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二章:承君欢(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一连三日,都没有在御花园偶遇到皇帝。沈媛倒也不急不燥,仍是坚持每日都会去御花园闲逛,赏玩。

    淡定的让绿衣有一种,从一开始,这位主子就不是为了争宠才去御花园的错觉。

    这日她装作没看见绿衣的欲言又止,只坐在铜镜前,细细装扮,又轻笑着起身让人帮着披上宫绦,戴好苍佩流苏绦又挂了佩环香包,这才缓步而出。

    却说这边正在乾正殿的陆南城已批阅了一会儿奏章,放下手中那杆御笔,慢慢走到了窗前。

    崔富威只觉外面吹来的和煦的暖风,让人心头一暖,但反而将圣上作为上位者的凛冽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

    路南城站着那里,似乎是在看窗外的景色,但他的薄唇微抿也无笑意,那双深邃的漆黑的眼睛,一眼望去带着作为帝王的深不见底,不带有一丝感情还沁着丝丝的冷意。

    “崔富威啊,听说沈才人这几日都在御花园闲逛?”

    “回皇上,奴才听着底下的人说是这样的。”崔富威一脸恭敬的回着。

    路南城眼眸微微眯了下,手指无意识的扣着玉扳指,过了半响。

    “也好,此般正和心意。”而后转身,崔富威连忙跟上,挥手示意底下的小太监来整理圣容,又是一番忙碌。

    御花园这边,沈媛遇到了如今在莞贵妃手下的六品女官申映梅。

    不同于当时那个紧张局促的样子,如今身穿品级鲜明的女官服,走起路来步步生风,倒成了个端庄威严的女官。

    不过,在经过沈媛时,却仿佛一下破了功,嘴角大大的上扬,带着甜甜笑意,两个酒窝让人忍不住想要戳戳。

    “沈家姐姐!许久不见了。”看到沈媛的申女官激动不已。

    “哦,是映梅啊,当日一别,确实是许久未曾见过了,你近来过的可还好?”看到这般温婉可爱的美人,沈媛的心里没由来的觉得有些欢喜,语气便有些轻快起来。

    “哎,说到那日采选,可多亏姐姐你了!当时我被那样说,一时反应不过来,差点都要吓死了,好在有姐姐你在一旁提醒我。”申女官闻言用手拍了拍胸口,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又带着浓浓的真诚表达她对沈媛的谢意。

    “这些都过去了,你也别多想,看起来你近来倒是过的还不错。”

    “是啊,进宫以来一直挺好,莞贵妃娘娘对手底下的人都挺不错,你看我,入宫感觉反而是胖了一些呢。”说着还自己掐了掐脸,有些逗乐。

    沈媛看着申映梅这般举措,倒是还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不由笑出了声。

    “噗嗤,看起来确实丰腴一些,这般也好,以前倒是有些瘦了。”

    终于忍不住抬手戳了戳她的脸颊,惹得申映梅一阵好闹。

    自申映梅离开后,沈媛只觉今日怕是又遇不到皇帝了,只不过一连多日不曾遇到,现在反而内心淡然许多。

    正欲吩咐绿衣回嘉瑜苑,却见远处明黄的九龙常服在阳光下泛着金光,沈媛一时愣住未做反应,只是觉那金光有些刺眼,不由得眯起眼睛来。

    待稍稍愣神的沈媛,反应过来时,路南城已慢慢走近。

    她连忙跪安,“妾身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路南城目光幽幽的看着,走到沈媛面前停下,稍稍抬了抬手,淡淡地回应。

    “平身吧”

    他看着眼前这个着了一身天青色素色锦服女子,只觉她被衬得容颜人比花娇,心中倒是泛起了一些波澜。

    二人对视着,就在此刻,时间仿佛定格了,那身后是万重的宫阙,头顶着流日晴空,一阵风吹起两人衣襟,只觉衣袂飘飘,人亦如画。

    随后路南城出言打破了寂静,“今日这风景倒是不错,你跟朕一起吧。”语毕,便抬腿向前迈去。沈媛紧跟其后。

    二人在御花园边上的锦绣阁中暂作歇息,周围皆是茂密的花草树木,绿植幽幽,散发着春日的活力的气息,暖暖的风吹得人有些薰薰然。

    “朕记得你是去江南养病?自古江南水乡便是出名,想必那的风景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吧。”路南城坐在沉香木雕花的椅子上,状似不经意的出声问起。

    “回皇上,妾身在江南养病虽不常出门,不过却也感受到江南那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如画风景,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二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着笑着,不知不觉时间悄然流逝。

    这样温和的午后,让沈媛的心有些暖,心中对路南城多了些许心思

    晚膳时分,路南城出言要沈媛一同用膳。

    路南城一向喜晚膳用些偏甜的吃食,故而桌上摆着的是百合糯米甜粥,又配了杏仁佛手点心再加几碟子小菜。

    沈媛舀了一勺百合糯米甜粥,又夹了些清淡的小菜,心情不错的眯起眼来。

    “倒难得有人同朕一般喜欢这些偏甜的吃食,舒和还有浅意都是不喜的。”路南城看到沈媛不经意表露出的欢喜,只觉心情有些不错。

    沈媛不由双颊微红,“妾身以前养病时,经常用药,嘴苦就喜欢吃些甜食。”

    “如此,以后若是想吃甜食,让御膳房多做一些便是了。”

    “妾身谢皇上恩典。”

    膳后,沈媛不出意外的被留寝了。

    由崔富威安排着汤沐后,进入寝殿,只见路南城正坐在榻上翻阅着奏折。

    沈媛静静的看着,出了神。

    感觉他的肩膀很宽,腰身挺的端直,不知是否因为那束腰玉带的缘故,宽肩之下,显得腰竟劲瘦,却透出令人不可小觑的力度。

    一头墨发一丝不苟地在头顶挽了个发髻,鬓若刀裁,鼻梁很直。眼神有种锋芒内敛引而不发的味道,那种半是淡然半是沉沉的目光,似乎什么都逃不过这双厉害眸子。

    这个年轻的帝王,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多岁,人虽是坐在那里,还是气势逼人。

    细看之下,沈媛的心也就忍不住为这个人而荡动。

    路南城察觉到他人的目光,便从奏章中抬起头来,看到呆呆盯着自己直看的沈媛不由轻笑一声。

    站起身向她走去,等沈媛回过神时发现他已站在面前,那双眸子,好似敛了周遭光明,让人跌落而不自知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