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章 回府(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饶是如此,她脸上还是滴水不漏,一副不胜惶恐的模样:“媛儿明白,媛儿自当尽心尽力服侍皇上,绝不出差错,也不让旁人欺侮了去。”

    见沈媛这般听话顺从,沈佑民的脸色也柔和了不少,不再像方才那般严肃,声含一分愧色:“这么多年,父亲也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让你们母女受苦了,连你回复,我也不敢来见你,就怕你还怪我,不愿意相认。你娘……现在可好?”

    沈媛眼底泛起了一分鄙夷,这么多年,沈佑民假惺惺的派头真是有见长的趋势,若是确实想父女相认,又何必等她入宫在即的时候过来?不过就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树立一个不计前嫌的慈父模样,这样想着,回答的声线却也僵冷的不少:“我娘,三年前就没了。”

    沈佑民虎躯一震,如同被一道惊雷当空劈中,满眼不可置信的神色:“什么?三年前就去了?不可能,我记得她的身子一向好好的……”

    纵然沈媛再能忍耐,此刻也隐去不了嘴角隐隐约约讽刺的笑意:“是啊,离府之前确实好好的,可父亲大人何曾想过,那时是寒冬腊月,祁京城的积雪甚至冻死了过路的马匹,她一介弱质女流带着不足六岁的孩童,又能躲到哪里去?!

    她沿路乞讨,靠着大户人家遣人丢弃的皮袄勉强度日,可还是让寒气侵体,一下就病倒了,我背着她走了整整十几里的山路,被尖锐的石子磨破了脚趾也不肯停下,历经无数你想都想不到的危险,最终在五日后到了阳城找了家便宜的医馆看大夫,但因为医治不及时,终究落下了病根,稍冷的天儿就咳嗽不止。

    可纵使这样,她还是不肯让我挨饿,撑着病恹恹的身子去做女工拿到集市上卖,后又给钱庄做算账先生,给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当奶娘,有一家恶霸瞧上了她,非要把她强抢回家做妾,她不肯,就自毁了容貌,带着我连夜逃出了阳城,又辗转到了叶城,她又在那儿做织女,日复一日的针线活令她劳累不堪,又病倒了,却还是暗自强撑着不肯落下,终于熬瞎了眼睛,日日躺在床榻上以泪洗面。

    见她这样,我便出去沿街卖唱,一边补贴着家用,一边攒钱给她买药看大夫,白天,我给人家作坊做工,晚上,我就去天香楼前卖唱,不止这些,为了活下去,活到能回到沈家,回到父亲和哥哥身边,我给耍猴戏的看过猴子,反被猴子抓伤了手臂,我被乞丐和难民追打,就因我占了他们乞讨的地儿,回家我还要照顾娘,生火做饭,末了给娘熬药,父亲,你可知这些年我的苦,我的怨?”

    她声声带泪,如泣如诉,神色哀痛,仿佛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宣泄口。

    沈媛的控诉如一根根细小绵软的银针,一下一下的扎着沈佑民脆弱的心房,不是十分锐痛,却足够他闷的呼吸凝滞。

    他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能抚平眼前的女儿眼底那抹无可匹敌的恨意,只好颓然的住了口,眼里饱含着浊泪。

    一旁的沈廷看在眼里,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他知道,父亲心中一直有人,但是那个人,却并不是母亲,如此看来,原来竟是媛儿的母亲,当年母亲的陪嫁丫鬟玉如。

    那个女人,生的是极美的。

    沈廷长叹一声,说不清是喜是悲,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他那身子骨一向硬朗的父亲,忽然起身,身躯却佝偻如年逾七旬的老翁。

    今年,明明他才刚过不惑。

    沈佑民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身后仍是倔强的跪着,连一个回眸都不愿给他的沈媛,顿了顿,还是说道:“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记得,这里永远是你的家,父亲和你哥哥,永远都是你的血肉至亲。”

    再回头时,他忽然老泪纵横。

    看着那道昔日健朗的身形如今亦趋亦步,沈媛并非铁石心肠,又怎会不动容?只是母亲死前那张含恨的脸始终在她的面前回荡着,教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原谅。

    就这样吧,他不该奢望没有付出的回报,纵然是他——沈家前任族长沈佑民,也不能。

    走到门槛处时,他突然一个踉跄,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形,才没有跌倒在地,只是他堂堂沈家嫡长子,又何时有过这般狼狈?

    沈廷看在眼里,也不由得心下酸楚,待沈佑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竹林的身后,他这才转眸看向扔直挺挺跪着的沈媛,心下不免不忍,走上前去亲自将她扶了起来,叹道:“媛儿,恨一个人,其实很辛苦。”

    沈媛意外的没有拒绝他的触碰,但转眸狠狠的盯住了他,一字一顿道:“但不恨一个人,就对不起含恨而终的先人!”

    沈廷有些意外,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小妹居然也有这么疾言厉色的一面,而这一面,想必只有他才会见到?

    一想到此,他心中没由得来的有些莫名的窃喜。

    沈廷心情渐好,于是便和颜悦色的劝道:“进了宫以后,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只是不要急功近利,以免得不偿失。”

    沈媛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抑制住了胸腔的那股闷痛,颔首道:“媛儿明白。”

    沈廷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这几日,会有宫里的嬷嬷来教习你宫廷礼仪,再过五日,便是宣旨入宫之时,趁这段日子,好好看看上京城的景致。”

    她闭了闭眼,回道:“是。”

    沈廷最后看了她一眼,伸手捋顺了沈媛额角的碎发,这才走了出去。

    五日后。

    这几日来的教导,使沈媛对现今的后宫大概有了了解,后宫中除皇后与莞贵妃外,还有贤妃慕容氏,恭妃宁氏,华贵嫔顾氏,顺仪慎氏,此番采选共中选二十人,其中不乏有那位杨家女,不过早知是此结果,也不在沈媛意料之外。

    这天,沈媛起了个大早,将自个儿打扮的很规矩,既不过于张扬逾矩,也不过于朴素寒微,随着众人与教习姑姑一起立在正厅听旨。

    来人不外乎是当今皇上眼前的红人,内务府总管崔富盛,只见他年纪不大,一张脸生的俊秀讨喜,只是那过分鲜艳的红唇难免显得几分女气,有些阴柔之态。

    不过此人当真了得,如今不过二十有三,便已掌管了内务府总管一职,更是昭华帝的贴身近侍,据说宫里几位娘娘也变着法儿的给他送年轻貌美的宫女对食以示拉拢,不过此人却一向貌似中立,既不过分与各位主子亲近,却也不会怠慢了去,如此可见一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