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四十一章 中秋遇故人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可听说了,当年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可是活生生把那昭曦夫人毒死了。啧啧啧,真是狠毒啊。”

    “谁让当年昭曦夫人独冠后宫,占着皇上全部的恩宠呢。”

    “唉,红颜薄命啊。听说昭曦夫人对下人挺好的,总接济一些穷苦的奴才呢。”

    “太后怎么忍心这样做?她也不怕钰成王来寻仇啊?这要是……”

    四五个宫女在角落里叽叽喳喳地嚼舌根,我不想知道太多,怕会惹祸上身,赶紧拉着许惜妍和芷沫快步离开。

    “惜妍,今日听到的事不要想太多,好好回去睡一觉。明日我还要来跟你学女红呢!”我和芷沫目送许惜妍走入她的暖阁中。

    她被刚才听到的话语吓得不轻,神情有些恍惚,只朝我微微点头,就走进了暖阁中。

    我垂目,看着地上的青石砖。这座宫殿,盛着多少女人的美梦,又埋葬了多少女人的一生?

    以往只从史书上读到后宫女人争宠时所用手段之凶狠、恶毒,生命和尊严在皇宫里似乎不值一提。

    如今,我身陷这没有哥哥姐姐可依靠的冰冷的深宫,不知未来还要独自面对多少险诈和争斗……

    哀哀叹了口气,我迈步走回自己的暖阁中。让芷沫早早熄了灯,上床睡去。

    半夜里,仍是睡不着,直直盯着天花板发呆。

    小时候,我从说书先生那知道了不少关于昭曦夫人的轶事。

    昭曦夫人是晋惠帝生前最爱的女人,容貌倾城,集三千宠爱于一身,还为惠帝生下如今的钰成王——霍奕珣。

    可奈集宠过多,也成了众矢之的,惹来杀身之祸。本来皇后连八岁的霍奕珣也不肯放过,可是当今皇上霍奕轩顾念兄弟亲情,拼全力保全了他的皇弟。

    前尘往事,终不过是水过无声,雁过无痕罢了。

    我笑自己痴傻,大半夜不睡觉,反在这儿感慨他人往事。于是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努力闭上眼睡去……

    又过了几日,皇上却还是迟迟没有下诏宣见,秀女们的热情劲渐渐消去,整日整日地唉声叹气,没了学习宫规的心思。

    看见这种现象,张姑姑又是无奈,又是恼火。日日骂着那些不认真学习的秀女,罚她们去做洗衣的脏活。

    有倒霉人遭到了姑姑的惩罚,骇得别的秀女立刻打起了精神,一刻也不敢怠慢地学习起来。

    但那楚瑜嫣仗着自己的家世,未曾害怕过,还认为自己一定入选,从不花心思在学习规矩上,只花心思在打扮上。每日每日地花枝招展、趾高气扬。

    一日,惜妍学习时心不在焉,被姑姑罚去洗衣。周遭有些秀女看到她受罚,竟然幸灾乐祸,开心得掩嘴大笑。

    我不放心惜妍,于是每日在绿茵殿学习完后,就跑到洗衣处陪着她。

    转眼到了九月十五,圆月高挂,如皎洁玉盘悬于皓然青天中。

    繁星点点,闪烁着晶莹亮光。圆月,繁星,良辰美景无人赏,岂不辜负?

    想起月下赏木芙蓉的雅趣,我随手披一件月银色羽缎斗篷,也不带芷沫,偷偷跑了出去。

    我提着宫灯,漫步在林间小路中。随手摘下几朵含苞的花骨朵,放入袖中。再把袖子凑到鼻尖一闻,馨香满鼻!

    “谁?谁在那儿?”一声低吼惊得我的动作停滞下来,心里怕得扑扑直跳。

    秀女私自夜游宫宇,这是什么罪名?

    我脑中一片混乱,怯怯地抬眼去看来人。

    还好,来的只有一人。

    他身上披着雅黑斗篷,斗篷里一件墨蓝衣袍,正缓缓地向我走来,我只觉周围空气都快要凝滞了。

    一束红光直直照在我身上、脸上。

    我屏住呼吸,紧闭着双眼

    ,任由来人用宫灯照着我。

    “是你……”语气中有惊讶、有无措、还有迷茫。

    这把声音,有点熟悉呀……我心中又是恐惧,又是疑惑,索性睁眼一看,眼前这人,却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