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章:回府(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并没有急着进轿子,而是站在原地静静看了他们一会儿,眼里尽是嘲讽的意味。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沈府的下人都敢肆意欺辱她们,她可忘不了沈府的大夫人站在大门前,怜悯的丢下一个钱袋,说:“若是换了旁人,早将你们赶出府打死了,不过我多年吃斋念佛也是可怜你们母女在外头孤苦无依,这点银子你们拿去,解了燃眉之急也是好的。”

    当时她的母亲站了起来,将钱袋恭恭敬敬的递了回去,俯下身子很是感恩戴德的模样:“多谢夫人,只是奴婢有手有脚,自己能养活我的女儿,不劳夫人费心,往后奴婢不在身边,还请夫人好好保重身子。”

    说完,她牵着沈媛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沈府,当时还是沈家家主的沈佑民,看着母亲的背影远去,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只是两只手,抖得厉害。

    最后,却还是带着他的妻子紧闭了沈府的门。

    看着沈媛望着车辇定定出了神,绿衣放下轿帘,恭恭敬敬的又行了一个礼,说道:“小姐,时候不早了,请随奴婢回府歇着吧。”

    沈媛回神,看着眼前的一干人等,柔柔的笑了笑,说:“走吧。”

    说完,她信步走到那蹲立在地上的奴仆身后,眸光一冷,狠狠踩着他的背上了轿,在脚踏上他脊背的时候,沈媛暗暗用了很大的劲儿,听见脚底下的人一声闷哼,沈媛坐在轿子里,心里有着一丝丝快意。

    沈府就坐落在上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左左右右都是兜售的摊位小贩,人来人往的吆喝声,谈话声,不绝于耳,然而街上的喧闹却一丝都不能感染这里,一旦冰冷的铜门紧闭,那里头就是安静的,静的导致每个人都是一副沉静的脸,好像不是凡尘俗物似的。

    沈媛却与这里格格不入,她的嘴角时时刻刻都勾勒着浅浅的弧度,仿佛在努力给宅子里添上丝丝暖意,不过仔细瞧瞧就会发现,她纵使在笑,只是那笑意比宅子里的任何人都冷。

    她首先去拜见了沈府的长辈,都是一些老一辈的人了,只是眼睛还是炯炯有神,一点都没有老态龙钟的模样,长长的胡须也已经花白了,却还是不难从棱角锋利的脸上看出刚毅绝情的模样。

    沈媛见到他们,表情很恭敬,慢慢屈膝跪在蒲团上,又低额给他们磕了一个头,才说:“媛儿不负众位叔叔伯伯的期望,已经中选入宫。”

    其中一个端坐在主位上的垂暮老人,手捻着自己长长的花白须发,见沈媛如此,只是微一点头,肯定道:“依你的才貌,中选不在老夫意料之外。”

    其他人都点头附和,隐含打量的目光投在沈媛身上,令她有些轻微的不自在,只好又说:“此番中选,当中却有一些波折,请听媛儿细细道来……”

    沈媛将选秀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包括教训杨若华一事,申映梅一事,莞贵妃与皇后争锋相对一事,独独省略了昭华帝的态度,沈媛自己也不知是为何,就是不想他们知道昭华帝对她的态度。

    沈傲光听完,原本舒展的眉头越皱越紧,眼神与其他人交流了一番,又看向跪坐在蒲团上的沈媛,说道:“好了,你先起来,去那儿坐下。”

    沈媛顺从了点了点头,依言去落座于离沈傲光不远处的红木椅上,待坐定后,她又道:“族长,依您看,此番得罪杨氏,入宫是否先韬光养晦,再另作打算?”

    沈傲光沉吟片刻,说:“不用,杨氏虽独大,但我沈氏也不是好惹的,你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皇上注意,好为你哥哥朝堂之事助力,你且先想方设法赢得皇上宠眷,若皇后有心联合杨家与我沈家为敌,那就尽管让她试试。”

    说完,他又一脸慈祥的对沈媛嘱咐道:“不用怕,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我沈氏一族,永远站在你这边。”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面色各异,面面相觑者有之,不屑一顾者有之,疑惑不解者有之,独独沈媛与高座堂上的沈傲光依旧是面不改色,一个眼里尽是慈爱温和,而沈媛,永远是从一而终的柔顺感恩。

    对于这个沈家族长,沈媛心里是有着一份好感的,只因当年她与母亲寄人篱下,在堂堂沈家连个下人都敢爬到她们头上颐气指使,沈媛这个见不得光的沈家小姐更过着与猪狗无二的生活。

    在这举目无亲的当下,只有他——沈傲光,一直是淡定从容的模样,从未跟其他人一起看低自己,甚至在她们被奸人陷害险些被沈家人秘密处死的时候,也是他挺身而出,摆平了此事,由原本的死路一条侥幸脱险,最终被遣送出了府。

    在她的亲生父亲都袖手旁观的情况下,他这个与她并没有什么关联的族长却包容了她们,给予了她们从未得到过的尊重,所以她才会答应入宫助哥哥一臂之力,完全是看在沈傲光的面子上。

    良久,沈媛低眉顺目的道了谢,并再说了些无关痛痒的体己话,这才起身告辞出了花厅,一路回到自己的院落来。

    院门还未来得及踏入,她便被院里的两个人惊得不得不顿住了脚步,只见院里,沈佑民和沈廷正端坐在石几旁,看那架势,像是刻意在等着她来一般。

    沈媛心下犹疑不定,不知这二人来此是何用意,但她的性子不允许她回避,所以她步子只顿了片刻,就又抬起,一步一步的走到他们面前,极乖觉的见了礼,说道:“见过父亲,大哥。”

    沈廷对她温和的笑了笑,沈佑民细细打量了她片刻,这才让她起来,问道:“中选了?”

    沈媛点了点头,答道:“是的。”

    沈佑民捋着须发,停了片刻,又道:“宫中不比府里清闲,你要认真侍奉皇上,是否得宠乃是次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是在拐着弯说她不要急功近利,不自量力了?沈媛心下冷笑,颇为不以为意,真要进了宫,想做什么还不是自己一个念头的事情,还轮得到他这个如今连沈家族长都不是的人指手画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