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三十五章 被迫入宫去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看到我出现,整个府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徐管家迎上来,笑语吟吟。他是义父的心腹、肚里的蛔虫,自然也十分希望我入宫。李瑾到府里住过的事,他应该也极尽详细地告诉了义父。如今我入宫参选,他们也不必再担心什么,可安心畅饮一番了。

    我没有理会徐管家,左顾右盼着。

    哥哥和姐姐怎么还没回到,见不到他们,我如何安心进宫……

    我探着头在密密的人群中寻找他们的身影,却一无所获。宫里来的喜婆姑姑站在我身旁,不停地催促:“请小姐赶紧着,可别耽误了吉时啊!”

    我狠瞪了她一眼,她却丝毫不怕。叫上几个人连着推把我推上了马车。

    临行前,义父掀开了马车的帘帐,“璇儿,别记恨为父。若入选,定是天大的喜事,从此荣华富贵、名利身份受用无穷。好好去吧!”义父脸上挂着和那晚一样的慈祥笑容。

    “爹爹,哥哥和姐姐呢?他们在哪儿?璇儿要见他们。”我仍旧不死心,直直盯着义父问道。

    “你们相见,定会泣涕涟涟,反误了你入宫的心情,不见也好。璇儿,你记住,一入宫门深似海,侍君要懂得贞顺体贴,后宫凶险,多读些兵书教会你提防和自保也总是好的,所以《孙子兵法》和为父给你的《三十六策》定要好好研读。此后,为父无法再照顾你了,且谨仇和玥娆陪得了你一时,亦陪不了你一世。快走吧,别误了时辰!”

    说罢,他大手一摆,示意车夫启程。

    义父,您给我《三十六策》的时候就料定我会进宫,今日说这番话,难道也是料定我的下半生将在那琉璃宫殿里度过?

    悲伤如泉涌般在胸口翻腾,眼泪也是抑制不住,簌簌而下,我拉着义父的手臂,哀求道:“爹爹,让我再见见他们吧!让我再见见……”

    未等我说完,义父已无情地放下帘帐,马车咕叽咕叽地开始前行,只剩我在车里无力地呼喊着。

    我紧紧抓着艳红礼袍的裙裾,眼泪簌簌而下,狠狠地咬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左手上的和田玉凤镯啪啪敲在凳板上……

    怀里抱着的木漆盒子里,装着李瑾送我的龙凤呈祥玉佩和杏花玉簪。

    动情的七夕夜,定情的慌乱残庙……我怕是要辜负那个温润男子了吧……

    从此一别,相见何其远!一入宫门深似海,此生终要错付了吗……

    马车驶向之处,果真会是我将来的归宿了?我从前所幻想过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难道再不可能了吗?

    我掀开窗帘,望着钟府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噙满泪水的眼中,升腾起一层层薄雾……心中滋味万千,绞得心脏隐隐发痛……

    恩情,爱情,如果不能两全,我又该何去何从?

    可是,义父,如果我最终不能如您所愿入选成凤,你会有多失望多难过?

    等哥哥回来发现我已被送入宫,又会有多焦心?

    若是李瑾重回钟府,发现这一切,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