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人形兵器 第十四章 我就是你爹
作者:舞蝶游蜂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t现在就是你爹,我让你跪下道歉。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只听“咔嚓”的一声,腿骨的断裂的声音响起,萧逸一脚用力的踹在华服青年的小腿上,华服青年瞬间跪了下去。

    随着萧逸大脚的落下,华服青年也“啊”的一声不断凄惨的叫着。

    “我。。我爹不会。。不会放过你的。”只听华服青年恨声的说道。

    “啪”的一声巨响,只看萧逸一个巴掌照着华服青年的脸上呼了过去。

    “砰”的一声,只看华服青年瞬间被萧逸的巴掌拍倒在地,嘴中掉落了几颗牙齿,满嘴都是血末。

    “你。。你敢打我。。我。。我”华服青年捂着肿起半边高的脸颊,口齿不清的说道。

    “啪”的又一声巨响,华服青年另外半边脸,又挨了萧逸一个大巴掌,又是几颗牙齿伴着血末被华服青年吐了出来,在看华服青年的脸明显的变成了一个猪头。

    而华服青年看向萧逸的眼神满是恐惧,仿佛看到魔鬼一般,不断的在地上蜷缩的后退。

    “萧爷现在再跟你说一遍,现在跪下磕头给老人家道歉。”

    听到萧逸的话语,华服青年可能被萧逸打的有些懵了,还没有缓过神来,呆呆的卷缩在地上。

    “d,萧爷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萧逸看着华服青年,漫步的走了过去,声音更显的有些阴冷。

    人类求生的本能确实是一种潜力,看到萧逸向自己走来,华服青年拖着重伤的身子,急速的爬行到老者的脚下,艰难的跪了下去,不断的给老者磕头,额头上都红起了一片。

    卖剑的老者,也有些不忍,随后向萧逸说道:“这位小兄弟,还是算了吧,他们也受到了惩罚。”

    萧逸听到老者的话语,随后点了点头,来到华服青年的身前,蹲了下来。

    看着萧逸来到自己近前,华服青年有些畏惧的往后躲了躲,不敢直视萧逸的目光。

    而萧逸右手抬起,轻轻拍了拍华服青年的脸,很是嚣张的说道:“我不管你爹td的是谁,犯到萧爷手里,算你倒霉,下次别让我在碰到你再干这种事,不然你现在就不是这么个下场了,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记着萧爷,听明白了吗?”

    听着萧逸的话语,华服青年如小鸡啄米般的不断点头。

    “把身上所有的钱给老人留下,你可以滚了。”萧逸说道。

    听到萧逸的话语,华服青年迅速捡起掉在地下的钱包,把所有的现金全部取了出来递给萧逸。

    萧逸大略的看看了,有个一两万块的样子,随后朝着华服青年说道:“滚吧,以后别让萧爷在看到你。”

    听到萧逸说出此话,华服青年艰难的爬起身来,眼中带着深深的怨毒,一瘸一拐的远去,走到一个拐角的胡同,华服青年迅速的掏出手机,随后按下一串号码。

    “喂,远儿啊,怎么想起给爸打电话了。”宋局长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响起。

    “爸,我。。我被人打了,骨。。骨头都断了。”宋远有些吃力的开口道。

    “什么?什么人敢动你?你人在哪呢?爸这就过去.”

    随后宋远说话有些吃力的把地址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背靠在胡同的墙壁上,艰难的等待着父亲的到来.

    在说萧逸随手拿着宋远留下的钱,转手就递给卖剑的老人。

    老人看着萧逸递过来的钱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小伙子,但这钱我不能要。”

    “老人家,这是那些杂碎应该补偿给您的,您就收下吧。”说完萧逸也不管老人愿不愿意,直接塞到老人手中,说此话萧逸转身就要离去。

    “小伙子,你等一下。”卖剑老人叫住萧逸。

    “嗯?老人家您还有什么事吗?”萧逸纳闷的问道。

    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萧逸,随后徐徐的说道:“自古有宝剑配英雄的说法,不是村子中的娃子要上大学,急需这比钱,我这祖传的青锋利剑也不会拿出来卖,只可惜识货的人太少。”

    老者有些炙热的眼身再次看向萧逸,郑重的说道:“老朽,略通几分面相,小伙子你面带桃花命煞,天生就与女人纠缠不断,更有一股煞气盘绕在你眉间,这说明有不少人死于你手。我说的可对?”

    萧逸听到老者的话语,不经感动有些惊奇,随后点了点头。

    只听老者继续说道:“现在已经不是古代了,这把利剑也蒙尘了两百多年,落在俗世人的手中,更是明珠暗投。小伙子你与这把剑有缘,本来不是村中的娃子急需这十万块钱,老朽就是把这把剑送你也没有什么。但可惜……哎。”老者欲言又止。

    听到老者的话语,萧逸顿时明白了老者要表达的意思,随后轻笑道:“老人家你等一等。”

    随后萧逸就近走到一台提款机前,取出十万现金,用一个布兜装好,回到了老者身前。

    “老人家这里是十万现金,你拿着钱赶快回村子里吧,刚才那个杂碎我想过一会也会回来找我,别在连累到您。”萧逸直接把钱塞进了老者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十万现金,老者却有些疑惑的向萧逸问道:“小伙子,你就不怕我这个老头子诓骗于你?”

    “呵呵。我父母也是生活在村子里,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我相信您。”萧逸笑着道。

    “哈哈,好,好一个小伙子,这把剑你拿去,小伙子这把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好好的爱护他。老朽走了。”只看老人把剑递给萧逸转身大踏步而去。

    低头看着手中这把青锋剑,修长的剑身之上布满了锈迹,有些地方更显的坑坑洼洼,但萧逸只感觉自己握住这把剑的时候,竟有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仿佛这把剑天生就是为自己而生一般。

    而另一边宋远也终于等到自己父亲的到来。

    轿车迅速的停在宋远停留的胡同,只看车门打开,宋局长迅速带着三个保镖往胡同里走去,当看到自己的儿子满脸青肿,右腿更是明显的有些曲折,宋局长一股滔天的怒火熊熊燃起,快步来到宋远的身前。

    “远儿,谁下的毒手?我要他生不如死。”宋局长就这么一个独子,平常更是呵护备至,哪想到儿子会遭到如此毒手。

    “爸,那家伙太厉害了,你配给我的那两个保镖让那人一回合就打倒在地。”随后宋远从头到尾把事情的经过向宋局长说了一遍。

    “好啊,好大的胆子。,远儿还能坚持的住吧,现在爹就带你去找他,给你报仇,在天南市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几个人敢动我儿子,他在厉害还能以一挑百?能对抗的了国家这个机器?去给鳄帮打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给我儿子报仇,我要打死他。”只听宋局长对身边的保镖狠声的说道。

    随后让两个保镖扶起宋远上车,让宋远指路,轿车载着一行人朝着萧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