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九章: 争芳斗艳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不知不觉入宫已有半月,枝头的桃花正盛,繁花似锦压弯了枝条。

    至今沈媛未曾侍寝过,嘉瑜苑一派宁静,底下的奴才们早先以为这位是个得宠的主子,争着找机会来这里伺候,企图得到贵人的青睐。

    不曾想,自这位入宫以来,半月之久都未得圣宠。这下又不平静了,不少人开始明里暗里的为自己寻找寻新下家。绿衣对此情景,急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主子都没发话呢?

    对此,沈媛心中虽有点点涟漪,毕竟入宫前听崔总管的意思,皇上不是对她无意。故而心中又平缓了下来,她知道此时需得按兵不动,观察待动。想那皇帝若是有意,总是会来寻她的不是?

    于是,这日沈媛身着素色衣衫,发髻松松挽起,面容也不做过多的修饰,端的是一派淡然清新的居家模样,还指挥着小太监把书案挪到树下,闲闲的抄写起经书来。

    对此,绿衣更是急的不行,这段时日的相处让她发现自己的主子虽有时难以琢磨,但确确实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对下人温和有礼,处事也一派淡然,这样的主子虽好,但在这皇宫之中就真是让人无奈又着急。

    主仆二人,正各有所思,只见远远一抹亮丽的色彩缓缓而来,定睛一看却是杨若华身着桃色锦衣,内纱外罗尽显身材,那发髻高高挽起,金钗斜插一派荣华贵气袅袅而来。

    沈媛尚未招呼,她已先出声。

    “哟,这不是沈妹妹吗?怎么今个这么悠闲在这练字?”

    沈媛温和一笑未曾搭话,心想,这女人自从侍寝后到处张扬,真是拉了一手好仇恨。

    杨若华见沈媛不曾出声,心下稍稍不爽,转眼一想这沈才人自采选到入宫时处处压自己一头,如今半月之久,自己被多次召寝,她却在这嘉瑜苑一步尚未曾迈出,怕是心中已有不安,所以也不那么气了。

    又得意的说,“沈妹妹怎么穿戴的如此寡淡,可是下面的奴才不长眼色,姐姐现在虽然也还只是个贵人,可是与多位贵人也是交好的,妹妹若有困难可要跟姐姐说啊,姐姐也可照拂一二。”

    沈媛闻言心里略微不快,面上却不显露分毫只是带着淡淡的笑道,“就不劳贵人姐姐多费心了,我嘛喜静,不若姐姐喜欢四处走动,如今怕是各宫各殿都晓得姐姐的花名了。”说罢,低低掩嘴一笑。

    杨若华初听沈媛之言,尚在得意心想这下可是让这个沈才人感受到自己如今的地位了,满意的告别离去。

    回到苑中数次回想刚才的情景,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虽是自己压了她一头,可总觉得这个沈才人似乎并不是很难受?难道她在强忍着不嫉妒自己?

    这时,侍女彩霞却突然上前说了一段话,气的杨若华当场就将手中那个青瓷彩釉杯狠狠的砸在地上。

    苑内的奴才听到声响,匆忙向内探去,只见那打碎在地的瓷器旁端坐着那个本来带笑张扬的美人,此时正怒目圆睁破口大骂。

    “好你个沈才人!我就说今个怎么感觉对我和和气气,原来是拐着弯骂我是青楼女子,哼!我若是花名在外,你沈才人也好不到哪去。”

    身旁的彩霞连忙上前安抚递茶,“贵人莫气,依奴婢看,这沈才人啊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您不用理会她,只是这如今宫内传言四起,倒是得想个法子。”

    “嗯,你说的有道理,只是这谣言……”杨若华眉头拧起思索着,“如今,我在这圣人面前倒是得宠,或许可以表明圣上以此绊绊她沈才人!”

    “贵人!”彩霞听到杨若华如此设想连忙打断,“奴婢觉得,此等小事尚且无需麻烦圣人,一来圣人可能不喜后宫是非,二来咱们家不还有个皇后娘娘吗?”

    “啊,长姐!”杨若华抚手称是,“对,我还有皇后长姐给我撑腰呢,哈哈哈,看看到时候到了皇后跟前她沈才人还是不是这般伶牙俐齿!”

    “彩霞,去吩咐准备些姐姐爱吃的糕点,等明个咱们就去看看姐姐。”彩霞闻言点头离去。

    这厢,沈媛听着绿衣抱怨着底下的奴才,轻轻的抿着茶,面上悠然平静。绿衣看着自家主子这漫不经心的样子,更是着急,不由拔高了音调。

    沈媛听着眉头轻皱一下,抬头看着那一脸急色的小丫头,心中不觉逗乐,这小丫头倒是忠心,只不过就不知这忠心是给了她背后掌控她的沈家人,还是真的对自己这个不被他人看好的所谓的沈家大小姐上了心。

    对此,沈媛一时也懒得探究,只淡淡回应道:“那些奴才不必理会,会留下的终究是会留下的,不会留的你就是强留他一时还能强留他一世不成?”

    “况且,左右不过是些个奴才罢了。”绿衣闻言若有所思,只觉这主子似乎也并不是表面上那般无害,便也不在多言,只躬身退开。

    杨皇后看着眼前这个哭闹不停的妹子,不由得有些头疼的摁了摁眉心,早就跟家中暗示不要再往宫中送人,如今圣上已经有些忌惮如今虽有所收敛但仍手握重权的杨家。

    可不曾想如今的杨家真的是没几个拎得清的后辈,往宫中送人也就罢了,还送了个如此无脑的杨若轩。

    曾经杨若华的姨娘就是个蠢笨的,但好在知礼未曾做出一些以下犯上的事,不想这女儿反而不如那慧姨娘,只懂凭着杨家的名号四处张扬,也不想想自己虽是杨家女,且是记在主母名下,也逃不过是个庶出,不懂事故偏偏还闹着入宫还是真真是没脑子极了。

    也不知家中的父亲是如何考量,送这么个人进来,到底是给自己添麻烦还是添助力?就怕自己有一日被她拖累的坐不稳这中宫之位。

    这样想着,心中更是厌烦,只是好声劝慰,答应给她个说法,方使得耳根清静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