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谋殇:琉璃宫的失忆小宠妃 第五十九章 画像藏相思
作者:南汐墨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两日来,天色阴阴沉沉,乌云连片,似要下雨,却一直沉闷着,始终没见着雨水。

    我与奕轩已两天未见,舒诗雅也没有再来闹事。

    这两日,我常常发呆,话说得极少,晚上睡得也不好。

    绿芙、绿蓉看着我憔悴的样子,颇为忧虑,绿芙时不时讲一些趣闻逗我笑,绿蓉则花了许多心思给我做各色可口点心。

    “姑娘,后院的鱼池里新进了好多金鱼呢,我们去瞧瞧可好?”绿芙见我一直盯着窗外发呆,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对我建议道。

    “不了,你俩去玩儿吧。”我托着腮仍旧盯着窗外。

    “姑娘,再不出去走走,你就要发霉了。”绿芙向我靠近几步,撒娇似的晃起我的手臂“从前你那样多话说,如今这样,快把我闷死了。姑娘,我们就出去走走好吧?”

    盛情难却,又想着自己胸口里堵得慌,确实需要出去散散心,我便点头答应了。

    绿芙高兴得就要跳起来,一蹦一跳地给我披好斗篷,拉着我往外走,绿蓉也难得地露了笑容。

    鱼池边。

    绿芙、绿蓉一左一右地蹲在我旁边,跟我一起喂鱼。

    鱼池里的鱼看见有人来喂它们,个个万分欢脱,扑腾扑腾地拍着水,张开嘴要食,大大圆圆的鱼眼骨碌碌地盯着我们三人。

    绿芙开心得眉眼俱笑,笑语不停,“哈哈,给那个小白鱼吃,不给这个大黄鱼吃,大黄吃的太撑了。”

    “绿蓉,再给些鱼食我,快呀!”

    “姑娘,你扔远一些,那些个小鱼还等着你呢!”

    绿芙蹦蹦跳跳地指手画脚,手里的鱼食没了,又喊笑地嚷嚷着再要一些。

    我被她的活泼开朗感染到,郁结的心里喘出旧的心伤,换进了新鲜的活泼,嘴边不知不觉绽开了笑。

    绿芙看到我的笑,呆愣了一会儿,笑着往我手里添了一些鱼食。

    “钟姑娘兴致真好啊!”一把慵懒中稍带些邪魅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转头看去,一身竹青色袍子的凌宣王霍奕熙正笑着看我。

    他挥了挥手示意绿芙、绿蓉退下,然后向我走来。我正准备起身向他行礼,他已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压着我一同随他蹲下。

    “听说你见皇兄从来不用行礼,见我又何故要行礼呢?”他挑了挑帅气的剑眉,一脸的不羁、邪魅,“怎么在这儿和金鱼玩,我看皇兄这几日可无聊了,你不去陪陪他?”

    我扭头看向鱼池,“他怎会无聊,一宫的妃嫔陪着他呢!”说着,酸意漫开,满心不悦。

    “啧啧啧,真酸!皇兄虽是皇帝,却拿你没办法。不过,你要是跟了我,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他握起我的下巴,将我扭向他。

    我又羞又恼,大力拍打他的手,“你无赖!”

    “你,哈哈哈哈……只有你敢这样骂本王。唉,看在你是我未来皇嫂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

    向来王爷只能称皇后为皇嫂。可奕熙向来不是守规矩的人,我亦不是。

    “谁是你将来的皇嫂?!谁稀罕,谁爱当谁当去!”我气结,将手里一整把鱼食全撒了出去。

    “唉唉唉,皇兄用情如此之深,竟换来如此结果,可悲可叹呀!”他突地站起身,拂了拂衣袍上的尘土,“那日在紫宸殿初遇你,就觉得你眼熟,后来才想起是在皇兄的书房里看过你的画像。看来,皇兄患了相思病,以画像解忧啊。”

    他书房里有我的画像,我怎么不知道?

    我忽想起初见霍奕熙的那日,他看我的眼神,充满探寻和回忆,而且还是他告诉奕轩我被带回玉澄巷受罚,促得我和奕轩重逢。

    奕轩回到宫里当上皇帝后,仍牵挂着在宫外许过终身的我,以

    画像来解相思吗?

    从前在莲池初遇,他曾偷偷画我的像,还填了词;在钟府的秋海棠丛中,他也曾给我画过像。这两幅画像,我都还好好地收着呢……

    我心中一暖,一股涓涓之流柔柔划过,触到我柔软的心房。

    “他既然如此思念我,为何不来找我?……”

    “烦死了,你俩的事,干嘛要我插一只脚进来。我也是看皇兄这两日愁眉不展,才想来劝劝你的,其实你们俩应该好好聊聊,”他向我走近几步,低头直勾勾看着我,“我还盼望着你能当好我的皇嫂呢!”

    “谁让你管我们的事了,是你自己多管闲事!”听他叫我皇嫂,我有些羞,却故作生气,“我还有事,不跟你聊了。”

    说完,也不管霍奕熙气鼓鼓地瞪我,匆匆赶去奕轩的寝殿。

    他在吗?如果在,我又该如何开口跟他说?还是我该等他来找我呢?

    我真的要当他的妃子吗?真的要和其他妃嫔分享一个他吗?

    是否真心相爱的我们就应该好好在一起,不该想太多,也不该介意太多呢?

    我不觉放慢了步伐,忽地停下,放眼望着四周高大坚硬的红墙,即便没了万丈阳光的照射,只是在乌云之下,金黄的宫殿、威武的红墙,还是无法被盖住它们该有的天家威严。

    冰冷的红墙绿瓦间,我是这么渺小,可这里的奕轩又是何其的孤独……

    我如何忍心逃离,如何忍心做这里的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