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八章:风波起(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话说这宫内的其他佳丽,也是有不少的人精儿,很快就有人发觉,这沈媛如今虽是正的圣上的眷宠,可通过这御花园事件,不难看出,这是有人想要针对她啊。

    而这次御花园赏花又是莞贵妃发起的,目光再一转,众人发现似乎自从这沈媛来了以后,圣上倒是去云溪宫的次数不像以往那么频繁了。

    这样一想,御花园事件倒是能解释清楚了,怕是莞贵妃一派的再为她出气呢,那这个沈媛恐怕不会善了了,如今,众人倒是默默的达成了一致,想明哲保身的便继续隔岸观火,想向温怜宜示好的则在其中添柴加火。

    沈媛就是在嘉瑜苑养病不踏出一步,也还是有着接连不断的麻烦找上门来,什么今儿个说是马婉仪的猫跑了进来,一顿鸡飞狗跳好不热闹,明儿个又是兰贵人明着上门探病实际是暗地里各种挖苦不说,闹得沈媛脸色反而日渐消沉,心力交瘁。

    这边应付着层出不穷的麻烦,沈媛日渐消瘦,太医都连连摇头说这般下去怕是要不利于身子,让人多加照顾,好好静养。

    于是,嘉瑜苑倒是静了下来,可那边紧接着又查出沈媛的药中让人混了过多的半边莲,导致沈媛出现滑肠腹泻不止,别说前面吃不下东西,这下更是加重了,整个人不出几天消瘦的不成样子,连昭华帝都惊动了。

    这回不同于上次御花园的事件,苏海等人轻易的便顺着查了下去,最后很快就查明了情况,望着跪在地上的苏海,昭华帝只觉身躯一震。

    “都下去吧,这件事以后不许妄加议论!朕自有主张。”苏海应声退下,离开时只叹息这皇宫的险恶,如今这前面的宠妃对上这后面的宠妾,这沈贵人怕是得不了好。

    舒和,那边的人……是啊,舒和。路南城想起温怜宜心中一片柔软,火气也消了不少。

    “朕倒是疏忽了云溪宫那边,不想舒和误会了朕的意思,唉……”

    接着,着张英江告诉沈媛不要担心,圣上会处理的。

    夜晚的云溪宫,寂静一片,只有纱窗外的夏虫,还在自得其乐的叫着。

    路南城只身去寻了温怜宜。

    殿内也不掌灯,除了窗外透进来的细细的月光,一片黑暗,二人就这样在黑色的幕下,静静的对坐着,半响,路南城终于先开口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舒和……”

    月色中,温怜宜发髻上的白玉镶银色荷叶簪子闪过一丝光芒,有了动作。

    第二日,路南城自云溪宫出来,望着远处天空那停着一朵悠悠然的白云,只觉碧空如洗,有几分说不出的安谧。

    自那日以后,沈媛这边确实是清静了不少,连身子也慢慢好了许多,消瘦下去的身体也慢慢恢复,看起来也有了神采,倒是让三个碧还有绿衣安心了不少。

    沈媛一口一口喝着药,药很苦,但她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让那个苦味一下又一下的渗入心脾,好让自己深深记住今日的苦,深深的记住……

    沈媛坐在紫檀木的藤面罗汉床上,身后垫着宝蓝色的妆花大迎枕,由着碧竹在一旁帮自己上下按摩着,闭上眼,昨晚的那个梦感觉犹在眼前。回想起来,只觉得心底泛起一阵又一阵的冷。

    在那个梦中,沈媛看到了蜿蜒在御花园的曲流池化成了一条大蟒蛇,就那样张着血口,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怒视这她。随即那鲜红又巨大的蛇信子甩了过来,扑面而来的腥气让人作呕,她想极力保持镇静,却无奈感觉那蛇信子卷起她来,越来越紧,让人难以呼吸。

    猛的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大口大口的呼吸,发现额头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滴,身上也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被汗水浸透了。

    如今回想起昨晚,沈媛还是感觉非常的不适,再联想到现在的形势,倒是有些看不清了,首先那日昭华帝去找了莞贵妃,二人交谈了许久,自那以后温怜宜就不再对付自己了,只是继续与华贵嫔等人明争暗斗,风起云涌。

    而自己,这一段时日寂静许久,路南城又陆续给一些人升了位分,其中就有那个跟自己多次不对付的杨若华。

    一想到这里,沈媛一时有些急躁,一边想要知道昭华帝和莞贵妃二人密谈了什么,一边又烦恼自己如今是不是有些失了圣眷。

    小指不自主的弯着,静静的思索着。因着绿衣这次也受了比较严重的伤,不能时常出现在沈媛这边,碧竹也算照顾沈媛多日,看着主子这般,便知她在想事,也不发出声音,继续低头默默的按压着沈媛的双腿。

    沈媛想着想着就出了神,脑海中不见了血雨纷争,倒是闪现着很多关于路南城的画面,有为自己喂药的路南城、为自己缠绷带的路南城、陷入**对自己上下起手的路南城……

    沈媛不由的红了脸颊,觉得自己好像完全爱上了他,这种爱恋,使得她哪怕等待在前的是万丈的悬崖也许她也会奋不顾身的坠下。

    是的,沈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但凡是对自己好的人,她一向是如春风般相待之,而那些对自己恶的人,她也从不手软,必将百倍奉还。

    所以,你想当这样一个女子沉浸在爱情中时,必然是爱的深沉,爱的轰轰烈烈,直到有一天也许她会被爱情的火焰灼伤,但她也会毫不在意的,只会如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而去。

    不过,对于温怜宜,沈媛多少是有些顾忌的,毕竟是前一个被路南城宠爱着的人,不论是出于对莞贵妃的权势,还是出于自己心底的不快,她都不想再去看那个女人。

    可是一想到皇上和温怜宜之间有着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便觉得有些不快,反复思索又寻不到什么端倪,于是在按压不住心底的疑惑后,她准备动身去找路南城。

    通过崔富威的通禀,沈媛进了乾正殿,殿内宽阔,两根粗壮的蟠龙柱后有翡翠珠帘垂着,看不见殿中具体的摆设,初见端倪便觉得富丽堂皇。

    只见殿中上位是黄金的三屏大座,殿中央的四角各自安放了一人之高的青铜香炉,袅袅的龙涎香的扑面而来,那腾龙舞凤的靠背上端坐着那个如今举国上下最威严的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