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章:采选(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又是感叹又是兴奋的想着,想要看看接下来殿上的三人要如何应对,果然接下来的情景并没有让她失望。

    只见昭华帝慢慢的放下手中一直紧握的茶盏,茶盏落案时发出一声清脆的“砰”!众人心里皆是一个咯噔。

    他目光清淡的扫过地上还不知发生了何事的申氏,又状若安慰的看了看身居右侧的莞贵妃,随即不温不火的开了口:“向莞贵妃再施一礼。”

    局势瞬息万变,皇后脸色霎时变得阴沉。

    申映梅一看便是自小养在深闺只知礼仪规矩的木头美人儿,可面对这般景象,再愚蠢也该知道自己还未入宫便已得罪了一位皓月最为得宠的贵妃,当下急得便要哭出声,只是门风严谨的她,也只是将泪水凝在眼里,分毫不敢坠下来,在原地跪也不是站也不是,不得已,只好将求救的眼神投到沈媛身上。

    她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只是觉得沈媛的身上有着一种令人安心的气度,从容不迫,随和大方,刚刚她也亲眼目睹了沈媛如何不动声色的教训杨若华的事情,她在殿中又不识得任何一人,只好孤注一掷。

    可是申映梅并不知道,沈媛此时的内心却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的平静,若非修养甚好,她早该当场对申映梅狠狠一个掌掴,管她来自何处,家中如何有权有势。

    本来事态并不严重,只需申映梅再施一礼对莞贵妃即可,此举势必得罪皇后,但哄得莞贵妃高兴,又因莞贵妃与皇后乃是水火不容的一对,日后自可想法子自保,可是如今她竟然把自己也拖下了水,看来她是想置身事外也不行了。

    沈媛咬牙,暗暗瞪了申映梅一眼,认命的埋低了头,压低嗓子从喉间勉强挤出二字:“行礼……”

    申映梅一时不解其意,又悄声问一句:“什么?“

    此言一出,沈媛几欲崩溃。

    天下岂有如此蠢笨之人?

    她也曾听说申明辉此人,狡诈奸猾,口蜜腹剑,手上不知沾过多少政敌的鲜血,沈媛也曾设想过他的女儿应当是个大方圆滑之人,可是如今看来,似乎传闻也不可尽信。

    但是看在她与自己不曾结怨,自己本身亦是怜香惜玉之人,不忍一位美人就此香消玉殒的份上,也就再帮她一把。

    想到这儿,沈媛不得不稍稍提高了声儿,嗓子却粗声粗气的说道:“向莞贵妃单独施一跪拜礼。”

    不知是否是沈媛的心声被老天爷听见还是如何,这下申映梅总算是明白了,赶忙屈膝再拜,只是这次语气再也没了方才的优雅从容,细听之下道是带了些隐隐的哭腔道:“臣女参见莞贵妃,莞贵妃万福金安。”

    此言一出,这下除了以后要面对皇后的积怨外,莞贵妃与皇上那儿看来是暂且安全了。

    沈媛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悄悄抹了抹额角不知何时染上的薄汗,静听下文。

    或许是莞贵妃不想在选秀大殿上被一干秀女看了笑话去,又见了申映梅规矩的礼数,眼里也稍稍柔和了些,温声道:“起来吧,本宫也只是好奇心重了些,便求着皇上一同来瞧瞧秀女,你也是无心之失,无须太过自责。”

    这话听在沈媛耳朵里,无端的却觉着好笑得紧,明里是贵妃大度随和,不与新晋秀女置气,暗里的却是变着法儿的挤兑皇后,也让申映梅记着她的好呢!

    果不其然,涉世未深的申映梅听了这话,险些没喜极而泣,就差当众行个三跪九叩大礼了,众人面前又不好千恩万谢,只得眼怀感激的看着莞贵妃,一双纠缠在一起的双手终于松开了。

    见状,沈媛复而垂首,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不动声色的往后稍稍退了几步,意图将自己隐没在人群中不被发现。

    只是,皇后却并非让她如愿。

    只见那高高在上的一国之母高台玉手,伸出纤细如葱段的一指,指向了那状若其他秀女一般小家碧玉的沈媛,丹唇轻启,声线悠然如常:“接下去,不如就看看这位妹妹如何,二人之中,择一人,皇上看?”

    大殿中静的仿若只能听见昭华帝轻轻叩响玉扳指的声音。

    沈媛面色如常,只是额上已出了层细密的薄汗,内心的紧张一点儿也不比身侧脚步已经隐隐虚浮的申映梅好多少。

    果然是自己太小看了这个昔日的太子正妃了,若是当真随了她的意,皇上选了自己,申映梅难免对自己心生怨怼,到时候跟自家爹爹捎个信儿,纵使申明辉官职不是很高,但人脉众多,又与朝中多位大臣交好,到时联合起来挤兑兄长,对兄长朝堂事也不利。

    若是选了申映梅,自己也难免落人笑柄,自己这颗棋若一旦没了用武之地,以后的处境便难说了。

    沈媛一声轻叹,果真是两难的抉择。

    如今能倚仗的,也就只有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和身侧那位美娇娘的意思如何了。

    只见那昭华帝沉吟片刻,既不答应,亦不否决,少顷扬声道:“先瞧瞧再行定论吧!”

    皇后见状,忙不迭向一旁的公公使了个眼色,公公亦是心领神会,找着了花名册上沈媛的名儿,念道:“右丞沈廷之妹沈氏媛,年十六。”

    那公公方才宣读了花名册,话音刚落,昭华帝便从喉间微不可闻的出了一声:“嗯?”目光随即正眼落在了他正下方的沈媛身上。

    “这人倒是把自家美人儿藏得好,这么多年连朕都不曾知道沈爱卿……何时有个胞妹?”年轻的天子不由得有些怀疑,那看似温和敦厚实则含藏寒凉的双目顿时箭一般的投射在沈媛身上,直让沈媛打着哆嗦。

    她静下心来想了想,少顷盈盈跨出一步,不顾旁人惊异艳羡的目光,自顾自的屈膝见礼:“臣妹沈氏媛,参见皇上、皇后娘娘、莞贵妃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莞贵妃万福金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