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三十三章 义父工于计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提着灯火,跟着义父穿过幽幽小径,来到后花园的假山旁,传来一声声低低的抽泣。

    我好奇地探出头,看到不远处的姐姐和哥哥,哥哥紧紧抱着怀里哭泣的玥娆姐姐。

    “忘了我吧……”姐姐抹着眼泪说道。

    “玥娆,我做不到……相信我,总会有办法的。你别哭了……”哥哥扶起姐姐,用拇指抹去她的泪。

    “别做傻事……谨仇……或许我们本不该在一起的……我现在只愿你和璇儿都好好的……”

    “不……你不能参加选秀。你不要我们之间的誓言了吗?玥娆……我带着你们离开钟府,一起去与世隔绝的山里隐居……”哥哥激动地说着,姐姐却急急地用手覆上他的唇。

    “别说了!谨仇,别为我做傻事,我们不能这样抛下爹爹……”姐姐还未说完,哥哥便把唇覆到她的唇上。月光下,一对伤心爱侣在用他们的毕生爱意、毕生力气拥吻着……

    看着哥哥和玥娆姐姐的热烈拥吻,我内心的欣喜难言,又隐隐有悲伤。哥哥与玥娆姐姐这样相爱着,我定不可以让他们分离!

    我陷入沉思中,连如何跟着义父回到房里也不知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谨仇和玥娆之间的情意,不愿意给他们一个名分,是觉得时机未到。可我漏算了采选……不服采选的官家儿女,终会牵连全家,因此而满门抄斩的例子不少……璇儿,为父知道入宫参加选秀让你委屈了,也知道你一直盼望嫁给自己情投意合的人……可是情势所逼,”义父不停转动着他拇指上戴着的汉白玉扳指,眉头微锁,“玥娆她愿意为你舍了她自己,谨仇还愿意为你永生避世,这些不是你想要的吧?”

    义父的一字一句像是一把把利刃,直直插入我的心脏。

    我忍着泪,忍着痛,不愿在他面前表露太多情感。

    他看了看我神情,继续说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不会逼你,为父只想钟家上下都安好。但是参选未必是坏事……”

    “若我进宫参选,哥哥定然不愿意……”

    “自小到大,谨仇为你放弃了多少?因你的梦魇恶疾,他四处寻医,荒废了多少读书练武的时光;因你贪玩喜闹,他每次外出公干都花不少心思给你挑选新鲜事物带回来;因你爱读《诗经》、《离骚》,他放下《孙子兵法》、《史记》,给你一遍遍讲着这些妇孺之书……他想成就功名,为朝廷效力的野心有多大,看来你一点都不懂。”

    一滴滴泪从眼眶中滑落,浸湿我的脸庞,哽咽道:“如果要我进宫为妃,为哥哥的前程铺路,定会比死更让他难受……”

    义父眼波微动,似疼惜我,又似不舍我,轻轻捏着我的肩膀道:“让他知道你是真心想入宫便好。他所有不情愿和痛苦皆源于你的不情愿罢了。”

    泪眼模糊中看见义父坚毅的神情,想起哥哥平日里对官位、权势的渴望,我定了定心神,说道:“爹爹,不用说了,我同意入宫参加选秀。只有一样,希望爹爹应允。”

    义父见我同意,眼里跳出欣慰和喜悦,“什么条件,你说吧。”

    “希望爹爹应允哥哥和玥娆姐姐的婚事。”

    桌上的烛火摇曳,红色的火光映在义父阴沉的脸上,却烘得我的脸庞微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