送我玉簪时的话语神态,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我这样问冒昧了,怕是勾起了姑娘的伤心事……我……”

    “碧玉簪是疼爱我的哥哥所赠,只是斯人已逝,只能日日带着碧玉簪缅怀。哥哥说我总爱穿娇俏的衣服,配上简朴碧玉簪很是合适。”

    “你哥哥如果知道你这份心思,必定安慰感动。将故人的情意铭记在心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份安慰和释怀。”

    李瑾一脸感慨,眉宇中稍有哀愁。

    沉默再次在两人之间蔓延,他一路将我送至山下,芷沫站在山下马车旁,将我扶上车,我掀帘看着他玉立的长身,朝他灿烂一笑,挥手与他道别。

    马车轱辘辘前行,他的身影一点点模糊在山花绿影之间,我的心却仍旧扑扑乱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