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十九章:喜上眉梢(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媛儿,寻朕有事?”座上正在批阅奏折的路南城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带着询问的目光直视着沈媛。

    沈媛看到这个男人,心中更加柔软,也不说明来意,只带着期盼的眼神望着对方。

    而显然,路南城也感受到了这目光,宠溺的叹息一声,起身来到沈媛的身边牵着她走出了乾正殿。

    出了乾正殿,转过十八弯地长廊,就可以看到围绕整个皇宫的曲流池。这池长数十里,宽百尺,盘踞在深宫内院的亭台楼阁之间,像身长千里的妖蛇,安静地守护着皇宫。

    二人也不说话,就这样沿着池水慢慢的走着走着……时而随风吹来淡淡的花香,让沈媛觉得这个人手好暖,心中更是温暖极了。

    “朕大概是知道你来找朕的原因……”路南城低哑的声音好像千根绒毛般拂过沈媛的心。

    “朕保证过不会骗你,可是这个事是朕不能告诉你的。”沈媛听到这里了然的回握了握昭华帝的手,其实,她隐约是能感觉到一些的,可是,还是触不到全部,只是觉得这般的自己有些无能,不能帮路南城分忧,故而,才急急的跑来想要问个究竟。

    在听了路南城这番话,反而感觉心情平静了许多,左右是自己目前难以帮助分忧的事情,不知道也好,自己只要能够乖乖的协助到他就好。

    因为,在看到他皱起的眉头时,她会心疼……

    “只是,恐怕要苦了你了,如今舒和在帮朕做一件大事,不方便再与人过多的争斗,所以……”路南城见沈媛神色平静了许多,继续缓缓地说着。

    “妾身知道了,陛下放心……妾身不会给莞贵妃娘娘添麻烦的。”

    路南城听着这番言论,不由的抱住了眼前这个瘦弱了许多的女子,用力揉着,仿佛要把她揉入自己的骨血之中……那般的用力。

    接下来的日子里,昭华帝愈发的宠爱着沈媛,这让后宫中的一众佳丽都气的咬碎了牙齿却还是只能往肚子里咽,于是,积攒着怒气无处可发的众嫔妃开始难得的一致了意见,斗志满满的把矛头对准了沈媛。

    沈媛也一改先前的柔弱清高形象,开始学会用妆容伪装自己,用层出不穷的手段武装自己,因为啊,只要一想到昭华帝那忧郁的神情,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回报他更多。

    这日,碰到了先前那个总是找自己麻烦的杨若华,这个人,自从那日在凤仪宫外听到自己的一番言论后,倒是收敛了许多,一改往日的作风,见谁都会知书达理的问好,好像一个一夜间突然长大的孩子。

    沈媛想着,觉得为她有些不值,一个想尽办法入宫的姑娘,没有了宫外爹娘的庇护,失去了天真无邪,却也没能得到些什么,你说她得到了权势?呵,一个婉仪的身份在这后宫中又算得上什么呢,是啊,她飞扬跋扈的性子是不好,可如今她也从此就失去了那张扬的笑,那想做就做的能力。

    所以啊……这皇宫,向来是可以将一个人不知不觉的生吞活剥的。

    “妾身给杨婉仪问安,姐姐万福金安。”沈媛莲步款款的行礼。

    杨婉仪如今是真的一改了往日的张扬,就连着装也素淡了不少,今儿个可不就就是穿着一条水蓝色绣兰花纹的长裙,那脸上的妆容也是淡淡的,发髻都不若刚入宫时那样繁复,简简单单的倒是真增加了几分温婉。

    “沈妹妹是你啊,见了我还行什么礼啊,请起吧,哼今儿个碰到你倒是刚好,我还准备什么时候约你来呢。”杨若华伸出手虚扶了扶沈媛,语气在见了沈媛倒是有些别扭。

    沈媛闻言感觉有些疑惑的瞅了杨若华一眼,不是听绿衣说这杨若华已经变性子了,怎么见了自己还是有些带刺儿呢,就觉得有些诧异。

    “就是上次啊……你在凤仪宫罚跪那次。”杨若华见沈媛有些迷惑,一时有些局促,说话磕磕绊绊的。

    “姐姐,何来感谢一说啊?”杨若华如此扭扭捏捏,沈媛虽然已有些反应过来,但看见杨若华这般,反而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

    “你……哎呀,就是……那次,多谢你点醒我了……”说到后面,杨若华的声音越来越小,脖颈也有些发粉。

    “杨姐姐,你说什么?我有点听不清。”沈媛继续逗她。

    “你!好啦好啦,我说我要感谢你!这下总是听见了吧。”杨若华大声的吼了出来,沈媛觉得还是这般样子的杨若华更让人动心,好在她还未完全失去本心。

    “噗哧,我就说这般样子才是我认识的杨若华啊。”沈媛看着又羞涩又局促却又使劲撑着一副不服输的样子的杨若华,不小心笑了出来。

    “好啊,原来你是听见了,故意装没听见逗弄我是不是?沈媛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还是这样的人啊……”杨若华见沈媛笑出声,也反应过来是自己被耍了,只觉的更加羞愤。

    这个下午,二人虽未做到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是已然从假惺惺的姐姐妹妹相称,变成了直呼其名的大喊,可是二人都觉得这样没甚么不好。

    在这虚伪的深宫中,难得有这样一个午后,阳光明媚,花草飘香,如此的真实,又仿佛那么的不真实。

    沈媛觉得整个人都得以喘了口气,可是她也知道那过去昨日种种,还有今后的不可预知的凶险,还在等着她,她可以贪恋这样的午后,但自从自己进入了这金色牢笼的那一瞬,接下来的种种一切都是由不得自己想要或者不想要,唯有站在高位的人,方能决定一切。

    振作精神的拍了拍脸,日子总是还要过下去的,沈媛只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天,能够更好的站在昭华帝身侧,不是作为一个只是受宠的拘于后宫的宠妃,而是一个可以站在他身旁帮助他排忧解难的人。

    这般想着,回嘉瑜苑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许多,仿佛前方是那个着金色龙袍的男人正温和的看着自己,向自己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握着自己前行……夕阳下,美丽的身影被渐渐拉长,直到看不到踪影……

    ...