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三章:承君欢(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路南城的目光落在沈媛那白皙软嫩的脖颈间,而后随即就伸手在那看似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摩挲了几下。

    沈媛不由身体一僵,被他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挲着,竟然是起了一身鸡皮。

    “陛下……”沈媛羞涩的垂眸,心脏如小鹿般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紧接着,他的双手渐渐在她腰间环抱过来,嘴唇柔柔的贴在她肩头处,湿润的气息,让沈媛毛骨悚然。

    “媛儿……”沈媛直觉浑身已经显出了汗,内心有些想挣脱却又无法挣脱。

    不经意的抬头,沈媛就瞥见那红红的双唇,菱角的形状,因为微笑着,末梢便微微挑起,很诱人,唇瓣上又带些微水光,润润地,似能解人之渴。

    让她不由的心神荡漾,顿时脸颊的绯红慢慢散开,直到红透了耳根。

    殿外月影浮动,花鸟轻鸣。殿内,灯笼高挂,鸳鸯红被,衬的雕花大床上那一双交叠的身影愈发暧昧。

    嘉瑜苑的正房之上,沈媛一身华服坐在上位,因着前一夜的滋润,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都面如桃花,娇媚的很。

    边上小茶几上则是刚刚从乾正殿送来的补药,而她身旁的太监正是前来送药的张英江。

    “沈贵人,奴才给您问安了。”张英江面带微笑,恭敬的说道。

    “贵人?妾身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了贵人,张公公莫不是说笑吧。”沈媛一边喝着补药一边询问着。

    “沈贵人自然是贵人,圣上金口玉言亲自提了您的位分,怎么会是说笑呢?”张英江笑容加大的解释着。

    沈媛温婉一笑,不紧不慢的起身,带着嘉瑜苑一干人等向着乾正殿的方向叩首“妾身拜谢皇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身后紧接着又示意绿衣,绿衣很有眼色的连忙拿出备好的绣花荷包给了张英江。

    “小小敬意,张公公拿去喝茶吧。”张英江也就不过多推辞,收起了荷包。

    “那奴才就不烦扰贵人了。”沈媛顿首,张英江便慢慢的告退了。

    自从升了位分,绿衣和一干宫女、太监整日面带喜色,做事也尽心了许多。

    接连几日,沈媛都被召寝,路南城那边的赏赐也如流水般花花的流入嘉瑜苑,连皇后都跟着赏赐了不少。

    这日,沈媛正在廊下闲逛,却听到两个宫女在那边互相咬着耳朵,内容还是谈论她的,绿衣正欲上前喝止,却被沈媛制止了脚步。

    “你说咱们贵人一连多日受宠,咱们以后是不是要有好日子了?”

    “是啊,不然,何止是频频受宠,这圣上的赏赐也是没有断过啊,你看那御膳房的御用糕点师傅,如今也是经常给咱们贵人送点心过来呢。”一人很是得意的说着。

    “你说的对,难怪昨个还有人拖我打听咱们这还缺人不,看来是都觉得咱们贵人这有前途呢。”另一个宫女,恍然大悟道。

    “是啊,依我看呐,这样下去,那莞贵妃娘娘怕都是不如咱们贵人呢。”听到这,沈媛只挥手让绿衣赶紧制止了二人。

    “闭嘴!两个嘴巴不住门的小蹄子!。”绿衣一见主子主子示意,早已按耐不住的便冲了过去大喝着。

    两个宫女连忙跪下求饶,沈媛看着那两个跪在地上瑟缩不已的人,心中不断冷笑。

    “哪个教你们的胆子,可以在背后妄议主子,真真是好规矩!”沈媛凤眼一挑,怒目直视。

    两个宫女闻言只觉身上一冷,更是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沈媛见之提高了语调,“看来,是我平日里太过和善了,倒是让你们这些小蹄子学会在背后胡嚼耳根,愈发的肆无忌惮了是也不是!”连绿衣都有一些被震慑到了。

    接着一甩衣袖,回到了房中,绿衣见状也疾步跟上,后又连忙奉茶。

    “贵人莫气,犯不着和这些个小蹄子置气,左右是可以打发走的。”

    沈媛喝了一大口茶水,将彩釉杯子往桌案上面狠狠一放。

    “早先这嘉瑜苑,除去你和两个二等宫婢外,还有四个三等宫婢,还有一些个太监和粗使奴才,前个我还没受宠的时候明里暗里的又走了不少人吧。”

    绿衣的话语中满是恭敬,“回贵人,如今倒是没走什么人,可底下能做事的除了奴婢咱们嘉瑜苑还剩两个二等宫婢,还有两个个三等宫婢,以及粗使嬷嬷和太监各两人。”

    “这人员倒是精简不少啊,也罢,少了也有少了的好处。不过就今日的事来看这剩下的怕是也要好好梳理梳理,绿衣去把人都叫过来吧。”

    等一干奴才到了房内,只见沈媛正懒懒的靠着软枕,扫视下面这群或是敷衍或是恭敬或是不耐的奴才们,也不开口,只接了绿衣递来的茶水润了润口。

    等用帕子压了嘴角,她这才似笑非笑的开口:“原道是我这嘉瑜苑庙小,容不下诸位大神呢。妾身怕又是位分太低,这个个主子在你们心里估计也就是个摆设吧?还真是没个奴才的本分,真真看着就糟心。”

    说道最后,沈媛直接沉下了脸色,一个挥手就将手中茶盏摔倒了靠前跪着的那个宫女身上。直砸的那个宫女额头冒血,人也一个劲儿的砰砰的磕头。

    只是这其中有几分真心惧怕又有几分不甘,只怕也就她自己知晓了。

    “妾身这个人吧,向来是不愿与人为难的,所以今儿个,就给给你们个机会,想要走的就赶紧去攀高枝儿,那些个背后有人的,妾身心太小,怕也是容不下的。”说着又冷哼一声,视线扫过众人。

    “不过,那些个想要忠心留下的,妾身也是欢喜的,只是若是不够忠诚以后就莫要求饶了,想来就是闹到皇后娘娘那边,娘娘她也不会为些个背主的奴才训斥妾身的。”

    “是,贵人。”这时首先站出了三个绿衣宫女,很是恭敬。

    其余的人,也恭敬的跪着不再多言。

    沈媛满意的看了看现场也不多言,只挥手让绿衣去处理接下来的杂事,不论绿衣背后是沈家的哪位,至少现在沈家是靠着自己来站稳脚跟的,所以沈媛对绿衣还是能放下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