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七章:风波起(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边,沈媛正警惕的小心翼翼的关注着莞贵妃的一举一动,不注意被一个青衣宫婢碰了碰手肘,也没太在意。

    突然之间,听见远处传来嗡嗡的声响,众人皆抬头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马蜂飞来,这下御花园内可就乱成了一锅粥,刚刚仪态万千的众位佳丽,如今花容失色,连忙熙熙攘攘的寻找躲避的地方,发髻也乱了,裙摆被人踩脏了,甚至还推自己身旁的宫女去挡。

    位分高的早就在侍卫的庇护下快速的撤离,底下的一众女子就受苦了,此刻只看谁跑得比较快了。

    而沈媛在绿衣的帮助下,左闪右避,不久便发现这马蜂似乎跟自己有些过不去,有不少跟在身后紧追不舍,让自己狼狈不已。

    “啊!”一声惨叫下,绿衣不得不赶紧搀扶起跌倒的沈媛,继续向前奔去,这边侍卫们护送完一拨,这才开始一边拯救还在园中的女子,一边驱赶着马蜂。

    沈媛和绿衣二人狼狈的回到嘉瑜苑,碧水和碧清连忙迎了上来,绿衣狼狈的吩咐碧竹去请太医,让碧水和碧清搀扶着已有些昏迷的沈媛进去,也顾不得自己也是一身凌乱不堪。

    这碧水等三人就是上次先站出来表忠心的三人,沈媛提了三人的位置,如今做事很是尽心尽力。

    不一会就见太医就拎着药匣呼吸急喘,如今宫内都知道圣上近来有些宠这个沈贵人,一听到沈贵人这边出了事,也不敢耽搁,就匆忙来替沈媛诊治。

    先是在那细嫩白皙的手腕上搭上一块丝帕,手指轻轻附上,慢慢感触,其余几人则在一旁看着床上的沈媛眉毛拧着很是痛苦的样子,心中十分担忧,屏着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御医。

    这边,昭华帝很快的就知道了御花园这一出闹剧,又听到张英江说明众人的情况,其中沈媛的情势最为严重,太医还在嘉瑜苑不曾离去,心下觉得不妥,便带着一干人等赶到嘉瑜苑来。

    诊了脉又听绿衣描述了当时的情形,苏太医轻轻捻了捻胡须道。“沈贵人怕是碰了什么香料才使得那马蜂如狼似虎的攻击,不过伤势不算严重,有些头晕呕吐都是正常的,待老夫开些膏药再煎熬几贴药方,外敷加内服,伤势就会好了。”

    这苏太医又瞅了瞅一旁狼狈的绿衣,“这位姑娘伤势也不轻,需和贵人一同用药才是。”绿衣点点头向苏太医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没有说话。

    碧清引着太医去一旁的书案那边书写药方,苏海正提笔疾书,就仿佛看到一个明黄色的身影闪了进来,抬头一看,连忙起身同众人叩拜。

    路南城不耐烦的挥手让众人起身,急急来到床前看着沈媛,看着眼前这个眉毛拧成一团,无意识咬着嘴唇哆嗦的人儿,觉得心都颤动了。

    “朕的媛儿,昨个还好好的!今天怎么成了这样!”

    众人见昭华帝发怒,径直的跪下,不敢多言。

    “你!你来说说这是个什么情况。”昭华帝大手一指,赫然是对准了绿衣。

    绿衣于是便将御花园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如实说清楚了,昭华帝轻轻的抚着沈媛的手,皱着眉头板着脸听完绿衣的叙述。

    “可朕听说唯有沈贵人伤势最重,是不是你这奴才护住不力,还想推脱责任嗯?”路南城沉下音调。

    “奴婢不敢,奴婢万死也不敢不顾贵人呐!只是那马蜂确实紧跟贵人,贵人实在躲不及方才……”绿衣连连磕头解释,眼眶红极了。

    “皇上,老臣有事禀报。”昭华帝看向苏海,挥手示意他继续说。

    “老臣认为,贵人遭马蜂过度袭击是有缘由的。”

    路南城眉毛一挑,“哦?你说来朕听听。”

    “老臣认为,贵人身上怕是有什么香粉之物方使得这马蜂如此疯狂的紧跟攻击。”苏太医一板一眼的说着。

    “香粉?”昭华帝无意识的揉了揉沈媛的手,沉默着。

    “既是如此,朕就着御前侍卫同你一起好好查查,这 香 粉。”昭华帝一字一顿,崔富威连忙下去吩咐安排了。

    接着,众人又被昭华帝都赶了下去,屋内只余他和沈媛二人,看着床上这个额头冒汗,面色不怎么好看的沈媛,路南城觉得心脏再次有一种疼痛的感觉,拿着帕子轻轻的为她拂去额上的汗珠,目光轻柔的不可思议。

    “媛儿……朕的媛儿”柔柔的字音吐出,路南城自己都愣住了,朕的?嗯,朕的棋子可不就是朕的,想着也就不去纠结刚刚吐出的话有多么让人匪夷所思。

    苏太医很快就查出了香粉正是来自沈媛今天穿的那身罗裙的衣袖,一种能够吸引马蜂的香粉。昭华帝此时,正坐在桌旁,手指轻轻扣着扳指,听着底下的人汇报这情况。

    先前是怀疑嘉瑜苑有人在沈媛的身上撒了香粉,可连着棒罚了许久,也没人承认这香粉的来源,觉得或许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只得先吩咐众人退下。

    这边,沈媛服了药,脸色缓和许多,人也有了意识,只是动起来还有些隐隐的疼,就由着碧清为自己换药,先细细拔去毒刺,再涂抹上由蒲公英、紫花地丁、七叶花还有半边莲等捣烂混合的药膏。

    又听着碧水在一旁叙述现在的情况,又说现在皇上刚刚着人审问了苑内的众人,不过还未审出什么结果。

    眸光流转间,沈媛已隐隐猜到是谁对自己下的手,只是这种事情全屏感觉和猜测,既不能对别人明言,更不能直接跟路南城明言是莞贵妃害的自己,所以,心中很是郁卒。

    这边,莞贵妃听闻皇上又去看了沈媛,心中觉得有些堵,想想着这沈媛倒真是命大,特别命人调制的香粉,也让人洒了不少在她身上,那么多马蜂追着,却让她侥幸只是重伤而未伤及到性命。

    揉了揉手中的帕子,心中烦闷不已,听雨见状,自是想要替主子分忧的,脑中灵光一现,顿生一计,就上前附到温怜宜的耳边,这般那般的说着,莞贵妃红唇渐渐勾起,笑的妖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