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章 宫门(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那些只会傻等在正门口等人来引路的人,若是知道了今日此举是皇后亲自下的懿旨,肯定大为吃惊,也知道这皇后下的旨意也是通过皇上默许的,今后定会在宫里夹着尾巴做人,不得不说,杨皇后这步棋,下的确实妙极了。

    不过,自己这么乖觉的走到偏门,只怕沈媛一进宫,首先见得除了她的妹妹外,第二个应该就是自己了,而日前的选秀一下子得罪了杨家两个人,杨若华倒是其次,与她结怨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杨皇后的态度,沈媛一直都看不出来,似乎暧昧不明,分不清究竟是敌是友。

    不过无论是敌是友,只要这个杨若华与她姐姐说几句话,撒几下娇,这个仇,也怎么看都是结定了的,所以她唯一能够投靠的人,只有……

    沈媛眸光一黯,看不清她在想什么,绿衣也回到了轿子里陪着她一起等候还在正门口等待内务府来人引路的众位小主,再等了约莫一刻的时辰,张英江恐怕是磨尽了耐性,只见他跟手底下的人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躬着身往正门处去了。

    沈媛则气定神闲,不紧不慢,坐在马车里指腹轻叩着车壁,节奏竟与那时候昭华帝叩响玉扳指的速度无二。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身后陆陆续续已经来了许多人,而她并没有注意,还在为刚才跟昭华帝一时之间的默契而感到心跳加速。

    她不是真正的在外人看来自小在沈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相反她流落在外的这些年见多了人情冷暖,她不相信情爱,但她却无法抗拒这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迷人气度。

    她不能陷进去的,她想。

    身后的那些人到底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等候了半天有些按捺不住的早已开始指责那个引他们过来的太监办事不利,待进了宫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云云。

    莫说沈媛,就连一向笑脸迎人的张英江都有些挂不住面子,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小主,沈才人已来了足有小半个时辰了。”

    他原本是好意,想要叫这些新秀能消停些,但想不到她们也都是一些自小千娇百宠长大的小姐,此言一出,唏嘘声更大,好多人都在说着不过是自降身份罢了,尤其是杨若华,只差未跳下轿来指着张英江鼻子骂了。

    沈媛也不去理会,因为她相信张英江一定能处理好这些小事。

    果不其然,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恭了个身子,慢条斯理的说道:“皇后娘娘的懿旨,娘娘想看各位小主能否认清自个儿在宫里往后的身份,是以令奴才有意在此等候各位小主,想看各位小主有几位能自行至偏门来,却只有沈小主一位。”

    此言一出,万籁俱寂。

    一时之间,众人表情不一,或惊讶或恐惧,再也不似先前在正门时的得意,那仿佛一瞬间从云端跌落的痛重重的击打在大家的心上。

    这一下,不仅是显示出那位一国之母的身份,更是让大家感受到那皇家独有的高高在上的地位和权势。

    唯有沈媛神色自若的在一旁细细思量,这杨皇后不愧是如今的一国之母,虽然自己也是这皇家威严的承受者之一,却也不得不感慨,这一出下马威确实使得漂亮。

    既是让众人意识到她作为中宫之主的权势,也是在旁敲侧击的警醒众人这就是皇家,不论你曾经在外是否处之高位,抑或是你曾经是受尽了家人的疼宠,而此时此刻你不过是只能卑恭的候在侧门等待入宫的小主。

    在这里,皇权和地位才是一切。

    看到众人终于不再吵闹,张英江方才满意的顿首,挥手示意身后的小太监陆续安排众位新秀入住后宫。

    轮到沈媛时,张英江亲自指派了一个手脚利落的小太监领路,二人相视一笑,这便算是有了交情。

    排在沈媛后面的杨若华今日虽衣着华丽,富贵逼人,却也略微收敛,不似常日里的飞扬跋扈。

    不过,到底是和沈媛不对付,在后面经过沈媛时故意大声呵斥领路的太监不够干练。

    甚至给了沈媛一个不太友善的眼神,好像是说,便是你先到了侧门又如何,皇后还是我姐姐呢。

    沈媛见状只微微一笑置之不理,心中感叹难怪这杨家已不似从前,虽仍是四大家族之一,然其地位却已日益下滑,怕就是这种脑子拎不清的后辈太多了。

    这样一想,心中便畅快不已。

    一路上宫景宜人,连平日里最为普通的桥,在这里也是经过精心雕琢方呈现在众人眼前。

    沈媛一时也无心赏玩,面上带笑,心中却揣摩着今后的道路艰难,这皇宫真不是个好地方。

    这金碧辉煌的皇宫,再附上那高耸的宫墙和威严的侍卫,俨然一个富贵的牢笼,里边的人出不去却掌握着这世间最大的权利,外边的人进不去,却被那权势所诱,不断的如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

    后宫的妃嫔一年又一年的花颜渐逝,却还是为争宠明枪暗箭,不过是为维护住自身的地位。

    还有那,如今坐在龙椅上的人,真龙天子心思深沉,难以琢磨。

    可不就是,步步危机四伏,稍一不注意,等待你的可不止是冷宫,还有一系列无法预知的未来。

    呵,但这也是自己这种私生女最好的去处了不是吗?如果不是这次需要巩固兄长的地位,这种机会也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那样也许,沈媛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见不得光的沈家女,处在被遗忘的角落,嫁一个普通的人,而后终有一天草草结束生命,了结自己的一生。

    而在这里,虽危机不断、路途艰辛,也好过在沈家大宅受尽屈辱,一生郁郁而终。

    至少如今身后站着的是曾经视自己若尘土如今却要仰仗自己的沈家,这种莫名的快感,使得沈媛哪怕明知前方就是悬崖,也会义无反顾。

    想着想着沈媛不由自主的攥了攥手指,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朱红宫墙,一时又振奋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