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四章:明争暗斗(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等众人出去后,沈媛闭目继续靠在那里思索,垂落身侧的手指微微勾起,那软嫩的芊芊细手轻轻的颤动着,好像一片洁白的花瓣,悄然寂静地绽了。

    如今,自个是比较受宠,可是一想到宠冠六宫的莞贵妃,沈媛只觉有些不太真实,这事儿放在别人心上怕是真的会觉得是路南城贪慕了自己的美貌,可沈媛不是啊,她可是曾经流落在外多年,看尽冷暖,对人心向来是不那么容易信的。

    哪怕,如今路南城三天两头的就有赏赐,仿佛把自己宠上了天,可沈媛知道,只怕爬得越高跌下来的就会越疼。

    所以,路南城宠着,她也就受着,路南城想要她温顺乖巧,她就扮起那个样子给他看,让他对自己放心。

    自入宫那日起,她就知道自己不过是一颗棋子,要能守得住自己的心,不能像那些个宫妃,为争宠使尽心机,耍尽了手段,最后仍落不到好。

    更何况,现如今路南城表面上对自己多加荣宠,事实上不过是觉得自己有的用罢了,他自以为伪装的很好,可是一个人的心再怎样隐藏,总是能让人窥探出些端倪的。

    心静下来后,倒是觉得这午后时光让人有些困倦,不知不觉就在榻上睡了过去。

    正待她睡的迷迷糊糊之间,觉得外面似乎是有人在争吵,有些闹。抬起手揉了揉脸颊慢慢起身,唤了绿衣来问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回贵人,外面是杨贵人来了,吵着要见您呢,下面的人说您在小憩,不让她进来,就在那骂起来了。”绿衣见主子起身,递来沾了水的帕子还有漱口的水,一边伺候着沈媛擦了脸又漱了口一边回着话。

    “杨若华?那个女人还真不是个省心的。”沈媛感慨不已,准备出门探看一二。

    杨若华此时正在对着拦着她的小太监破口大骂,没有一丝先前的高傲和气质,想来确实是有些又急又气。

    看到沈媛面带笑容娉娉款款的走来,更是气急。“沈媛,你这个狐媚子!勾引了圣上,如今还敢让人拦着我。”

    沈媛一听心里真的是无力极了,这个杨若华怎么一点都不知事吗?什么叫我勾引了圣上,实在好笑,这般想这也就这般说出来了。

    “杨姐姐,此言差矣,想想咱们都是一同参加过采选的,如今更是位分相同,谁比谁又能尊贵几分?何况杨姐姐说我勾引圣上?妾身觉得杨姐姐如花似玉,岂不是比我更遭圣上的欢心。”沈媛状似无辜的说道。

    “你!”杨若华抬手指着沈媛,气得不轻。

    杨若华不顾身旁彩霞的阻拦继续大骂道,“明明圣上当初是先宠着我的,要不是你这个狐媚子勾引圣上将他夺了去,又怎会有今天。”

    “姐姐的意思是说,圣上是您一个人的?那倒是妹妹的不应该了。”

    说着沈媛低头用帕子擦了擦眼角,抬起头来,倒是湿润了眼眸,这样娇弱的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的模样更是刺激了杨若华。

    “你,你你你!”杨若华此时气的只想冲上来,但无奈被沈媛旁边的嬷嬷拦住了,又觉的心里一惊。

    “我什么时候说皇上是我一个人的了,你不要血口喷人。”杨若华连忙反驳。

    沈媛更是委屈的模样,“难道姐姐方前不是这个意思吗?”

    却不知,此时路南城正巧今日心情不错,不知怎么的就想来邀请沈媛同他一起用晚膳,远远走来就听到那个杨若华的声音。

    待走近些,还能听到有人在轻轻的啜泣,定睛一看只见沈媛双眼通红,虽通过下面人甚至这女人的秉性并不是个好相处的,此时怕也是在演戏,只是不知为何心中却隐隐有些疼,来不及思考缘由,就出言喝止了。

    “都停下,这是在闹什么!”说着走过去,轻抚沈媛的后背,怒视着杨若华。

    杨若华此时已经从刚刚的一惊到完全的愕然,整个人呆在了那里,被彩霞轻拽了拽衣角才恍然回到了人间一般,接着就看到路南城一脸怒意似乎即将爆发,连忙哆哆嗦嗦的跪了下来。

    沈媛见状也欲脱离路南城的手下跪,却被拉住了身子,只觉有些僵硬。

    “传旨下去,杨贵人圣前失仪,着闭门思过一个月。”杨若华正胆战心惊,就听见昭华帝那冷漠的如同天边传来的声音。

    就觉得天昏地暗,想要就这样晕过去,也许一切都是梦境,只是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让一旁的崔富威指挥着让人硬搀扶着而去。

    沈媛见状,也略微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又调整好了状态,一副委屈模样的被昭华帝牵着向前走去。

    路南城握着手中那只纤手,好似不经意的握了握,觉得柔软极了,不觉有些心猿意马。只是一想到舒和,又觉得自己这般有些不对。

    沈媛看着自己突然被甩开的手,心里突然有点空,但很快就排解了,毕竟她对路南城还是做戏多一些,如今哪怕他就是厌倦了自己,她的心也不会起过多的波澜。

    于是就一言不发的跟着,路南城看着身后的人没有反应,又有些烦躁,更是加快了脚步。

    心下想着,自己今儿个是怎么了?或许是这天有些热,这般想着倒是感觉轻快许多,对着沈媛他一直觉得不过是个颜色还不错的女人罢了,与以往的没甚么区别,更何况自己也是要利用她的,就也没有再往下深究自己刚刚那一瞬间的的不适。

    二人用着晚膳,却各自想着事情出神,只草草结束后,便暂且分开了。

    夜晚,窗外月色浓厚,帐内熟睡的沈媛身体微微屈起,便是就这远处那仅留了一盏的昏黄的豆灯,都碍不住路南城把这雪白无暇的美景瞧个清楚。

    看着看着,他只觉得口干舌燥胸膛起伏,简直整个身体都要沸腾起来一般。 明明方才歇下,又觉得来了兴致。

    只得俯下身来,狠狠的吻上那娇艳的红唇,睡梦中的沈媛不觉发出一声嘤咛,更是让年轻的帝王心头一紧,也不思索了,下一瞬就压下了身子附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