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章:百花争春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日,例行到皇后那请安问好后,沈媛正欲回去继续静心誊抄佛经,尚未走远就见皇后身旁的言女官来请,一时只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得在邀请下,匆匆而返。

    沈媛进殿后,叩拜却迟迟不见皇后发声,心中不由咯噔一紧,暗叫不好,手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绣双蝶的帕子,小指微弯思索起对策。

    而座上的杨皇后,此时正淡淡打量着眼前这个身着月白色百褶裙外套了个翠绿烟纱的女子,髻上别了只翠玉簪子,一颗小小的吊坠随着她的动作晃悠悠的,将才十六岁的娇美可人的沈媛衬托地更为惹人爱怜。

    不由暗叹,这张脸确实可人,听杨若华的意思这个沈媛倒是个有些心思的,怕是以后也会有所成就,现在或许可以拉拢拉拢,为我所用。

    这般想着,也就这般做了。“沈妹妹不必多礼快请起吧,来人啊,看座。”

    沈媛心思婉转,跪着跪着便已琢磨出一些想法,怕是这杨皇后在为她胞妹立威,左右是逃不过去就先受着吧,想曾经流落在外什么苦没吃过,如今也不过是多跪一会罢了。

    屏风后的杨若轩则按压不住欣喜的情绪,只想不愧是皇后长姐,她杨若华有了皇后长姐以后还怕这宫里其他女人?

    沈媛听到杨皇后喊坐,心中只觉疑惑,先前杨皇后让自己跪了些许时候,是明摆着要来个下马威,怎么也没跪多久又被喊了起来?难道说还有后招。

    杨皇后看着沈媛虽多跪了一些时候,但面上仍然进退得礼,心下更是多了几分满意。不过就目前情形来看,此时结盟还不够稳妥。

    “本宫听闻沈才人喜静善书,想来是有些造诣的,今日请你前来是想观赏一二。”

    沈媛听着皇后话锋一转,心中只做兵来将挡之想,便只做羞涩之状,应和着。

    “妾身不才,只是闲暇之余写写玩闹罢了,怎当得大雅之堂?”

    杨若华在后听着这二人一应一和,以为皇后长姐也被那沈媛迷惑了,心中有些着急。

    却听杨皇后又说“沈才人不必过多谦逊,难得后宫中有个能书会写的美人,正巧可以替后宫姐妹们,抄写几份经书,本宫想太后在天有灵,想必是可以感受到我等的孝心。”

    杨若华此时暗暗叫好,心想这下多罚那个沈媛抄抄经书,看她以后对着自己还会不会那般无礼。

    “诺,妾身谨遵娘娘懿旨。”

    沈媛听着了然,果然这般,不就是抄抄经书,也不是太重的惩罚,看来这杨皇后倒是个稍微明理的,这般处罚不太得罪自己,却也给了杨若华一个交待。

    杨皇后今日不想再过多纠缠,只挥手让沈媛退下,又在其走后,哄走了屏风后的小祖宗,方才头疼的忙起宫务。

    此时,回禀了消息的小太监紧张的跪在地上,心中有些忐忑,大殿中静的没有其他声响,连崔总管都眼观鼻的站着没有动静,只能听见昭华帝轻轻叩响玉扳指的声音。

    半响,只听到低沉的“甚好。”二字,崔富盛对喜乐使了使眼色,小太监就轻手轻脚的退下了。

    昭华帝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站在窗前,目光悠远,对着崔富威又像是对着自己说。

    “你看窗外这支牡丹开的正艳,可惜啊,它的根烂了,不久就会毁了这满园春色,终究是要除去的。”

    崔富威面上感受着春风拂面,心中却是一寒,只道这宫中怕是要起风了。

    “才人,听皇后娘娘的意思,您岂不是要为后宫中的只要有位份的主子,都要写一份佛经出来?”绿衣嘴上有些抱怨。

    沈媛向来对关心自己的人有些照拂,看着小丫头一脸不平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屈手弹了她一个脑崩儿。

    看着她伸手捂着额头有些委屈,不由恶劣的笑出声来,“哈哈,小绿衣不用为我担忧,不就是多抄个几本佛经,不是甚么大事,曾经抄书维持生计的时候可比这苦多了。”

    “可是……可是”绿衣还是有些委屈。

    “别可是了,你要真是心疼我啊,不如回去替我磨墨?想想咱们绿衣也是个小美人,这红袖添香的感觉岂不快哉?”

    沈媛继续出言逗弄,看着绿衣泛红的耳尖,只觉有意思极了,正欲再调侃几句,却发现小丫头有些羞得想要躲起来了,也不再言只再次大笑两声继续前行。

    绿衣将抄好的佛经交给言女官,再呈给杨皇后翻阅。沈媛今日穿了一身云纹皱纱袍,静静的站在那里,只让人觉得有些赏心悦目。

    杨皇后今日本就有着不一样的心思,也就未准备难为她什么。

    “言落,你看这沈妹妹真就是个可人的,你看看这经书抄的很是用心呐!”

    言女官点头微笑,“回娘娘,奴婢觉得太后娘娘若是看到了这些经文,也定会觉得心悦之的。”

    “娘娘谬赞了,妾身不过是做好了本份罢了。”沈媛只听皇后一句沈妹妹,心中觉得好笑,这杨皇后今个居然一反常态不做刁难倒是她先前没有想到的,不过古人云事若反常必有妖,只怕不会这么简单。

    “沈妹妹真是个可人儿,快来,别站着了,坐近些,陪本宫聊聊。”只见杨皇后梳着漂亮的朝云近香髻,微微挑起了眉眼。

    沈媛也不好拂了皇后的面子,只做走一步看一步,且看这杨浅意要干些什么。

    杨皇后看着坐在身侧不远的沈媛,只觉满意,脸上的笑意又加深几许。“沈妹妹,若华不懂事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本宫这妹子,自小就是这么个性子,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

    沈媛羞涩一笑,但是心中直打鼓,这杨皇后难不成想当个和事老?正欲搭话,却听皇后又言。

    “比起若华你倒是个妙儿人,知书达理的,让本宫很是欢喜。”

    沈媛继续做羞涩状,“娘娘谬赞了。”微微垂下的睫毛,好似正欲展翅而飞的蝴蝶。

    杨皇后见此突然话锋一转,“哪天一起陪本宫去御花园转转,想来沈妹妹这般也是赏花之人,且听说圣上近来倒是经常去御花园赏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