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二十六章 两情共缱绻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你被一群黑衣人追杀,担心害怕得不行,就跟着你跑了过来……如果不是为了护我,你也不会受伤,我……”我看着他涔着血的伤口,满心愧疚,眼泪簌簌而下。

    李瑾听完我的话,怒气好似忽然消失,语气变回一贯的温润,“对不起,方才语气重了些,我……其实更担心你因我受伤。”

    我抬头看着他,泪眼模糊,“其实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可是……我刚刚杀人了……”

    他眉心一动,迟疑了一下,伸手给我抹泪,“他是来杀我们的,如果不杀了他,我们就会死。本就是坏人,不必这样苛责自己。”

    “可你就给他们都留了活路,伤得虽重,总不致死。我那一剑,却是一剑致命……我不想杀人,我怎能就这样杀死一个人……”

    见我如此自责,他轻轻拍着我的背,还一边给我抹泪,“忘了这些吧,我只要你平安无事!”

    他眼中倒映着两个小小的我,眼波中微微隐着疼惜与爱怜。

    我呆呆看着他的神情,脸又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正要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羞涩,他一双手捧起了我的脸,双眼直直看着我,“我很开心,你愿意挺身为我涉险。但我不想有下一次,如果看你受伤,一定比万箭穿心更让我痛苦。”

    他言语中的深情与眷顾,让我惊愕了一会儿,随即便是泉涌而来的幸福和愉悦,只晓得回望他,破涕而笑。

    “这是你及笄时用的衿带吧,怎舍得用它给我包扎伤口呢。这该是送给心爱男子的定情物才对……”

    望着他伤口上的衿带,我撅了撅嘴,拂开他的手,“你不稀罕也罢,到时把它取下,洗干净了还我就好。”

    “可是我很稀罕……”他低低在我耳边说道,温热的鼻息拍打在我的脖颈间。

    我羞得不知所措,不敢扭头看他。

    他轻轻将一个玉佩塞进我手里。

    我看着手里躺着的玉佩,一颗心更是跳得厉害,全身微醺着躁动的热气。

    我拿出及笄礼的衿带给他包扎,不小心露了心迹;如今他给我这样一个玉佩,又是作何打算?

    “这是昆仑玉,上面刻的是龙凤呈祥。你……”我的脸滚烫着,手指拂着玉佩冰凉的表面,心里不断想着龙凤呈祥的蕴义。

    “若璇,你可知道,每次你这样羞着低下头,我都觉得……”他顿了顿,温柔地握起了我的手,“觉得手足无措,发现自己……越来越迷恋你。”

    他掌心的温热在我手掌中散开,似乎将我的心也烘得热乎乎。

    “那日在莲池里初遇,听着你唱《江南》,我深深地着迷。于我而言,你真是一块天赐的美玉。在漫天凤凰花飘舞间,看你舞九凤玉璇玑,心中满是狂喜。七夕夜,我抚着你的脸庞,你可知我有多心动。之后我又在枫树底下重遇你,那时我心里的激动和欢欣无以言表。可我一直害怕,这只是我一个人的心意。直至今日你惊慌地在我怀里哭泣,我才开始觉得,这似乎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单相思。”

    “你……我……”面对李瑾突如其来地表明心迹,我既慌乱又暗喜。

    夏莲池初遇;水中捡玉簪;凤凰花飘舞间,他吹笛,我起舞;七夕夜烟火下,我们的深情对望;枫树下他深情为我吹笛;石阶翻滚,为了护我,他不惜伤了自己;今日看到他遇险,我心中的担忧和慌乱;在墙角边的温存相拥,我心中的安定和满足……

    这些一点一滴的相处往事,其实,早已一点点刻入了我的心底,生了根,发了芽,开出了绚烂的花儿。

    “我还以为,我的情只是我的单相思……”我微微抬头看着他,羞红着脸说,“每次遇见你,我都羞得手足无措,冒失又傻气,我还以为你不会……”

    他打断我,“寻好梦,梦难成。我以前从未想过自己将来会喜欢上怎样的女子,但初见你时,就确定了你就是我想要找的女子,从此只盼换我心,为你心。”

    心中的感动和激动无以复加,我情不自禁地伏在他肩头,握紧自己的双拳,鼓起勇气,“情深旧,缱绻三生,共白首。”

    听我此言,他愣了半晌,“情深旧,缱绻三生,共白首……”低低念着这句诗,好像在回味我的意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此定不负你的相思意。”

    他的笑颜绽开,不顾手上伤痛,紧紧地环抱住我。

    他的胸膛贴着我的脸,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心和我的一样,跳得那样快,拍打着欢欣的韵律……

    - - - 题外话 - - -

    发糖啦发糖啦!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