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六章:明争暗斗(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刚让绿衣帮自己上了药,就听见崔富威的声音仿佛透过了宫墙。

    “皇上驾到!”

    只见路南城穿了一身深蓝近墨色的龙袍,肩挑日月,背负星辰,又有十二纹章点缀在上,端庄威严,天家气质浑然天成,可这会,这个威严的男子,看起来有些忧虑。

    沈媛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疾步过来的路南城摁住了,眼神里是昭华帝自己都不曾注意过的关心。

    黄昏里,门窗轻轻掩着,屋内只有一盏宫灯,噼里啪啦着火花,夕照的光透过那扇窗,将路南城红彤彤的影子缓缓拉长。

    “皇上……”沈媛只觉心神一动,为这个人突然的探望也是为他眼中无法掩饰的关心。

    “媛儿既是受了伤,就不要乱动了,朕来看看你就走,你要好好养着,倒是若是养不好朕可是要问罪的。”

    沈媛听言,觉得心里一暖,自从娘过世后,还没有人这般关怀过自己,眼睛也有些湿润,不同于上次与杨若华的装模作样,这次的泪是真的觉得有些感动。

    声音也有些哽咽,“妾身知道了……”等绿衣上完药,昭华帝又细心的为沈媛缠上了绷带。

    沈媛垂下了的眼眸,内心感觉被满满的填上了不一样的东西,说不清是什么却也不排斥,只想也许这就是被喜欢着的感觉吧,或许自己可以试着沉浸其中,这样的温暖的感觉真是让自己这样的人忍不住靠近,忍不住沉溺下去……

    云溪宫中,且说莞贵妃,穿着一身月白底子金色云纹的长裙,微微勾描的双目,亦是欲语还休的娇嗔,更别说那樱桃小嘴跟恰到其分的鹅蛋脸上淡雅妆容了。

    若说美,她是真的足够美,美的含蓄、美的如皓月仙子。可凝琅却知道,自家贵妃娘娘看起来长得很是娇弱,却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做事也是让人时而觉得她温和善解人意,时而又觉得此人极其的严苛,做事冷酷不留余地。尤其是公主意外殒了之后,愈发的让人看不懂了。

    温怜宜也就是莞贵妃,抬手抚了抚自个的发髻启唇吐道。

    “你是说,皇上还去给那个沈贵人上药了?”

    “回娘娘,是的,奴才亲眼看着皇上撂了笔匆忙赶去那个嘉瑜苑了。”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御前小太监恭敬的回着话。

    “本宫知道了,你做的很好,凝琅赏。”凝琅闻言赏了那小太监一锭金子,小太监顿时双眼冒光,磕头谢恩,激动的退下去了。

    “娘娘,您说这沈贵人是个什么来头?会不会威胁到咱们呐。”听雨有些担忧。

    “听雨你可别胡说,咱们娘娘是什么身份,那个什么沈贵人又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比得上咱们娘娘呢?”凝琅赶紧出声反驳道。

    “沈贵人,呵,沈媛……好一个沈媛,本宫的淑雅都不曾有过的待遇,她倒是享受的不错。”凝琅和听雨本欲出言相合,但一听到淑雅二字,心头顿时一紧,却不敢多言了。

    那是因为,只要是这云溪宫里的老人,无一不知道淑雅二字乃是莞贵妃的禁忌,也是莞贵妃心上永远难以抹去的伤痛,当年怡和公主陆淑雅的死给这个华贵的女人打击太大,那段日子,仿佛噩梦一般笼罩在整个云溪宫的上边,久久不曾消散。

    于是,向来雷厉风行的温怜宜,也觉的沈媛或许是个威胁,开始让人着手除去这个威胁。

    一时之下,沈媛这边只觉得有些头大,这接二连三的被人找麻烦就够了,如今还听映梅偷偷警告自己说,云溪宫的那位也坐不住了,近期可能会对她下手,让她注意小心行事。

    沈媛更是心情低沉了,有些觉得无心争斗,可是一想到对自己温柔关怀备至的昭和帝,又似乎有了力量,好像自己这个人,在有了昭华帝后才有了生机、才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自己这叶扁舟,在行驶了一十六年之后方才找到了可以停靠的地方,如今不过是有些小小的阻力,又怎么可以妨碍到想要靠近温暖的自己呢。

    果不其然,在得到申映梅的传话后,众位佳丽就被莞贵妃以御花园最近又开了不少的花草为借口请大家去一同赏玩,当然不出意外的沈媛也在其中。

    御花园内,姗姗来迟的莞贵妃今日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百褶裙,裙摆上绣着点点的浮云,发髻高高挽起,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上眉眼精致,明月珰在一旁轻轻摇摆,莲步轻挪,美目流转间尽是风华,仿如落入凡间的仙子一般。

    在这一瞬,众人的呼吸都仿佛停止了,哪怕据说这莞贵妃自从怡和公主出了事故后一直着装素淡,可这素色的着装反倒使莞贵妃看起来宛如天仙一般,让人觉得有一种触不到的感觉,真可谓是国色天香。

    “本宫来晚一会,让众位妹妹久等了,给妹妹们赔罪了。”莞贵妃温柔的笑着,挥手让凝琅端上备好的糕点,请众人品尝。

    “恰巧这云溪宫里荷花开的正盛,这荷花糕虽是小小点心,就当给众位妹妹赔礼了。”

    众人连忙感谢,又是一阵热闹。

    温怜宜在听雨的帮助下,视线不动声色的扫过沈媛,只见她的面上没有施过多的脂粉,头上松拢的发髻也用了一根碧翠的步摇做装饰,一张俏脸干净澄澈,那双漂亮的杏眼并不张扬,顾盼之间却透着一种灵秀的韵味,一袭水色缀月白花瓣的罗裙,花瓣开的很小,淡淡的流动在裙摆之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看着这般容貌的沈媛,触动比那日金殿之上采选来的深刻,看来那小太监真的是所言非虚,昭华帝看到这般美貌动人的女子动心也不是没有可能,果真这传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沈媛对自己还真是有所威胁,温怜宜心下暗暗想着。

    站在一旁的听雨时刻注意着,待捕捉到莞贵妃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便会意的转身下去安排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