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三十四章 真心自难忘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好。”毫不犹豫地,他答应了,但眉目间稍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伤感,“忽想起从前,慕君也是这样求着我答允玥儿和谨仇的婚事,如今,他也可以了却这桩心愿了。”说完,他打开桌上的镶金玉盒,一只光滑润泽的和田玉手镯呈在我眼前。

    玉镯上雕着栩栩如生的翩飞凤凰,一看便知是传世珍宝。

    义父将玉镯取出,轻轻戴在我手上,“如此,便圆满了。”说罢,面带微笑地离去。

    我握起自己的右手,定定地看着手腕上夺目的玉镯。凤凰于飞,这是义父给我的期许?是对女儿得到幸福的期许,亦或是对他光明前程的盼望?

    今日他顺水推舟,提起慕君哥哥,表面上是说应了我和慕君的心愿而答允哥哥和姐姐的婚事,实际上却在提醒我:他唯一的儿子慕君是因为我们兄妹俩才英年早逝,我们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如今回想起来,义父今日所做种种,竟都是为了让我下定决心入宫参选……

    三日后,晋惠帝建元二十三年九月初五。

    自答应义父入宫参选后,我再踏出过闺阁一步,整日整日地听着宫里派来的喜婆讲授宫中礼仪、规矩。

    而哥哥姐姐,我再也没见过。

    义父说哥哥随怀化大将军出京公干了,而姐姐担心他近些日子情绪不稳,便一路相陪,但他们必定会在我进宫前赶回,与我道别。

    可是,哥哥姐姐呢?我就快要启程离开了呀,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钟府门前,喜乐声鼎沸,家中仆人尽数穿上喜庆的红色袍子,恭送我入宫参选。

    昨夜收拾行装耗了不少时光,反复思索,心里放不下那人,还是将他帮我画的画像装进了行囊中。

    从前的爱与恋都在画中的一笔一画之中,我如何割舍得下……

    临行前,我和芷沫偷偷跑来后花园,避开世人,享一会儿安宁自在。

    我的手臂上不知怎的,多出一条深深的抓痕,隐隐发痛。

    我用手轻抚着它,心下狐疑。

    晨起穿衣时,芷沫不小心碰着我的手臂,我痛得大叫。一看,手上竟有几道深深的抓痕。可我并不知这抓痕是如何得来的……

    正思索着,眼瞟到身旁的秋千,瞬间,那段开心回忆涌入脑中。

    “芷沫,你看这秋千,一如当日他推着我时的模样。秋叶飘落,落在他和我的肩上,那时的时光真让人迷恋……”看着这荡着我青涩爱恋的秋千,心中五味杂陈。

    “小姐,你能忘了李公子吗?”芷沫捡起地上一片落叶,伤感地问道。

    不思量,自难忘。原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怎么可能想忘就忘的……我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拂过秋千的每一处。能铭记其中的美好也是益事……

    “芷沫,走吧,我消失了这会儿,不知府里上下会闹成怎样。”说完,掺着芷沫走向大门。

    每踏出的一步,都是远离本心的一步……所谓约定,所谓誓言,都在这一步步中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