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四章 采选(4)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礼数周全,神色从容恬淡,沈媛身后的秀女们眼睛里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仿佛自己耳里听到的是自个儿的想象:这样一个穿着朴素甚或是寒酸的女子,竟然会是当今右丞相的胞妹?

    莫说是他们不信,就连沈媛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若不是沈家如今只有哥哥这一个男丁入朝为官,而自己那哥哥又不愿娶大家闺秀立稳脚跟,那些老头子又怎会想到自己这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她的唇角极快的划过一丝嘲讽,很快又消失于无形。

    陆南城饶有兴致的挑起了眉,淡淡吐出两字:“平身。”只是那最后一个字的尾音确实稍稍扬高了些,明显是铁了心的不想让她顺势圆过去,又不作他言,沈媛无奈的弯了弯小指,心里拼命回想着老头子们的嘱咐。

    她一旦遇上难题或是犹豫不决时,就会习惯性的弯下小指,这往往能使她静心。不一会儿,脑海中一条对策已经成型,她将唇角一弯,身子一低,已答道:“回皇上,臣妹自幼体弱吹不得风,父亲心疼着,便将臣妹送往了江南祖母那儿静养,又恐知道的人多了不利于臣妹养病,才故此隐瞒,近年来身子渐好,这才回了京。”

    老头子们的唠叨还好是起了作用,沈媛偷偷打量着陆南城,见他面色无异,这才稍稍宽了心,保住了自己,至于申映梅怎么样,她也没力气去管了。

    还不等陆南城和皇后开口,莞贵妃就抢先了一步:“倒是巧了,宫里没外头那么刮人的风,若能在宫里住下倒是对沈秀女身子有利,皇上意下如何呢?”

    陆南城意外的并未去看莞贵妃,一双幽深的眸子时刻流转在沈媛的身上,过了片刻,方扬唇回道:“如此甚好。”

    这般看来,沈媛的身份似乎是定下来了,她也暗中吁了口气,只是……

    众人的目光投向了面如死灰般的申映梅。

    沈媛慢慢叹了口气,可怜的女子,此番落选,不知昭华帝会如何处置,若是运气好,将她指给哪位王孙贵胄也便罢了,皇帝亲自做的媒,申明辉纵使再百般不愿也无可奈何,除非他有那个胆子去质疑天子的决议,但如今看来……怕是没有那么走运。

    此时的昭华帝剑眉深锁,目光时不时的投在申映梅身上,却又很快的转了开去望向别处,似乎是在为她的去处考虑着什么,成色极好的玉扳指依旧轻轻扣着,大殿内似乎又只剩下众人紧张的呼吸声和玉扳指清脆而有力的声响。

    而申映梅此时目光空洞无神,眼珠子胡乱转着,不知道想要瞧什么,忽然瞥见正站在她一旁静静凝视着她的沈媛,唇角微微动了动,却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回以一个感激的微笑。

    沈媛本还在忧心申映梅会因此记恨上自己,眼见她这抹笑容,心下便也稍稍安心了些,所幸没碰上个像杨若华那般的无礼女子,只要她不深究,那她那位素有爱女如命一称的父亲应该也会就此作罢。

    正暗自庆幸着,昭华帝思索了良久,依旧没有个好对策似的,眉头愈皱愈紧,目光又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笑意悠然的皇后,唇紧紧抿着,还是没有定论。

    倒是莞贵妃的一声轻笑打破了沉默的僵局,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笑声刚落,她那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舒心的紧:“既是皇后娘娘开的金口,臣妾也不好拂了娘娘的意思,皇上既选了这位沈秀女,那另一位申氏,就也一并入宫,跟在臣妾身边做个六品女官,皇上看如何?”

    她确实聪明,先抬高了皇后的颜面,又解了皇帝的难事。六品女官,这可是六品下妃嫔皆要敬称一句“姑姑”的位置,平日也不做粗活,只近身侍候主子,比起迁回原籍的下场,这个结果确实好太多了。

    果不其然,只见昭华帝立马舒展了眉头,眉目间尽是温柔,笑对莞贵妃说:“舒和果真是朕的一朵解语花。”

    话一出口,莞贵妃当即羞赧的低下了头去,又偷偷抬眼觑着皇帝英挺的面容,唇畔尽是甜蜜的笑意,这帝妃之间的情意绵绵当真让人羡慕,连沈媛也不禁看得痴了。

    就在他们浓情蜜意的当口,皇后忽然出了声:“好了,既然是莞贵妃承的情,皇上与本宫自然是要应的,沈氏便返回家中静候圣旨,至于你……”

    她抬手一指已跪坐在地上的申映梅:“申氏,即日进宫侍候莞贵妃,不得延误,可明白?”

    “是,臣妹谢皇上、皇后娘娘,莞贵妃娘娘恩典。”沈媛再次跪下,极温顺的谢了恩。

    “是,臣女谢皇上、皇后娘娘,莞贵妃娘娘……恩典。”申映梅连忙起身,又再次跪下磕头谢恩,再抬头时,已是满目泪水,却还是如方才一样倔强而不肯落下,倔强的让人心疼。

    沈媛不忍再看,等宦官将自己的名字记好了,这才起身告退,盈盈走出储秀大殿。

    略一抬眸,她直视着午后的骄阳,那刺目的日光令她眼睛有些疼痛,立刻有泪从眼里流出,说不清是因为日头太毒,还是别的什么。

    娘,媛儿终于进宫了,你等着,媛儿一定会亲手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将以前瞧不起我们,视你我为蝼蚁的沈氏大家,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身后,又是一声声的宦官读礼:

    “吏部侍郎李成晋之女李莲珠,年十七。”

    “宁州知府孟淮楚之妹孟如兰,年十五。”

    “冀州泗县县令张怀德之女张如柳,年十八。”

    再回首时,皇宫映着骄阳似火,金色的大殿楼宇光泽分外潋滟,身后是一批批殿选的秀女,殿内有着家世或高贵或低微的官家女子,恍若如昨,闺中过处、满目绣榻。

    回府的车撵已早早就在外头候着,见沈媛过来,忙不迭恭恭敬敬的向沈媛行了一礼,府里丫鬟将轿帘掀起,又有一奴才蹲在地上示意沈媛踩着他的背上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