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二十九章 奈何迹难寻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清晨,一束束米黄的柔光洒入我的闺阁中,透过那一层层粉色帷帐,多添了几分温馨。我揉着朦朦胧胧的睡眼,身上的慵懒仍未退,躺在床上等芷沫过来服侍我梳洗。

    “小姐,小姐,不好了,李公子他……不见了。今早我去他房里给他端洗脸水,他已不见了……”芷沫莽莽撞撞地冲进我房里,神色慌张,担忧地看着我。

    李瑾不见了?!他从未跟我说过要离去哪儿,怎会不见了?

    我顾不得洗漱,也顾不得更衣,直奔向李瑾的厢房。

    “李瑾!李瑾!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冲进这已没了李瑾身影的厢房,我发疯似的四处寻他,傻得连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可除了书桌上的一封信,什么都没有。

    我环视着这间厢房,全身力气像是被抽干,摇摇欲坠。

    “小姐,没事吧!“芷沫在一旁扶着我,把信拿来给我看。

    我摊开信纸,他刚劲有力的字迹跃然而出:“若璇,原谅我不辞而别。家中出了急事,一言难尽,我必须立刻赶回。只望你安好,勿念。李瑾。”

    “愿我安好……勿念……他还没跟我说他家在哪儿……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

    他一定还会回来找我的……

    可是为什么不承诺说会回来找我?

    我紧紧攥着那张单薄的信,指甲刺破了它,刺入我的手掌,一阵阵痛感传入心口。

    此刻,到底是手痛,还是心痛?

    他说那些黑衣人是仇家派来追杀他的,那么他此番离开钟府,遇见危险如何是好?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他走得如此匆忙,连个告别都不能给我……

    心脏里塞满了担心、恐惧和悲痛,我抚着胸口,想要抚着那疼痛的心脏,以为可以减轻痛楚,但是却愈发痛得喘不过气……

    我回到房里,坐到床上,呆傻地看着飘飘浮浮的帷帐。

    姐姐给我端来参汤,屏退了下人,一口一口地喂我。

    可心装着这么多担忧与痛楚,我一点也喝不下。只呆呆握着李瑾送的龙凤呈祥玉佩,看着床边挂着的他给我画的画像。

    姐姐柳眉紧锁,只在一旁静静地陪着我。

    阳光一点点敛去,换来低垂夜幕。月儿弯弯,皎洁如银,一如那晚映在李瑾侧颜上的月光,那样惹人醉……

    想到此,此前与李瑾经历的总总一一浮上心头。那样缀满星光的双眼,那样真挚的目光,那样信誓旦旦的许诺……

    梦里,莲池依旧,故人依旧。他吹着笛,与我的《江南》相和,我俩一起陶醉在西沉太阳的微光中……

    这样的梦,似乎反反复复做了无数遍,我实在不愿醒来。

    “璇儿……璇儿……”一声声有力的呼喊就像一双大手稳稳地把我从深渊中拉出。

    我挣扎着睁开眼,看见哥哥憔悴的面容。

    “璇儿,你总算醒了……”哥哥脸上挤出一丝笑,掩不住他满脸的忧愁。

    想必,哥哥已从姐姐口中得知了我和李瑾之间的事。

    “哥哥,我……又让你担心了。可是,哥哥,我第一次觉得这样难受,真的好难受……”看见哥哥,我那伤透了的心似乎找到了避风港,忍不住缩进他安全的臂弯中。

    “璇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现在可以哭出来,大声地哭出来。”哥哥一遍又一遍地轻拍着我的背,我压积了几天的伤痛和委屈在他的柔声细语中,一下子全都喷涌而出,化作大滴大滴的泪簌簌而下……

    待到眼泪哭干,我的脸上尽是泪痕,哥哥的胸前也被我的泪打湿一大片。他拿来温热的毛巾,一点一点地拭去我脸上的泪痕。

    我不敢抬头看他,怕看见他因为

    担心我而憔悴的面容,怕看见他盛满心疼地目光,还怕看见他脸上的泪痕……

    “璇儿,什么事都不及你自己重要,我只希望你安好。”哥哥一遍又一遍地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

    日光正暖,柔柔地洒在他与我的身上,房内的香炉吐纳着安神的百合香,袅袅香烟,引我沉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