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五十八章 情若如初见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屋外明媚阳光飞洒,屋内轻薄蚕丝帐飘浮,一层一层,似隔绝了外界,却护不了我满是伤痕的心……

    我坐在床边的地板上,汉白玉砌就的地板冰凉无温,那冰凉能透过肌肤,传入我的心脏里……

    眼泪一颗颗,止不住,无声地滴落在柔软的祥云榻上……

    他说要尽力达到我所想……

    他因我心伤而一夜立于寒夜里……

    但他却为了护别的女子不顾我受伤……

    我到底为什么还痴傻的希翼着他仍然是我当初认识的李瑾,而不是君临天下的皇帝?我到底为什么还这样痴傻地做着美妙的少女梦?

    人生早已不如初见……我和他,已不是当初的钟若璇和李瑾……

    眼角的余光瞟到床边的两个鸳鸯枕,喜庆的红色绸缎上绣着两只戏于水上、相对相吻的鸳鸯,神态极为恩爱。

    我不觉伸手去一寸寸地抚过枕头上的丝线,当初奕轩把它们拿来放在我的床上,指着上边的鸳鸯说,我们现在正是如此……

    可是我们真能如它们一般逍遥、一般恩爱吗?

    今日舒诗雅的出现,让我清楚地明白:我们之间隔着太多太多东西,皇权、妃嫔、斗争……

    我们注定不能如初见时爱得那样单纯……

    房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窸窣的脚步声、熟悉的龙涎香渐渐靠近。

    “璇儿,何故坐在地上,你会受凉的。”奕轩蹲下,轻轻将我扶起,替我烫伤的手上药。

    我扭头看他,熟悉的脸上、眉梢上都染着浓浓的忧愁。

    他将我扶上床边坐好,坐到我身边,扯过一床被子披到我身上。

    我一言不发,但心里却堵着万千述不尽的哀情,呆看着他,泪珠仍是一颗颗掉落。

    他抽出一条绢布,一遍遍温柔地擦拭我的泪,擦拭我满是泪痕的脸,深邃的眼里有隐隐的水汽。

    “我说过会尽力达到你所想,还说过会护你周全,这些我都没有忘记。璇儿,在你面前,我不是皇帝,只是你的奕轩。”

    奕轩皱着眉,极力忍着泪,一双宽大温暖的手掌一遍遍摩挲着我的脸庞。

    “还记得‘情深旧,缱绻三生,共白首’吗,当初我们可是在寺庙里许过终身的。”

    回忆一下飘回到那座荒芜破落的寺庙,那里有我们相握的手、我们的山盟海誓、我们许下的终身……

    我扯着嘴角苦笑起来,“今时已不同往日,你我也不是当初的两人了……奕轩,我并不适合在宫里生存……你……放我出宫吧。”

    说完,心里的苦水泛滥蔓延,似要涌出胸口,撞击得我的心疼痛不已,我伸手按着心脏的位置,想要把心痛和心酸全都压回去

    “璇儿……若没了你,在这宫里我便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他紧张地大力握起我的手,仿若用尽了全身力气。

    “我在这宫里没有可以真正相信的人,唯有在宫外认识的你,唯有你才能让我敞开心扉,让我放松开怀。”一颗晶莹的泪珠从他眼角坠落,其中好似凝聚了他一生一世的哀求和悲痛,“璇儿,求你,不要离开我……”

    “奕轩……”我颤抖着手抹去他眼角的泪,手抚上他的脸,顿时眷恋之感汹涌澎湃,再也舍不得把手从他脸上抽离。

    “璇儿,不要走,不要走,留在我身边……”他反握起我的手,十指相扣。

    我低下头看我们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心中悲喜难辨,苦水仍是蔓延。

    “我累了,想要休息,你先回去吧。”

    他深深看了我几眼,抱我躺下,帮我掖好被子,又温柔抚了抚我的额头,才眷恋不舍地离开。

    看着他明黄色的身影一点点消失于门后,我的泪再次决堤,

    胸口堵着的万千苦痛却无法随泪一起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