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三十章 采选降钟家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晋惠帝建元二十三年八月十三,惠帝驾崩。

    霍姓亲王起兵作乱,篡夺帝位。张皇后以外戚力量起兵,诛杀谋反的襄王和段王。

    内乱平息,群臣迎立惠帝嫡长子霍奕轩为帝,年号元平。

    因着未开始新的一年,仍沿用先帝年号,即为惠帝建元二十三年。

    新帝立太傅陆季廷之女陆氏为后,后宫还有一位昭仪、两位婕妤。

    建元二十三年八月二十五,帝后大婚,普天同庆,长安的街道上一片喜气洋洋,炮竹声随处可闻,漆黑天穹中朵朵焰火砰然绽放,映得天地色彩纷呈。

    建元二十三年九月初一。

    李瑾已经失去音讯半个多月,我一个人去过莲池,呆傻地站着,以为他会再次吹着玉笛出现;我爬上胭脂山,看着漫山绯红枫叶,痴痴想着与他的一点一滴,盼着他再次出现我身后,朝我温润而笑;我一个人荡着秋千,却怎么也荡不高,满脑子都是他那句“以后为你亲自做一个秋千”……

    姐姐为了让我不整日想着李瑾,总变着法子带我做许多新鲜事。

    一日,我跟着她在房里学女红,她一针一线地教导着我,在一匹洁白绢帛上绣红梅。

    我从小不愿学这些,如今学起来,十分费神费力。姐姐倒也耐心,就算我错了千百次,仍毫无倦意地教着。

    绣了一上午,一幅歪歪斜斜的红梅图算是绣好了。

    “不错不错,也看得出是红梅了。”姐姐举着绢帛,嘴角勾着浅笑。

    “别笑话我了。这条绢帛赶紧藏起来,别让人看去了才好。”我皱着眉看着上边歪歪斜斜的红梅,心想起去年冬日院子里的雪中红梅,何其美丽,不由尴尬一笑。

    姐姐看着我笑,稍稍一愣,摸了摸我的头,“初学就能绣成这样,也算不错了。假以时日,我的璇儿绣的比皇城里的绣娘还好呢!”

    几声敲门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芷沫推门而入,“两位小姐,宫里有采选使来了。老爷请两位小姐即刻到客厅。”

    采选使?听到这,我心里荡起了一圈圈不安。一旁的姐姐也是柳眉紧锁。

    一到客厅,便看见满满一家的下人奴才跪了一地,义父跪在正中央,一个身穿红衣大袍,威风凛凛的人正端坐在客厅的正座之上。

    芷沫拉着我和姐姐跪到义父身旁,那座上之人,上下端量着我和姐姐,眼神犀利,弄得我不自在。

    “都来齐了?那咱家就开始宣读圣旨了!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恭敬地打开黄灿灿的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初登基,后宫空虚。现诏聘公卿以下子女,以备六宫,钦此。钟大人,接旨吧!”

    义父接过圣旨,神情凝重,“谢主隆恩!”

    那红衣使拍了拍义父的肩膀,满脸笑意,“哎呀,钟大人呐,您府里的千金可谓是倾国倾城了。一朝入选,真是家门大幸,满门荣光啊。咱家以后说不准还要您的关照呢!”说完,他一挥手,带着身旁侍卫大摇大摆地离去。

    婢女扶着义父站起,义父深深地看了我和姐姐一眼,满脸惆怅地径直走回了房间。

    我与姐姐站在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滋味难辨。

    - - - 题外话 - - -

    璇儿小傻瓜的命运会怎样呢?大家继续支持继续关注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