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五章:明争暗斗(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杨若华此刻方幽幽的从床上转醒,穿着白色里衬呆坐在那里,仿佛还没从白天的事情反应过来,甚至在暗叹果然是场梦吧。

    皇上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嘉瑜苑?又怎么会突然让自己闭门思过呢?想我杨若华在这后宫谁都不怕,怎么会被闭门思过呢?真是笑话。

    于是,扯着嗓子喊了彩霞和明月进来伺候,吩咐她们将那身橘红色绣花草长裙备好,说自己要去皇后长姐那转转。

    闻言,彩霞和明月都有些怔住,停了动作,杨若华见状有些生气。

    明月唯唯诺诺的说,“贵人……您忘了?前面圣上说让您闭门思过呢?”说完,将头低低的埋了下去,一言不发了。

    杨若华听到这番话,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两眼一翻,身子一软倒了下去,明月和彩霞连忙呼天抢地,明月让彩霞想办法去寻皇后娘娘,自己在这里继续照顾杨若华。

    彩霞走后,杨若华被一干人等弄醒,又开始撒起泼来。

    “皇上他……他居然为了那个狐媚子禁足我!”接着顺手砸了桌上的茶盏不说,转身又将那边的几个青瓷缠枝花纹的瓶子也给砸碎了。

    “贵人息怒,贵人要慎言啊!”明月闻言连忙跪下,也顾不及地上的碎瓷片,只知道如果这番言论让人传了出去,只怕就不会是闭门思过这么简单了,倒时候这底下的奴才们也得跟着遭殃。

    接着,明月又上前好好宽慰了杨若华一番,只劝她说一切等皇后娘娘来了再说,杨若华方才平静了不少。

    明月见主子情绪得到了控制,心里才稍稍安稳了一些。

    转身出去后,她又唤人来打扫了内屋,然后伺候着杨若华歇下,这才退出殿外。

    如今她的心头更是惶惶不安的,这主子在家就是个蠢的,可好在大家会疼她一些,也就罢了。可如今进了宫还如此这般三番两次的犯蠢,倒是让她觉得时常心惊胆跳的。

    看来是该早作打算了,如今皇上的责罚,可是表现的是有些厌弃了主子。

    若日后主子还能笼络了圣心还好,若是不能,少不得她要为自己另谋出路。明月觉得这也怪不得自个,她虽然是家生子,可相比于彩霞并不是很得杨若华的心意。

    更何况,如今她父母俱亡,若是真是在这宫中找到了靠山,想来到时候这杨若华也奈何不得她。看了一眼渐渐落下的太阳,她心里飞快的盘算着以后的路。

    却说这彩霞想办法偷偷来到了凤仪宫,向杨皇后禀报了杨若华的情况,杨皇后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手指紧绷,差点掰坏了指尖的镂空的护甲金片。

    “本宫知道了,等一个月过了本宫自会去探望她的,告诉你主子既然闭门思过可要学着安生着点,莫再生事。”

    彩霞觉得今天杨皇后的声音冷清淡漠,也不敢再多说,只应下退开离去。

    待那个彩霞走后,杨皇后愈想愈发的气的不行,最终还是可惜了一块绣着红梅的帕子,被生生的撕扯成了两半。

    不知不觉一个多月就这样过去了,沈媛越来越得宠,甚至风头一时盖过了一些位分较高的妃子,故而其中来找麻烦的人真的是层出不穷。

    这边皇后正无奈的劝慰杨若华,觉得头疼万分,上次这个蠢笨的胞妹在沈媛那里吃了亏就不知长长记性,这回倒好让圣上撞见了,一个圣前失仪禁足了一个月。

    此刻却也无奈只得连连答应替她出气,才得以脱身,只想就这样应付着便是了,在这宫中,这般没脑子的人,早已一天会被生剥活吞了。

    恰好这天众佳丽请安时,有人出言暗讽沈媛,殿内一时有些混乱,杨皇后大手一挥,让二人在其他人都离开后,只罚跪沈媛一人在凤仪宫前两个时辰,又罚二人抄写宫规、女则和女戒各二十遍,就挥袖去了内殿。

    沈媛也知道杨皇后的处罚是为了一平众怒,倒也不急不气,只定定的跪在凤仪宫前,不作他态。

    杨若华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经过沈媛出声嘲讽。

    “哈哈哈,沈媛你也有今天,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得瑟,一个靠勾引上位的狐媚子!”

    沈媛听着也不恼,只是突然为杨若华觉得有些悲哀,就淡淡的说,“我是狐媚子,那杨姐姐也好不到哪去,一副被人欺骗还不自知的样子,真是替杨姐姐觉得不甘呢……”

    杨若华听着沈媛故意拉长的音调,只觉不爽,“哦?那你倒是说说,我被谁欺骗了我可是只记得自己被你害的禁足了一个月呢,倒是不曾记得有人欺骗了我。”

    “姐姐,只看到我受宠,殊不知我又受到了多少人的刁难,只看到我被皇后娘娘施罚,却不知正是娘娘为我搭线碰到了圣上。”

    “你胡说!皇后长姐是杨家人,怎么会反而帮你争宠,你不要伶牙俐齿了,我才不会信你呢。”说着就准备提着裙摆离去。

    沈媛见杨若华欲转身离开,便拔高了声音“信与不信是姐姐的事,妹妹只不过是看不过姐姐如此长之以往的被蒙在鼓里,才出言相告罢了。”哼,有了怀疑的种子,怕是不能善了了。

    沈媛难抑的勾了勾唇角,这样甚好,就让这没脑子的杨若华去找别人斗吧,如此自己也好喘喘气。

    昭华帝听了崔富威的话,握在手中的笔一顿,一滴墨坠落在纸上,慢慢的慢慢的晕开。

    “朕知道了,先吩咐人送药膏过去。”嘴上淡漠的说着,但心里却有一些心疼。

    路南城也不知道自己在心疼什么,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局面吗?不就是想要故意荣宠沈媛,让舒和退居幕后,方能成就自己的计划吗?

    可如今……昭华帝看着纸上的墨发起愣来,觉得自己怎么会突然有些心疼呢?呵,不会,怎么会欢喜她呢,自己可是向来只喜欢舒和的。

    接着又不断的告诉自己,只不过是怕沈媛这颗棋子过早的被吃了罢了,心疼自己的棋子总是没错的……安抚了那有些疼得胸口,便不再多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