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一章:承君欢(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此时就是再傻,也反应过味了,这杨皇后是来给自己卖个好的啊,且她在这种情形下说出来,不论如何,自己怕是都躲不开了,最后都得承下她这个情。

    也罢,事已至此,就承了她这个情。

    只见沈媛展颜带笑道,“娘娘说的是,想必这御花园到了这个月份,那春色满园是关也关不住啊,妾身觉得确实可以好好赏玩一下。”

    杨皇后眼角的纹路几不可察的皱了皱,这个沈媛确实是个聪明人,比杨若华那个只会找麻烦的可好太多了。

    这下听到了想要的答复,便很满意的放沈媛回去。

    夜色撩人,沈媛躺在床上思索,既是已被皇后这般逼上梁山,怕是自己就算想得过且过,也不得安宁。

    不过这杨浅意倒是好算计,不过是透露了这么点消息,就想换我以后为她谋划?未免也想得太过容易了吧。

    但如今的形势不好,在这后宫倒是没什么助力,假意收了她的好也罢,奉承她一段时日,总好过与她为敌,省得让她和杨若华那个没脑子的女人一起来坑杀自己。

    所以,如今倒不如好好利用一下这个机会,也好接近圣上,如若能搭着向上多爬一下,也许会渐渐出头,这样就可以给沈家那群老不休的一个交代。

    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居然睡得格外香甜,清晨醒来之时,只听鸟儿在窗外唧唧喳喳鸣叫的声音,沈媛揉了揉头发爬起身来,鼻端嗅到一股淡淡地香气,掀动鼻子重嗅了嗅,估计是绿衣折了桃枝进来。

    倒是个细心的,看出来自己比较偏爱桃树,其实说来,这是因自己曾流落在外,一日见那果园墙后,硕果累累,尤其是那桃子看起来粉嫩诱人。

    当时,娘和自己都吃不饱饭,娘却看出小小的沈媛在看见桃子时,眼里快速闪过的光芒,正巧果园招帮忙摘果子的女工,于是在辛苦帮那个果园干了一天的杂活后,求来一个桃子。

    小沈媛对着那个桃子,垂涎欲滴,却还是推了推桃子“娘,你吃,阿媛不饿。”

    “傻阿媛,这就是给你吃的,娘已经在果园吃过了。”

    小阿媛信以为真的拿起了那个粉嫩的桃子,大大的一口咬了下去,只觉汁水四溢,直透心底,顿时感觉心上仿佛开出了一朵朵桃花,那么甜,又那么美。

    所以,自己啊,哪里是喜欢桃花,只不过对着桃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傍晚拿到的桃子,桃子这玩儿意现在看来是很普通果子,但在那时确是满载着一个小姑娘心底最大的期许。

    想起这段往事,沈媛觉得眼角有些湿润,忙接过绿衣递来的帕子开始洗漱。

    而后穿上了那绣了青花的广袖罗裙跟那蓝色蜀锦绸缎夹袄,挽起发髻又簪了那根玲珑玉簪,画了弯弯的细眉,看着铜镜中一点朱砂慢慢的晕开。

    扯了扯嘴角,再逐渐放大了笑容,妆容甚好,娘,你且在天上看着,这沈家今日拿我做棋子,殊不知做事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他日我定会报之。

    一路走来,沈媛的心七上八下的,反而到了御花园,那颗忐忑的心倒是平静下来了,静的如同不起一丝褶皱的湖水。只是,这一路走来倒是出乎意料的没有那些个莺莺燕燕,难道这杨皇后确实是做好人,然后卖给自己一个天大的好处?

    可惜的是,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见到皇上,看来这场偶遇的戏码,也不是那么好唱的。

    也罢,来都来了,且在凉亭那歇息歇息,也好过平白辜负了这良辰美景。沈媛挥手让其他人退下,只余绿衣在一旁立着。然后就坐在汉白玉精心雕琢的凳子上一边看着那花园中的繁花似锦。一边思量起如今后宫的局势来。

    如今,明面上不过三个派系。以皇后和其胞妹杨若华为首的,也就是皇后中宫一脉,以莞贵妃及昌顺仪为一拨,最后是以四大家族之女贤妃和华贵嫔成一派。

    而昭华帝除对莞贵妃多加恩宠,倒是对后宫其他佳丽一碗水端平了。再从采选当时的情景来看,这莞贵妃不愧是宠冠六宫,这小门小户或许侍妾可以仗着宠爱侍娇而宠,落了正妻脸面,可若放到高门大户,这便足够被弹劾。

    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折辱正室。便是帝王,虽然可以盛宠嫔妃,但也不会随心所欲的打了国母的脸面,不然那就是国祚的问题。

    可如今看来,这昭华帝不仅盛宠了莞贵妃,还在新选秀女的面前下了皇后的脸面,这其中的关巧值得推敲一二。

    心里略微有了思量,沈媛更是不急了,看来这圣上是迟早要用到自己的,甚至是等着自己投石问路,如此,就如了圣人的愿又如何,左右他才是那个坐在高位之上一决天下苍生的帝王。

    懒懒的感受了美好的春光,沈媛便起身扶着绿衣的手闲逛着往回踱去。

    只见远远缓缓走来一个身着牡丹薄水长裙的女子,头上的白玉步摇轻轻晃动着,更是将她那温婉如水的气质显得淋漓尽致,身旁跟着一个大约**岁着金色镶边的蓝色锦衣的少年,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看起来倒是极为活泼好动。

    绿衣这时附身过来轻轻道,“主子,这是昌顺仪了。”

    沈媛点头,迎了上去,“妾身见过昌顺仪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昌顺仪抬头温和一笑,“妹妹多礼了,本嫔只是见今日春光正好,出来赏玩。”

    “那妾身就不多打扰顺仪娘娘了。”话音落下,昌顺仪就微笑顿首离开,沈媛仿佛能听到那对母子的欢笑声。

    不由感慨,这昌顺仪倒是个温和的人,可惜好好的儿子养在了莞贵妃的名下,不得不站在莞贵妃的阵营。“倒是个可怜人。”

    “奴婢不懂,那顺仪娘娘看起来温和带笑,不像是有什么伤心事啊?”绿衣不由疑惑的问道。

    “一个不能亲自抚养孩子的母亲,当然是个可怜人。”说完,沈媛便继续向前走去。

    绿衣见主子不欲多言,也不再多问,只若有所思的跟在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